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新闻头条 > 正文 登记企业 发表点评发布信息发起活动发布资讯发布产品 更多
浏览阅读

“问题疫苗”事件持续发酵 康泰生物陷入舆论漩涡

标签:新闻头条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23日 [我要评论]

  近期,长生生物(002680)疫苗事件令整个疫苗领域陷入巨大的舆情危机,并持续发酵。周末,一篇网络文章将疫苗行业另一A股公司康泰生物(300601)卷入舆论漩涡之中。

  该文章涉及康泰生物掌门人杜伟民的资本运作经历,并指出,杜伟民此前运作的延申生物也曾涉嫌狂犬疫苗生产造假。据记者了解,包括董事长杜伟民在内,康泰生物共有2名董事会成员具有长生生物背景,不过康泰生物董秘苗向回复记者称,“双方十年前已没有任何业务联系。”

  问题疫苗事件也导致公众对国产疫苗信任降至冰点,并受到广泛关注。《人民日报》对此发表评论文章《一查到底,方可纾解疫苗焦虑》,称疫苗事关生命健康,不能有一点侥幸。7月22日晚间,康泰生物发布公告,称网络文章报道不实,长生生物亦发公告致歉。此外,国家药监局也通报了长生生物涉事子公司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案件有关情况。

  康泰生物称与长生生物无业务关联

  7月21日下午,记者实地探访了康泰生物,公司位于深圳科技园科发路6号,据工作人员介绍,公司正在有序经营,生产车间依然在24小时轮班工作中。

  下午5:30左右,康泰生物门口,有小型货车开出厂区,并不时还有外卖小哥出入。公司门口处挂着醒目的招牌——创造最好的疫苗,造福人类健康。

  记者致电康泰生物,董秘苗向对此反应强烈。在他看来,此时探讨康泰生物与长生生物实控人之间的关联,系“蹭热点”,两家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关联,刷屏文章系煽动公众对健康、生命的关心,通过一些情绪化的表达,影响了中国的免疫接种。

  苗向表示:“文章提到的都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两者之间的业务关系十年前就没有了,现在两个公司更没有任何业务联系,实控人目前关系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个也不能作为什么依据。”他认为,文章通篇并未说疫苗到底现状如何,纯属影射,将没有问题的公司和问题公司放在一起,“影响了疫苗接种也是影响了国家安全。”

  苗向称:“实质上,去年进口疫苗出的问题也很多,反而康泰是国产疫苗的一面旗帜,康泰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疫苗安全质量事故。”

  谈及长生生物事件,苗向说:“任何一个班级总有一些调皮捣蛋的,再严厉的管理措施之下都会有一些落后分子,不可能某个行业的一个公司有问题,整个行业都有问题,我们应该看到大部分都是成绩,长生这个事件它是一个个别事件,我觉得是不能和其它公司有任何联想的,影射或者说整个国产疫苗有问题,我觉得这有非常大的问题,我国曾经出现过因为对疫苗事件的渲染,居民不接种导致发病率上升,受害的还是公众,利用公众对专业知识不太清楚,故意写一些耸人标题,蹭热点骗点击。”

  在记者采访康泰生物董秘苗向之前,苗向连续发表评论,他认为,刷屏网络的文章内容系整合而成,无实质内容,涉嫌攻击公司大股东。

  7月22日晚间,康泰生物也发布了对网络文章的说明公告。康泰生物表示:“公司与事件无关,经营有序,产品质量稳定,一切正常。”公告还称,康泰生物已累计生产超过10亿剂乙肝疫苗用于接种预防乙型肝炎,接种人群超过3亿人,从未因疫苗质量引起不良反应,公司疫苗安全稳定。

  董事长曾“师出”长生生物

  康泰生物7人董事会中,有2名成员带有长生生物背景。其中,便包括康泰生物掌门人杜伟民。不过,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康泰生物与长生生物之间目前并无业务关联。

  康泰生物董事长杜伟民是国内疫苗界的大佬,从长生生物、延申生物,到康泰生物,都有他的身影。值得一提的是,杜伟民旗下延申生物也曾发生过问题狂犬病疫苗事件。

  杜伟民最早任职于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履历表上,1995年2月至1999年12月,杜伟民曾任长生生物的销售经理。不过,这一笔轻描淡写的职业经历,并不足以道出他与长生生物的深厚渊源。

  2001年,杜伟民旗下广州盟源生物,以43.79万元购入长生所持有的长生实业0.68%的股权,长生实业即长生生物的前身。

  杜伟民和韩刚君为广州盟源生物的发起人,各持股50%。后者韩刚君亦通过协议转让直接持有长生实业30%股权。2007年,韩刚君将该部分股权转出。天眼查显示,广州盟源生物已于2015年8月解散。

  长生实业于1992年8月由长春高研所、长生所和长生所经销部作为发起人共同发起。当时,长生所为主要发起人,其以自有资金 600万元及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生产技术、分装古巴干扰素冻干技术900万元投入,共计出资1500万元,占长春长生总股本的50%。

  当然,除了成为小股东,杜伟民本人亦在长生生物担任了4年多时间的销售经理。

  此后2003年,杜伟民与韩刚君又携手重组了常州延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即现在的延申生物,彼时招股说明书显示,两人同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天眼查显示,杜伟民目前仍为该公司董事。

  延申生物一度接近上市。早在2007年,该公司就曾冲击A股上市,但证监会最终未予核准。2009年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监督检查中发现,延申生物和河北福尔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7个批次人用狂犬病疫苗存在质量问题。而在此前一年,杜伟民转战至康泰生物。

  回看目前康泰生物董事会中,除了董事长杜伟民,另一具有长生生物背景的是独立董事马东光,该名董事在药品生物制品领域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现在也是长生生物的独立董事之一。

  此外,长生生物2017年年报显示,现任销售总监杨鸣雯于2008年8月~2017年5月,曾任康泰生物副总经理。

  浮沉多年终运作上市

  康泰生物为国内最早从事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生产的企业之一,实控人杜伟民目前持股54.46%。

  回溯康泰生物的发展历程。1992年,在深圳市人民政府批复下,深圳广信、香港广信、国原投资成立中外合资企业康泰有限,注册资本为3900万元,三方各出资1300万元,分别占注册资本的33.33%。

  2002年12月,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上海华瑞投资有限公司等5家股东作为康泰生物发起人,将其整体股份制改制,并在随后几年谋求公司上市。然而康泰生物却始终未能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2010年后,当初作为康泰生物股份制改造的五大发起人,除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之外,其余四家相继在产权交易所转让康泰生物股份。

  在原始发起人纷纷退出之时,杜伟民出手了。根据康泰生物上市招股说明书,杜伟民进入康泰生物的踪迹,最早可追溯到2008年。

  2008年8月15日,康泰生物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深圳瑞源达、王峰和郑海发以民海生物100%股权作价2.43亿元,认购康泰生物增发的1.82亿股股份的决议。工商资料显示,深圳瑞源达的实控人正是杜伟民。

  对于上述战略重组,国务院国资委最终于2009年5月作出批复,批准此次增资扩股的国有股权管理方案。增发完成后,康泰生物的第一大股东由国投高科正式变更为深圳瑞源达。

  至于民海生物,则是杜伟民旗下另一公司,该公司主要用于完善康泰生物的疫苗品类,目前是康泰生物全资子公司。民海生物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2亿元,是中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厂家之一,也是重要的重组酵母乙肝疫苗生产基地。2012年底到2013年,康泰自主研发的三款疫苗——Hib疫苗、麻风疫苗、四联疫苗获准生产,先后上市。

  康泰生物于2017年2月上市。公司2017年1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最近三年内严格按照公司章程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开展经营活动,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也不存在被相关主管机关处罚的情况。

  但是,康泰生物在上市前曾陷入疫苗事件的负面舆情中。2013年12月13日,有媒体报道湖南3名婴儿接种康泰生物生产的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后发生严重不良反应,其中两名婴儿死亡,而且涉及的两批次疫苗已经销往湘粤黔3省。

  随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暂停使用康泰生物生产的全部批次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产品。不过,2014年1月,乙肝疫苗问题调查结果认定,该事件属于偶合事件,并决定恢复康泰生物相关疫苗的使用。

  产品已流向全国

  康泰生物是我国疫苗生产龙头企业之一。2017年度,康泰生物营业收入11.61亿元,同比增长1.1倍;实现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5倍。2018年一季度,康泰生物业绩继续高歌猛进,营收和净利分别为4.03亿元、1.1亿元,增速达到1.76倍和2.9倍,公司预计上半年净利增长2.8倍~3.1倍,可见扩张速度之快。

  数据显示,康泰生物2012年以来营收及净利润持续增长,市场占有率也越来越高。

  康泰生物的主营业务为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已上市的产品有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10μg、20μg、60μg三种规格)、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

  康泰生物在年报中表示,乙肝疫苗上市时间较早,市场份额连续多年保持行业领先,其余3种疫苗产品于2012年底和2013年上市,市场份额增长较快。

  康泰生物在2017年的销售成绩可谓非常优异,四联苗实现销售收入4.11亿元,同比增长1.24倍;Hib疫苗实现销售收入2.84亿元,同比增长1.33倍;乙肝疫苗实现销售收入4.27亿元,同比增长1.5倍。

  取得如此成绩的背后,是销售费用的倍增,2017年度销售费用达到6.15亿元,是上一年的2.8倍之多。但即便如此,康泰生物在2017年的毛利率仍然达到了88.26%,比上年增加了9.76个百分点。

  康泰生物在年报中表示,根据中检院批签发数据统计,近两年公司4种疫苗的批签发占比均有增加,公司2017年批签发乙肝疫苗4650万支,占总量的58.19%,比上一年提升了22个百分点,远超第二名的大连汉信。

  分产品来看,康泰生物依赖二类疫苗的销售,去年销售金额超过1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接近90%。分地区来看,康泰生物的疫苗销售遍布全国,华中、华东、西南地区占比较高,均超过2亿元,华南、华北地区的销售也超过了1亿元,最少的东北地区也有近2700万元。

  康泰生物的官网也显示,公司销售覆盖范围广,除了港澳台,全国31个省市均有销售。记者也发现,身边多名深圳儿童接种的乙肝疫苗来源于深圳康泰。

  各方高度关注疫苗事件

  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持续发酵,公众对国产疫苗的信任降至冰点,并质疑问题疫苗,该事件也受到各方高度关注。据记者了解,目前有部分地区疾控机构已经暂时停用长生生物其他疫苗产品。

  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7月22日发文称,本次假疫苗事件,强烈建议相关政府部门严惩所有责任人,给公众一个交代。另外,他还表示将会向政协提案,发动身边的亲人、朋友,会竭尽所能,在法律范围内,讨要一个说法。

  在问题疫苗事件的发酵中,也有相关人士主动站台,但最终相关行动或言论被取消或删除,市场分析为“迫于压力”。

  西南证券医药团队曾在7月21日发消息称,将于7月22日晚19:00-20:00召开一个小时的电话会议,主题是支持国产疫苗,“以正视听”,并称希望公众“莫被误导”,“对国内疫苗产业充满信心”,并邀请疫苗相关权威专家人士一起。但在7月22日中午,该团队又发表消息称,“因专家临时出差,会议暂时取消”。

  重仓康泰生物等多只生物医药股票的富国基金旗下基金经理于洋,也在7月21日晚间为国产疫苗站台。于洋称:“对事件很无语,网络时代很少有人能独立思考。”并表示:“要对国产疫苗多点信心,不能一家出事一竿子全打死。”不过,于洋不久便删除了朋友圈的发言。

  在事件发酵的同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央视网、《检查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五家官媒相继就该事件发表评论,并将质疑指向问题疫苗流向、长生生物是否隐瞒事实、监管为何频频失守等焦点问题。

  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一查到底,方可纾解疫苗焦虑》,称疫苗事关生命健康,质量安全容不得半点瑕疵,不能有一点侥幸。

  评论还表示,构建“疫苗信任”,要“两只手”共同发力。一方面是,政府机构在疫苗生产、使用上的监管,需要更有力,对非法的生产经营行为“重拳治乱”,如果处罚只是“雨过地皮湿”,就形不成教训、也构不成震慑。同样重要的是,企业不能为了追求利益,把儿童的健康和家庭的幸福当作谋取非法利润的代价,“喻于利”的企业必须守住起码的道德底线,不能赚带着血的黑心钱。无论是生产企业还是监管部门,都必须以“敬畏生命”为信条,以更严格的生产标准、更严厉的常态监管、更严重的违法处罚规范行业发展,保住公众对疫苗的信任。

  另外,深交所在上周(7月16日-7月20日)也已对长生生物发出两份问询函,并已启动对长生生物及相关当事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程序。长生生物在7月22日对深交所的回复中,再次向接种者和投资者表示歉意,并表示将制定切实可行的纠正措施。

顶一下有106人顶
3578人分享阅读
文章评论已有(0)条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昵称: *必填
标题: *必填
评分:       *必选
内容: *必填
请将点评内容限制在 8 - 800 个字符以内,当前输入:0
验证码:
*必填
 
最新评论
中国(厦门)国际婴童产业博览会 阵容强大海峡两岸携手发力万亿级市场!
配套活动丰富多彩,移动互联会展新概念!
www.xmiebc.com/ 赞助商家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