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新闻头条 > 正文 登记企业 发表点评发布信息发起活动发布资讯发布产品 更多
浏览阅读

南京“鹰爸学堂”每月学费1万 涉嫌无资质办学惹争议

标签:新闻头条 来源:现代快报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18日 [我要评论]

  近日,记者连续报道了鹰爸何烈胜创办的学堂鹰爸公学涉嫌无资质办学一事,关于其教育模式是否合适的讨论,在网上引发热议。5月17日,处于风波中的鹰爸公学暂时停止办学,将学堂封起整改,公学里的学生暂时也都由家长接走。

鹰爸何烈胜创办的学堂鹰爸公学

  5月16日,孝陵卫街道召集南京工商、教育、安监、消防等多个部门对鹰爸公学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该机构存在消防等诸多安全隐患。孝陵卫街道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对鹰爸公学调查的情况进行梳理汇总,相关意见会在有结果之后向社会通报。该工作人员表示,“待相关意见出来后,鹰爸公学若有存在不合规定的情况就进行整改,如果整改不了那就必须关停。”

  5月17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鹰爸公学,入口已经被门板封上,并贴上了“正在整改中”的字条。鹰爸何烈胜的妻子何女士和公学的工作人员正在用布条将公学的招牌遮上。何女士称,鹰爸现在人不在,孩子也都被家长接回去了。对于接下来的打算,何女士回应,“结束了,就这样了”。记者也拨打了何烈胜的电话,但他拒绝回应。

  虽然鹰爸公学暂时停止办学,但这些孩子的教育状况依然是个问题。此前的采访中,就有家长坦言,送到这里的孩子大都是很难融入普通学校的“问题儿童”,鹰爸的教育模式虽然严厉,但实现了管教孩子行为、灌输知识的目的。5 月 17 日,记者也采访了一位家长曹女士,她的孩子已经在鹰爸公学里待了几年时间。“现在只能把孩子从公学接回家,孩子就没有学上了。我们去普通公立学校是受排挤的,也上不了学,我们现在能去哪呢?“曹女士说,”如果鹰爸公学真的不好,我们为什么还会每个月花那么多钱把孩子送过去”。

  寄宿生每月学费1万,涉嫌无资质办学惹争议

  5月15日消息,让儿子多多3岁雪地裸跑,4岁帆船训练,5岁开飞机,6岁出版自传,7岁徒步罗布泊,8岁报名南大自考……一直以来,鹰爸何烈胜的教育方式饱受争议。2016年开始,鹰爸开创了学堂,对外招收学生。近日,网上有人质疑这所学堂并无办学资质。 记者探访了何烈胜创办的 “鹰爸公学”,发现鹰爸公学虽然有营业执照,但并没有相关的办学许可证。

  探访:全日寄宿模式,吃饭都有11项训练

  5月初,记者来到南京市玄武区的社区中心,鹰爸公学就在这里,在公学里有五位年级阶段不同的学生在上拼团家教班。

鹰爸公学前的广告横幅写着各种标语

  2016年,鹰爸何烈胜创立鹰爸公学。鹰爸公学的办学特色是用军事化的教育方式,对一些在公立学校不被接受的“问题孩子”进行行为习惯矫正。不少全国各地的家长慕名而来,将一些“问题孩子”送到这里训练。

  一名孩子告诉记者,他们每天吃住行学都在公学里进行。一个月回一次家,每周跟家长联系一次,学费每月一万元。

鹰爸公学的课表满满当当

  记者看到一张孩子的课表,一天的流程满满当当。孩子们每天从早上5点30分起床之后,要进行思维拓展、情商训练、体能等内容。之后,每个孩子按相应的年纪进行语数英等科目的学习。课表里,诸如洗漱、交友沟通、早午餐、睡觉都被一一列好,并限定了时间。

吃饭前,孩子们被要求跳操

  到了中午12点,午饭时间。孩子们聚集在饭堂一字排开,吃饭前先要表演手语舞蹈《谢谢你》,之后又大声诵读了感恩词、弟子规、道德经的一些篇章,这天的“饭前训练”才结束。

孩子平时上课的课桌

  何烈胜说,“吃饭就有11项训练,午饭、晚饭每天的内容都不一样,完成这些才能吃饭。”记者还注意到孩子们都用左手吃饭,何烈胜强调这是公学的规定,“为了锻炼孩子们的右脑”。

  疑问

  鹰爸公学有没有正规办学资质?

  相关部门称是涉嫌未经许可从事办学活动的行为,将抄告教育行政管理部门

  那么,鹰爸公学是否有办学的资质?它是否算是校外培训机构?由哪个部门监管?

  对此,鹰爸何烈胜带着记者查看了公学的相关证照,一共有三张,分别为南京鹰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南京小蚂蚁教育信息咨询合伙企业的营业执照。两张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都包含有:文化艺术培训(不含与学历教育相关的培训或服务)。另外,还有一张由民政部门颁发给南京鹰爸机器人科技服务中心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证书。

  何烈胜表示,“公学其实相当于一个培训机构,只不过我们有一些创新的教学和训练方式。”

  营业执照有文化艺术培训,孩子们是否就可以在此寄宿?记者从玄武区教育局社教科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根据相关规定,培训机构只能从事培训活动,不允许留宿学生。“若是由教育局审批,是不可能核准这样的培训机构。”该负责人表示,“但由于鹰爸公学申请的是营业执照,我们只负责对教育局行政审批的培训机构进行排查。”

  随后,记者也将情况向南京市工商局反映。据了解,5月14日下午4点许,南京市工商和玄武区市场监管部门对鹰爸公学涉嫌办学点进行了突击检查。现场有9张床铺,3个教室内共有8张课桌和11张椅子,现场未见学生上课。检查人员对该场所的有关经营行为将进一步调查核实,对可能存在涉嫌违反工商法律法规的,将依法予以处理。就现场未见其取得有关办学许可证,涉嫌未经许可从事办学活动的行为,将抄告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由其依法处理。

“拼团家教”的孩子晚上下课后,会来到这里睡觉。

  当天晚上7点许,记者再次来到鹰爸公学,仍有拼团家教的孩子以及一些机器人班的孩子。何烈胜说,“待会有些家长会来接孩子,剩下的孩子会在这里睡觉。”

  专家

  没有义务教育资质,不能提供全日制教育

  鹰爸公学作为一家培训机构,代替义务教育的做法已经违法

  “教育部明确规定,义务教育必须去正规学校接受。鹰爸公学没有义务教育资质,不能提供全日制的教育。”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鹰爸公学作为一家培训机构,其代替义务教育的做法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在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看来,教育儿童,第一要义就是要符合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教育儿童要有科学的指导,而不能是野蛮的教育方式。”殷飞说,教育尺度要把握好,强度、方法和场合等,都要科学。“不能简单粗暴地从成人的角度出发,比如鹰爸让孩子们赤裸身体在雪地中奔跑不一定适合孩子的身心发展。”

  孩子眼中的“鹰爸”

  “一个令我们敬畏的人”

  在公学里的每一个孩子,只要看见鹰爸,无论手头正在做什么,必定会立马停下,整齐划一地喊一句“鹰爸好”。

  今年上六年级的晓东(化名)已经在公学上学快一年了了。谈及鹰爸对他们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晓东想了许久说,“令我们敬畏的人”。在他心里,还是有一些害怕鹰爸。“如果不犯错的话,(鹰爸)还是很和谐的,犯错的话就会有一些处罚,做‘四件套’之类的。”

  记者在公学见到的家长们,也无一不是鹰爸的拥趸,他们对于鹰爸的教育理念都十分赞同。

  “我的儿子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孩子,在一般的学校并不被接受,但在公学情况就大为改观。”南京人曹女士将孩子送到公学后,发现孩子有了很大的不同,便一直在公学上学。曹女士十分认同鹰爸的教育理念,认为鹰爸公学是在进行“尝试特殊儿童行为习惯养成”的地方,“当然也存在缺点和不足”,但是外界应该对这里更加包容。

  鹰爸公学=“魔鬼学校”?

  何烈胜:惩戒只是教育方式的一部分

  有人将鹰爸公学与“魔鬼学校”相提并论。有人认为,在公学里,军事化的管理和训练方式是否对于年幼的孩子太过严苛。

  何烈胜不避讳自己的教育方式里,惩戒是一部分。“我认为教育不仅有荣誉,也要有批评。对孩子的成长,不是只有甜的,也要有酸苦辣。这样才是一个完美的教育。”

  何烈胜说,在公学,犯错了就得接受惩罚,必须做“四件套”,包括5分钟平板支撑、5分钟马步、50个俯卧撑以及100个下蹲。“都是对小孩的身心体能锻炼有好处的适度的‘体罚’。”

  对于质疑,何烈胜称,“从2012年开始,这么多的负面报道,我都经历过了,我的心态的是非常平和的。我觉得教育应该要百家齐放。”

正在雪地中上课锻炼的孩子们

  被举报没有相关办学许可证

  “鹰爸公学”可能面临关停!

  让自己的儿子多多3岁雪地裸跑,4岁帆船训练,5岁开飞机......一直以来,"鹰爸"何烈胜的教育方式饱受争议。2016年开始,他开设鹰爸公学,对外招生。最近,鹰爸公学遇到麻烦了,被人举报没有相关办学许可证,可能面临关停。

  多部门联合检查 发现无证办学等诸多问题

  5月16日上午,南京工商、教育、安监等多个部门对鹰爸公学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该机构存在消防等诸多安全隐患。

  同时,鹰爸公学还无法提供办学许可。面对相关部门的检查,鹰爸何烈胜显得很沮丧。

  “熊孩子”训练营? 曾有学生两次出逃

  一直以来,鹰爸何烈胜的教育方式饱受争议,鹰爸公学接收的大多是在公立学校没法针对性帮扶的"熊孩子"。目前学堂共有6个孩子,13岁的小睿(化名)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是今年5月,一篇传播非常广泛的文章《逃离鹰爸》中的主人公之一。

  小睿说:“一开始进来非常不情愿,又哭又闹。以前特别喜欢玩游戏,一到这里手机都碰不到,更别说玩游戏了,管得太严了。”

  小睿告诉记者,他曾经两次出逃鹰爸公学,出逃对他来说,更像一次好奇的冒险之旅,最终,小睿还是回到"鹰爸公学"。在这里,父母为他每月支付1万元的高额学费。

  小睿说:“这1万块钱也不是花来玩的,我们这也有财商教育。赚几块钱也是比较辛苦的,我突然体谅爸爸妈妈了。”

  冒着35度的高温,6个男孩赤膊在操场上进行体能训练,此外,还有思维拓展、情商训练、语数外等科目学习,一天的课程满满当当。何烈胜相信自己这套教育方式,可以矫正熊孩子原本的坏毛病。

  何烈胜说:“家长是非常痛苦的状态,一方面孩子不成器,另一方面学校不满意。同时家长非常焦虑,在这种万般无奈的状况下把孩子送过来。”

  何烈胜一直强调,鹰爸公学并非学校,只是家长们的拼团教育组织。但是,名气大了,找来的家长多了,何烈胜感觉自己创办的机构更像是"熊孩子医院"。

  何烈胜说:“我们希望把孩子行为矫正好,品德调整好,身体调整好,早点离开回归到原来的学校。有的孩子回归后又来了,反反复复。回去以后放松管理,又可以玩手机了,上课又可以不认真听了。”

  或违反义务教育法 是否关停尚无明确答复

  何烈胜告诉记者,他的学堂有十几位员工,加之房租等费用,虽然每个月每个孩子收费高达1万元,但是他仍然入不敷出,目前学堂处于亏损状态。对于何烈胜有悖常规的教育方式,南京中山小学原校长,全国十佳校长王丽萍认为,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鹰爸公学的存在确实非常另类。

  王丽萍说:“他们是特殊的,有个性的孩子。有个性的孩子我们好好引导他,这些孩子上职业学校也可能会成长,也可能做得很优秀。我们现在的教育还没有针对性解决这些孩子的问题。”

  鹰爸公学是否会立即关停,相关部门还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目前,对鹰爸公学最大质疑是,让原本应该接受义务教育的孩子,在这里进行严格培训。

  南京玄武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6个孩子在正常上学期间为什么在这,义务教育法怎么规定。孩子有责任接受义务教育,跟你培养好的习惯是两个概念。”

  江苏苏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波表示:“孩子监护人和培训机构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应该把孩子送到义务教育学校而不是在培训机构。而且这个家培训机构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是非法办学。”

  鹰爸何烈胜再次陷入舆论漩涡,不仅是人们对他魔鬼般教育方式的质疑,也是他的教育探索,触动了大众神经。面对熊孩子或者个性化的孩子,该怎么办?他们并不是问题少年,却很难适应现有的教育体系。针对他们,该用什么方式来教育才是最合适? 这些问题,值得教育部门思考研究。

顶一下有87人顶
4731人分享阅读
文章评论已有(0)条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昵称: *必填
标题: *必填
评分:       *必选
内容: *必填
请将点评内容限制在 8 - 800 个字符以内,当前输入:0
验证码:
*必填
 
最新评论
中国(厦门)国际婴童产业博览会 阵容强大海峡两岸携手发力万亿级市场!
配套活动丰富多彩,移动互联会展新概念!
www.xmiebc.com/ 赞助商家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