197

济南幼儿园男童烫伤事件:市区两级纪委监察委已介入调查 患儿基本痊愈

转载来源:鲁网、山东吱声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5日 新闻头条

受伤男童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

家长: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失联” 网络发帖求助

3月23日,田志明4岁的儿子在幼儿园被烫成重伤住院,几天后,却发现联系不上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了。“开始幼儿园比较积极,给孩子交了住院费,还过来给孩子送饭。住院以来的费用都是园方出的,教育局的领导也来过。4月3日开始却联系不上园方负责人了,来医院的是自称园长司机的人,自己做不了主,只能传达。”

受伤男童的父亲田志明接受记者采访

据田志明介绍,4月3日联系不上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后,连着四天孩子的病号饭也没人送了。在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突然“失联”、调查迟迟没有消息的情况下,田志明选择向有关部门求助,在教育局领导协调下,孩子的病号饭恢复了,但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仍未露面。期间,田志明几次找公安机关询问案情,甚至通过区长热线和市长邮箱反映情况,都收到答复称“我们正在行动”。

随着时间推移,事发已经过去十多天,而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仍未露面,“我是实在没有办法,除疤的药品医院没有,需要单独购买,园方答应负担,但第一次买的药用完之后就联系不上了,所以第二次的药也没能及时用上。”田志明说。无奈之下,他开始在网上发帖求助。然而他的申诉之路却并不顺利,“帖子经常被删,发微博也没什么影响力。”直到他和他的亲朋好友通过在朋友圈和微博上拼命转发此事并成为网络热点后,事情处理才快了起来。“就是从这两天开始,明显感觉各方面处理快起来了。”田志明说。

这也是让田志明不解之处,为什么事情过了整整二十天,各方的调查结果以及对当事人的处理一直没有明显进展,而在网上成了热点后,却一下子快了起来?

事件发生后,该幼儿园一直正常教学

园方:“失联”是误会 涉事教师今年刚拿到资格证

针对此前媒体报道提到的涉事幼儿园的负责人褚某在事件发生后失联的情况,该幼儿园园长徐宇飞表示这是个误会,“她(褚某)年龄比较大了,前几年癌症动了手术,身体一直在恢复期,定期要吃药,发生这个事她也很痛心。”他告诉记者,从事发的第一天开始,有时候三顿饭,有时候两顿饭,该园负责人(褚某)能亲自做就亲自做,他们会给孩子和家长送饭,一直持续了十天。至于为什么电话无法接通,徐宇飞告诉记者,“她(褚某)的身体出现状况,一方面是因为疲劳,另一方面是在她了解到孩子的恢复情况好转后,突然感到很放松,一下子就昏倒了。”

事发幼儿园园长徐宇飞正在接受采访

事件发生后,园方第一时间将孩子送往医院治疗,但这起事件是如何发生的,徐宇飞表示并不清楚,“事发时间是早上10:07,孩子受伤之后我们全园包括园长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孩子的救治上,我们第一时间把孩子送到了齐鲁儿童医院。”据他介绍,因为事发当日下午孩子家长报警,民警就把涉事老师带去询问,中间时间比较短,园方没有时间向虞某波了解事件的经过,他们也只能通过官方发布的信息了解相关情况。

事发当日,该幼儿园就停止了虞某波的工作,同时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及相关老师也都被叫到派出所接受问询。徐宇飞告诉记者,“园长(褚某)和送孩子去医院的老师当时大概在派出所待了12个小时,她们回来的时候虞某波还在派出所,我们曾经也向派出所询问,但是出于案件的保密性,派出所也没有过多的透露。”

对于涉事老师虞某波,徐宇飞告诉记者,“她(虞某波)是去年入职小太阳幼儿园的,今年年初考取了教师资格证,截至事发时,尚未入职满一年。”事件发生后,他通过家长反馈的信息以及虞某波日常的表现来看,虞某波此前并没有类似的行为。

济南市天桥区教育局副局长房晓明正在接受采访

官方:责令园方对涉事教师解聘、辞退

3月26日,济南市天桥区教育局给出初步处理意见:责令武汉大学(济南)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写出书面检查;取消该园三年内评优评先资格;由一类园降至二类园;对当事教师虞某波停职检查;责令园方给予该教师解聘、辞退处理;上报有关部门将该教师拉入幼儿教师失信名单,在全市幼儿园范围内不予录用。

针对涉事的幼儿园,天桥区教育局也已经派出工作组入驻园区,济南市天桥区教育局副局长房晓明告诉记者:“工作组进入园区后,督促园方进行直饮水更换,如今也完成了,因为直饮水出来的是温水,所以不存在烫伤的问题,同时园区存在的制度方面或者是其他方面的一些问题,工作组也在及时的疏导,包括监控等问题也在督促改进。”

事发幼儿园还是爱国启蒙教育全国示范幼儿园

案件发生后,天桥区教育局针对全区的幼儿园进行了排查、整顿,对全区幼儿园的监控备份进行抽调检查,同时在全区开展师德教育方面的排查、整顿。对于受伤的孩子以及孩子家长,教育局也做出了一定的努力,“在这个孩子的伤情初步稳定之后,我们就派了一个心理疏导老师定期地去医院给孩子做疏导,每次去大概是两个小时左右,这些工作是一直在做的。”房晓明说。

4月13日下午,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区分局警察公共关系科科长李哲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3月23日上午10时许,小太阳幼儿园28岁的女教师虞某波在上班期间,将四岁的男童田某强行拽入开水房训斥,田某在开水房被热水烫伤。致伤经过及伤势警方正在查证和鉴定。目前,虞某波因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被天桥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受伤男童正在跟妈妈做游戏

现状:孩子精神状态还不稳定

究竟孩子是如何受伤的,是田志明最想弄清楚的问题。他表示,从监控画面上,只能看到涉事老师对孩子有拖拽行为,至于在开水房里发生了什么却不得而知。“这个只能依靠警方调查。”

田志明告诉记者,孩子被烫伤后,因为疼痛只能自己去脱衣服,热裤子把他身上烫得掉皮,而涉事老师当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附近的园长看到后,赶紧把孩子的裤子扒下来,进行了紧急处理。所以现在孩子的屁股和大腿恢复得更快一些。”

孩子的妈妈张女士最近一直守在孩子身边,她表示,“孩子的精神状态还是不大稳定,晚上反应比较严重,公安局来做笔录问他一些当时情况,让他回忆一下,就刺激挺大,晚上哭闹吓醒好几次。”张女士告诉记者,虽然孩子恢复情况还不错,对孩子提到烫伤相关的事情他就会变得敏感,容易受刺激,晚上仍会哭闹。

孩子从过完年就一直不愿意去学校,田志明起初以为是因为过年孩子贪玩所致。回想起孩子之前回家曾说过在学校被打的经历,田志明才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以前觉得他比较皮,教育教育他,吓唬吓唬他,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田志明表示,现在更在意这起事件有没有对孩子造成心理上的影响。

事发开水房已被改为洗衣间并上锁

质疑:监控有死角 本该上锁房间却能轻易打开

因为该幼儿园二楼开水房里面没有安装监控,对此田志明表示希望能够尽快调查清楚开水房内孩子受伤的具体过程。田志明告诉记者,二楼的开水房已经用了十几年,平时一直是用锁锁上的,钥匙由园方或者保育员管理,不明白虞某波是怎么打开门锁进入其中的。

“开水房的门是长年锁住的,而且那个门上也有标识,这个地方是绝对不允许孩子进入的,但是事发时,负责开水房的老师只是将锁挂在门上,并没有锁住,这才导致虞某波能够将孩子带到开水房中。”因为出事的开水房处于监控的死角,所以对于为什么虞某波将孩子带进开水房,以及后续在里面发生的事情,徐宇飞表示并不清楚。

事发开水房对面的房顶上新装了摄像装置

开水房作为学校公共区域,为何成为监控死角?记者4月13日下午发现,这个开水房已经改为洗衣间,房间里的热水器已经换成了水管,而在开水房对面的房顶一角已经装上了新的监控器材。

事发开水房内热水器的位置已经改成水管

“希望警方能够尽快调查出孩子受伤的过程,将来哪一天要是有问题,我得给孩子有个交代。”在得知涉事教师虞某波已被警方刑拘后,田志明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公事公办,尽快调查出结果。

济南市区两级纪委监察委已介入小太阳幼儿园幼儿烫伤事件调查

事件发生后,天桥区教育局责令园方尽全力救治受伤幼儿,配合公安机关查明真相,对虞某波给予解聘、辞退处理,并上报有关部门将其拉入幼儿教师失信名单,在全市幼儿园范围内不予录用。

“虞某波已经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我们也会积极配合调查,同时全力以赴做好孩子的救治工作,并承担今后为此产生的全部费用。”小太阳幼儿园负责人褚某表示,针对孩子的情况她很痛心,向家长和孩子诚挚道歉。

应家长要求,3月24日,幼儿转入济南市中心医院治疗。记者从济南市中心医院获悉,经积极有效治疗,患儿现在已经基本痊愈,创面愈合良好,仅剩余一处2×3平方厘米创面未愈合。“孩子现在基本痊愈,但仍有一小处创面未愈合,孩子吃饭睡觉已经没有问题了。”被烫伤幼儿家长田先生告诉记者,天桥区教育局已经派专人对孩子进行了心理疏导。

目前,市区两级纪委监察委已介入调查,将依纪依规对相关公职人员做出严肃处理。

网友评论

于湮

  • (游客) 2天前

回复主题:湖南12岁弑母男孩被释放引争议 采访实录令人反省 是谁把孩子变成杀人犯?

我认为一个再坏的人都应该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不伤害自己的亲人,而这个魔鬼(他的行为不是一个孩子能做的)却没有底线,将自己的母亲杀了,放到哪个国家社会都是不被原谅的。有些错可以犯,改正了依旧可以当好人,有些错犯了就要接受惩罚。被社会驱逐,被人群孤立是他咎由自取。

白日梦想家

  • (游客) 2天前

回复主题:湖南12岁弑母男孩被释放引争议 采访实录令人反省 是谁把孩子变成杀人犯?

我觉得大家都在关注这个孩子上学会给其他人带来什么影响。没人关注一下这个孩子的心理问题,我们缺少的是如何正确的疏导这个孩子的心理问题。反思一下是什么样的环境和心理会造成孩子犯下这样的错误。人活一世都是从白纸开始的,真要去躲避我觉得应该要离他的家人远一点。

克里桑丝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