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212

“中国童鞋之乡”——温岭鞋业的“品牌之痛”引发系列难题

转载来源:台州日报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16日 婴童服装

有着“中国童鞋之乡”美誉的温岭制鞋行业,有各类鞋企5100多家,年产量达10亿多双,产值超300亿元。其中,童鞋产量占到了全国的八分之一,每年有近4亿双童鞋从温岭销往世界各地,使用的集装箱,足以摆出近80个足球场。

看似庞大的产业背后,温岭童鞋却没有一个在全国叫得响的品牌,大多数鞋企依然以OEM(贴牌生产)为主,想要不负“中国童鞋之乡”的称号,打造品牌成了温岭鞋业的当务之急。

“品牌没有优势,是所有温岭鞋企所面临的最大难点,没有品牌,产业的一系列‘痛点’由此产生。”浙江必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文新说。

那么,温岭鞋企为何难造知名品牌?他们面临了什么困境?又该如何走出一条品牌之路呢?

低价的童鞋靠的是走量

“国内市场,八双童鞋就有一双来自温岭,每年4亿多双的童鞋被生产出来,300多亿的产值看似庞大,其实算起来平均每双鞋子不过几十元钱,低价是所有温岭童鞋厂需要面对的现实。”浙江台州喜得宝鞋业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罗春元说,与广州、福建、温州等地相比,温岭童鞋的竞争力在于低价。

事实上,低价的温岭童鞋的品质却不输广州、福建等地,但以OEM生产方式为主的温岭童鞋,其实在用自己的工厂为别的企业做嫁衣。

而在台州宝利特鞋业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张志雷看来,低价的温岭鞋十多年都没有改变。

“十多年前,一双鞋子出厂价格是几十元,到了现在,依然是这个价格。”张志雷表示,原材料价格在上升、人工成本在上升,企业利润在减少,只能寻求转型之路。2017年,宝利特鞋业投资800万元引入新设备,将生产效率提升了20%。

2014年到2016年,宝利特也尝试过做内销型的童鞋,但经过三年的运营,打造不起优秀品牌的局面,让这一行动无奈停止。

“十多年前,像红蜻蜓、奥康等鞋企都来过宝利特学习。而现在,他们都做大做强了。”张志雷说,做惯了代加工的温岭鞋企,在那个年代,根本忙不过来,哪顾得上品牌的塑造,没有品牌力量,温岭童鞋根本卖不起价格,哪怕你质量很好。

“品牌之痛”引发系列难题

在喜得宝生产车间内,工人们正常紧锣密鼓地生产夏季最后一批童鞋,原本春节后就应该完成的生产批次却拖到了现在。

“原本初十就开工的生产线,而现在要到正月二十左右,晚了十天,工人还需要陆陆续续进厂,体检、培训等一系列的程序让生产周期变得缓慢下来。”罗春元说,相比2017年春节,今年开年的返工率又下降了10%。

同样有此感受的张志雷告诉记者,相对于原来70%—80%的返工率,现在下降了十几个百分点,劳动力与人才难以留住。

但是,在浙江必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生产线上,正在紧锣密鼓地生产秋季的产品。董事长袁文新却告诉记者,相对于往年,今年招工还容易一些。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不同的鞋厂会有不同的局面和感受?

2017年底,必克与迪斯尼合作,将每双鞋的附加值增加了8元,而这8元的利润,一大部分都将分给劳动者。

“外销型鞋企基本走OEM的道路,而内销型鞋企想要让产品的附加值上升,必须打造自己的品牌,得来的利润用于人才的培养。”袁文新告诉记者,OEM的后遗症正是如此,想要打造自己的品牌很难。

“打造品牌就得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虽说现在的经商环境都很诚信,但是内销型的企业大部分还存在三角债的关系。此外,温岭的企业信息流通也是一个滞后的原因。”袁文新说,资金链上一旦跟不上,影响生产和设计的投入,品牌之路还相之甚远。

那么,温岭鞋企就没有品牌的意识吗?

“战国时代”或是个做强品牌的时机

没有一家“龙头”企业,没有一个叫得响的品牌,是温岭鞋企目前的局面,不少业内人士把这种现状称之为“鞋企的战国时代”。

在袁文新看来,这种局面不失为一些企业做强做大的好时机。“35年左右生产童鞋的历史,以鞋业为主导产业之一的温岭,急需打造出一个龙头企业的样板,带动周边鞋厂一步步走向大品牌之路。”袁文新说。

温岭市喜林门鞋厂董事长林彬同样认同这样的观点,“有了一家附加值高、大品牌的企业,那么周边的鞋企就会去学习,形成一种你追我赶的良性竞争商业模式,这样就会告别用低价来吸引客户群体的现状。”

林彬说,国内一些鞋企安踏、特步等,在崇尚体育的前几年发现了机会,做到了国内的大品牌,而现在,二孩政策的开放,儿童健康问题更受关注,温岭的童鞋企业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打造属于温岭的品牌。

2012年,以外销代加工形式的喜得宝将一部分精力转向国内市场,开始寻求一条自主品牌的路径。“品质不输广州,温岭童鞋企业急需将品牌进行提升。”罗春元告诉记者,年产值1.5个亿的喜得宝,每年将500万元投入产品的设计与研发。

“想要打造品牌优势,那么定位就需要明确,不能以低价来争夺市场,而是需要靠质量和卖相。”在袁文新的办公桌前,一本名为《中国·温岭童鞋及配饰综合创新服务平台(中国·温岭童鞋科技研究院)整体建设方案可行性报告》已经起草完成。

除了鞋企在想方设法打造品牌之外,当地政府同样做出了一些举措。

“建立小微园区、建设鞋业特色小镇正紧锣密鼓地准备着,由童鞋生产制造向童鞋生产创意设计、研发智造、品牌营销发展,助推产业逐步走向自主品牌市场和中高端市场。”温岭市城北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云鹏说。

去年上半年,城北街道在阿里巴巴鞋业产业带日均买额居产业带排名全国第一,下半年又开展了鞋业销售平台网络大促销,单日销售18万双,单日销售额达到1000万元,居全国产业带排名第八。

王云鹏告诉记者,今后还将融入电商换市战略,把线上的区域平台和线下的实体产业园相结合,为鞋企打造一个电子商务新平台。

记者手记

广州的风格、福建的品质、温岭的价格,这种竞争力还适用于温岭的鞋企吗?显然已经不适用了。

其实,众多温岭鞋企的老板已经知道了答案,因为他们都在为如何提升童鞋的附加值而绞尽脑汁,因为他们知道,品牌之路打通后,招工难、信息流通不及时、低价之痛,或许都将迎刃而解。

可喜的是,采访众多温岭童鞋企业的过程中,在老板们口中,“品牌”出现的频次是最高的,不难看出,温岭童鞋的老板们正在寻求一条品牌之路。

路该怎么走呢?在采访过程中,一位鞋企老板用温岭水泵业做比方,说有几家水泵龙头企业在做榜样,整个温岭的水泵行业都被带动起来,这种政府扶持的模式或许可以运用到童鞋生产企业当中,形成一个良性竞争的商业环境,而不是靠降低价格、压缩利润去占领市场。

网站声明:本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仅供读者学习参考。本文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自网络,若稿件因图片或内容等版权问题导致侵权,一切法律后果由投稿者负责。如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猪妹

  • (游客) 5天前

回复主题:大连13岁少年试图性侵并杀害10岁女孩,案发后在班级群强调自己未满14岁,警方通报已被收容教养,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如此恶劣的案件,如果仅仅因为年龄问题就从轻发落,那以后的青少年还真要无法无天,此类案子不严惩,必须交由更上级机关处置,小孩父母一定要坚持下去,为自己可爱的女儿伸冤,太气人了,长得壮你就该欺负人,犯事少年家长不好好管教,感觉你们家还有理了,绝不能饶恕。

一江春水

  • (游客) 8天前

回复主题:福州长乐区教师进修校附属幼儿园保育员针扎体罚8名儿童,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我也是孩子家长,其实网上总能看到这类虐童新闻,真是挺多挺多的。但我就发现除非是红黄蓝出点儿什么事才能上热点热搜,别的园所出事就好像没人看见似的,媒体也没有转的,大多数就不了了之了。所以,这么看还得大机构好,有太多社会力量帮盯着,有点事就有人曝光,惩罚损失也大,它自己也就得更负责任,努力提升管理。但这些小机构也不能没人管啊。毕竟全国孩子在二十多万家园里啊。教育部应该建个全国联网平台,出问题的统一曝光。不然就成了办的好了做大了反倒成了最不好的,然后真有问题的园所也不用承担多少责任,接受不到实际惩罚,继续低质量开着赚钱。

雨夜

  • (游客) 10天前

回复主题:成都市树德实验中学清波校区初三学生写遗书跳楼,生前疑遭长期语言暴力,教育局与相关政府部门介入调查

我觉得还是各方面的问题,如果连别人评价一下着装就受不了,去自杀,那以后走到社会上,这种事情不是只会更多更严重吗?所以,大家完全可以把思维转向一下,想想为什么现在的孩子心灵这么脆弱?父母应该怎么引导孩子,学校是不是能定期的普查一下,孩子的心理状况?就像每年的体检一样。因为如今,心理障碍比身体障碍的问题更加突出。

真实星球

  • (游客) 10天前

回复主题:山东省枣庄市67岁高龄产妇诞下女婴或面临超生罚款?若被罚款产妇丈夫将申请行政复议或诉讼

我国现在的生育局面,可以说很严峻了,像这种不顾大龄还依然决然生育的真的可以作为“英雄母亲”了。很多青年根本对老龄化没有一个直面的认识,稍微晓得多一点的无非就是感觉可能影响退休时间。但实际上看看韩国就知道了,人口结构越失衡,年轻人口和中产阶级的负担就越重,最终加班的还是你。

小河先生

  • (游客) 10天前

回复主题:山东省枣庄市67岁高龄产妇诞下女婴或面临超生罚款?若被罚款产妇丈夫将申请行政复议或诉讼

建立在性别平等、禁止性别选择基础之上的优生优育应是我国长期坚持的核心人口政策。我们不需要鼓励生育,而需要优先保障存量儿童健康、安全、有尊严地成长;不需要增加人口总量,而需要优先保障存量人口的生活质量,解决好存量人口的衣食住行和生老病死问题。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