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温州乐清“50万悬赏寻子”真相公布 为试探真心 母亲假造“失踪”被警方控制

转载来源:新闻纵横、央视新闻、浙江在线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06日 新闻头条

据报道:浙江乐清市公安发布的一条“紧急寻人”微博,最近在网上引发大量关注。乐清警方接到一名11岁男孩的母亲报警称,孩子于11月30日下午在放学回家途中失联。接报后,警方连夜开展寻人工作,与此同时,寻人的消息在各大社交平台也被大量接力转发,孩子的父亲更是发布消息表示愿意“重金寻子”,孩子的下落牵动人心。

好消息终于在四天后传来,经各方努力和警方工作,孩子终于被找到了!当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孩子的“失联”竟然是其母亲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5日,浙江乐清公安对孩子的母亲陈某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并公布了案件的最新进展。那么,这几天孩子究竟去了哪里?作为孩子的母亲,又为何要蓄谋这起虚假的“失踪案”呢?

重金寻子信息5天内刷屏朋友圈

竟是孩子母亲为测试丈夫策划的假警情

“谁能够把孩子平安的带到我身边,我愿意拿出50万的现金作为谢礼……”孩子爸爸的一段重金寻子的视频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孩子的下落让热心的网友们焦急万分。

5天来,温州乐清两级警方和当地民间搜救力量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搜寻。

让人意外的是,孩子的“失联”竟然是家属故意策划的警情。昨天下午,浙江乐清公布了案件的最新进展。

警方查明,男孩母亲陈某因与在外经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纠纷,为测试其丈夫对她和儿子是否关心、重视,蓄意策划制造了该起虚假警情。

根据调查,11月30日傍晚18点左右,陈某与已放学回家途中的儿子黄某取得联系后,陈某嘱咐儿子黄某按照她的安排待在她事先准备好的四轮电瓶车内,不要下车回家,并把车钥匙和食物交给黄某。在安排好黄某后,陈某于当晚19点13分到派出所虚假报警求助。

警方接报后,调集了大量警力,开展查找工作。陈某还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媒体发布求助信息,社会各界及广大群众也积极参与网络转发和查找。期间,陈某将藏匿黄某的四轮电瓶车转移停放地点,最后将其儿子转移至城东街道云岭村。12月4日,黄某被警方找回。

当晚,黄某的大伯将黄某从派出所接回了家中:

“(派出所)打电话给我,叫我去接的。”

“(孩子状态怎么样?)状态有些惊吓吧。”

“(他自己有没有说这两天是怎么回事?)这个孩子有点内向的,我当大伯的问他,也是迷迷糊糊,不肯说一样的。我们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在家里没几个月。”

孩子平安找到了,让人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警方通报指出陈某蓄意策划孩子失联虚假案件,和夫妻双方情感纠纷有关。丈夫做了什么目前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夫妻双方长期不在一起。一位卖早餐的邻居告诉记者,陈某是自己带着孩子租住在这里,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陈某的丈夫:“他爸爸我也不认识,就是他妈妈经常到我这里买早餐给他儿子吃。他爸爸见都没见过。”

孩子母亲已被刑拘

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最高可判七年

昨天,陈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已被乐清市公安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表示,鉴于陈某蓄意藏匿其儿子黄某,并到公安关虚假报警,且在各方查找期间,继续假装配合搜寻,其行为已严重透支了社会诚信和良知,消耗了大量的公共资源,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已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乐清市检察院也提前介入侦查。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介绍,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最高可判处七年有期徒刑:“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它是刑罚修正案九增加的一个新罪名,对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网络或其他媒体上传播,或明知道是虚假的信息故意在网络或媒体上传播的,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处七年有期徒刑。”

高艳东表示,这起案件在互联网时代对于所有公民和网友都具有警示意义:

“这样的一个案件也告诉我们,在一个网络信息社会,一旦对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进行编造或传播,都可能构成违法或犯罪。我相信,(案件)可以提醒我们广大公民广大网友,以后在网络空间当中,应当注意自己行为的真实性。”

“50万寻子”是闹剧?

浙江温州乐清一个11岁男孩失联的消息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很多热心人还在朋友圈等平台转载了这则寻人的消息,寻人启示上写着,男孩11岁,于11月30号晚上6点在虹桥镇虹桥中学沙河路周边走失,截至消息发布时男孩已经失联超84小时。在这则寻人启示上引人瞩目的还是“50万重金寻人”几个字,高昂的酬金也使得这一事件的关注度持续走高。

就在男孩失联了整整5天之后,也就是今天(5日)凌晨,温州乐清公安通报,连日来警方投入大量警力,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纷纷出力,终于找到了失联的男孩。孩子找到了,但这一事件却并未结束,在警方的通报里,还有这样一个信息引发广泛关注:经初步查明,此“失联”事件是该男孩的某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

今天下午15点左右,乐清警方再次发布通报,经公安机关查明,男孩母亲陈某因与在外经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纠纷,为测试其丈夫对其及其儿子是否关心、重视,蓄意策划制造了该起虚假警情。目前,陈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已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男孩“失联”多日的消息令人揪心,事件的反转更让人始料未及。事发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孩子的母亲将孩子藏在了何处?又是如何策划的虚假警情?

据浙江台记者王婕琳介绍:根据警方调查,在孩子家长报警称孩子失联的当天(11月30号),孩子由母亲安排藏到事先准备好的四轮电瓶车里,并被告知不要出来。直到晚上19点13分左右,母亲虚假报警求助警方,并通过朋友圈发布求助信息。昨天下午,焦急的孩子父亲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寻子的酬金从一开始的20万直接提到了50万。就在警方大力调查,网友们热心转发的时候,孩子的母亲将孩子转移到了一间民房中,直至被警方找到。目前,孩子正在亲戚家休息,情绪比较稳定。孩子的母亲当时已经被带到派出所调查,另外,孩子的父亲今天上午也曾到派出所配合调查。

法律专家:

制造虚假警情 触犯刑法

我们庆幸孩子并非真的失联,同时,在这样的事件里有一些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孩子的母亲在把孩子藏匿后,于11月30日晚上19点13分到虹桥派出所虚假报警求助,而警方在接警后,调集了大量的警力开展查找工作,孩子母亲陈某还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媒体发布求助信息,社会各界及广大群众也积极参与转发信息与寻找当中,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陈某的一个虚假消息。警方还称,在各方查找期间,陈某仍然继续假装配合搜寻,消耗了大量的公共资源,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就此,我们也采访了法律专家岳屾山,来听听专家的解读。

法律专家岳屾山称,像这样编造虚假警情的行为,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的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的罚款,这属于行政处罚。如果情节严重,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将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是处3年以上7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但是现在像这样的现象比较多,如何避免,一是大家要提高法律意识,二是相关部门一定要对这样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有法必依,违法必究。只有这样做,一是能够让大家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犯罪行为,二是这样的违法犯罪行为一定会带来相应的后果,三是类似的行为一定会造成公共资源的浪费,以后可以通过立法或者通过规定的形式,不但让这样做的人承担相应的行政或者刑事责任,在民事方面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比如说事件造成的支出成本,这个费用应该由编造信息的人来承担,这样才能让制造虚假信息的人在行政、刑事、民事三方面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制造假警情消耗了什么?

近年来,微信寻人、各种众筹捐款的信息层出不穷,不少人还参与过转发,尽管初衷是善意,但同时也出现了很多消费公众爱心的假信息,那么面对这种假信息应该怎么办?如何约束?来听听央视评论员洪琳的解读。

洪琳表示,这次的事件可以说虚假警情浪费了公共资源,那么也是透支了社会信用。在过去的几天里,相信很多人都参与到了这次的爱心救援中,尽管最后孩子没有事,我们放了心,但是对于陈某的做法,我们也感到非常的愤怒。因为陈某消费了人们的爱心,而爱心在当今的社会也是一种珍惜品,这样的做法触碰了社会的底线。爱心是桥,但它也有不能承受之重,不能承受之重就是指爱心不能被利用,不能被消费。相信很多人都会思考:下次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会怎么做?而类似陈某的这种行为是否能够避免,有几个方面需要注意:一、公共平台的自律,虽然这次的事件具有很大的迷惑性,但是总会有漏洞,平台需要仔细甄别;二、公众需保持理性。而当我们每个人都不敢献出爱心的时候,每个人都会生存在“孤岛”上,而这将是最悲哀的时刻。

事件进展

【12:09】

乐清警方封锁现场开始勘查

乐清警方来到黄良义老家,拉起警戒线,封锁现场,准备现场勘查。

【12:00】

记者先后采访黄良义的表妹、男孩母亲闺蜜

11时20分,黄良义的表妹黄女士主动跟记者打招呼,12月4日记者曾在虹桥派出所采访过她。黄女士说,过去几天,她跟表哥一起,天天守在派出所等结果,“前几天去河边看搜救结果的时候人都崩溃了,现在这样的结果真的很让人出乎意料。”

11时59分,记者采访到黄政豪母亲陈女士的闺蜜,她说,自己跟陈女士从小一起玩到大,一起结婚一起生孩子,现在两个孩子也是同班同学。“坊间传言是我闺蜜藏让人把孩子藏起来了,我觉得难以置信也认为不怎么可能,平时看她对孩子很好的。”

【11:10】

黄政豪小舅舅称 “舅舅藏孩子”是“无稽之谈”

12月5日中午11时5分,记者了解到,黄政豪的小舅舅陈先生于今天上午从北京回到云岭村,对于坊间“舅舅把孩子藏起来”的说法,陈先生表示是“无稽之谈”。陈先生说,他自己有两兄弟,大哥还在北京。

11时10分,黄政豪的大伯出面接受记者采访,他否认了孩子被藏在云岭村老家,他说,孩子清晨4点多才从派出所被家人接走,样子看起来有点受到惊吓,现在跟爸爸在一起睡觉。

乐清市城东街道云岭村,黄良义的老家门前聚集了许多群众。

云岭村村委会主任卢建新说表示:“公安部门之前只是发动村里面去找人,昨天晚上9时许,公安上门向我们了解他们家庭的人际关系,夫妻是否和睦,问的非常详细。”

【10:55】

黄良义妹妹:“这次打脸真的打得很疼。”

12月5日上午10时45分,记者赶至乐清市城东街道云岭村,这里是黄良义的老家。

黄良义家里围满了村民,记者见到了连夜搬家的黄良义妹妹,她表示,自己昨天到现在一眼没合过:“这些天,我们全心全意在找孩子,但这次打脸真的打得很疼。”

【10:40】

记者向乐清警方证实 男孩母亲确已被控制

12月5日上午9时32分,记者联系上男孩黄政豪的姑姑黄女士,她称自己很累:“我们一家人也是受害者,现在不想多说什么,公安会帮我们澄清的。”据黄女士透露,男孩母亲已被公安部门控制。

上午10时31分,记者向乐清警方求证,得知男孩母亲确已被控制。

【10:25】

中介称,黄家连夜搬走,尾款尚未结清

12月5日上午10时10分,记者从振兴小区附近的一家中介处了解到,黄良义的出租房是和其妹妹一家合租的,他们从今年二月开始租住在这里,租期一年1.7万元。“但是他们说手头紧,才付给我1万元,现在连夜搬走,尾款都还没结清。”

【9:52】

男孩全家连夜搬家

12月5日上午9点50分,记者赶到黄良义位于乐清市虹桥镇振兴小区的出租房,据邻居赵女士透露,凌晨两点多,黄良义一家人连夜搬家,现在屋子里只剩下洗衣机和冰箱,是原房东的。“他们租住在这里,还只有几个月。”

黄政豪所居住的出租房,目前大门紧闭。

12月5日上午9时32分,记者联系上男孩黄政豪的姑姑黄女士,她称自己很累:“我们一家人也是受害者,现在不想多说什么,公安会帮我们澄清的。”

记者梳理采访疑点

随着黄政豪安全回到家中,乐清男孩走失事件终于有了结果。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接连多日跟踪报道,记者梳理了12月4日采访过程中碰到的几个疑点。

疑点一

妈妈一天接受两次笔录

12月4日中午11时许,记者赶往乐清市公安局虹桥派出所时,只见到黄政豪的父亲黄良义,当时,他已经四天没合眼。目光搜寻了一番,没见到孩子母亲。黄良义解释道,妻子在派出所里面做笔录。虽然心有疑惑,但为了尽快寻找孩子走失线索,记者没有太多顾虑。

12月4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黄良义位于乐清市虹桥镇振兴小区的出租房,只见楼下停了一辆警车。走进黄良义家里,他的妹妹示意记者安静,并悄悄说:“警察在给孩子妈妈做笔录。”

“又做笔录?”记者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但是一想起黄良义在派出所说的一句“自从孩子走失后,老婆已经晕厥多次”,便没有继续深想了。

疑点二

孩子为什么要在虹桥中学下三轮车

在12月4日的采访中,黄政豪的姑姑一直重复一个问题:“我们家住振兴小区,为什么孩子坐三轮车的时候要从虹桥中学下车?”

黄政豪姑姑说,虽然虹桥中学和振兴小区的距离不远,但路线完全不同。

12月5日上午,一名参与救援的志愿者说:“如果有人‘教唆’,那就可以理解了。”

报道:

今日凌晨传来消息:温州全市接力寻找的乐清男孩找到了。

悬了5天的心,终于放下。

12月5日凌晨,乐清公安机关向记者证实,失联5天的温州乐清11岁男孩黄政豪已经找到,平安无事。经初步查明,此“失联”事件是该男孩的某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事件原因、具体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公安机关将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法作出处理,并及时公布进展情况。

连日来,温州全市爱心接力,搜寻队伍不断扩大,所有的一切,只为找到黄政豪。

12月4日中午,记者在乐清市公安局虹桥派出所见到了黄政豪的父亲黄良义。黄良义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已经4天没合过眼。

黄良义是乐清市城东街道云岭村人,近几年为了经商方便,一家人租住在乐清市虹桥镇,儿子黄政豪就读于虹桥镇城东一小五年级。

11月30日17时20分放学后,黄政豪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从学校到家有八九公里路程,小时候他每天上学都是家人开车接送,现在孩子大了,我们忙的时候他就乘坐公交车到虹桥车站,然后再坐三轮车或者走路回家。”黄良义说。

当天晚上,黄良义的妻子发现孩子一直没回家,便去公交车站等,可等了一个小时也没见孩子的踪影。

11月30日19时13分,黄良义夫妇商量之后,向乐清警方报警求助,警方连夜开始寻找。警方发现,11月30日17时28分,背着书包的黄政豪从城东街道坐公交车到虹桥,17时49分在虹桥客运西站公交站台下车,随后步行至西站边逗留了5分钟左右。17时55分,黄政豪在西站乘坐载客三轮车,17时58分,在虹桥镇沙河路下车,之后独自一人步行时失联。黄政豪下车的地方,离家只隔着一条街。

黄政豪失联的这些天,温州全市都在接力找人,志愿者、救援队一同出动,越来越多的市民加入寻人行列。

乐清公益寻人的负责人郑佰洪介绍,他们在11月30日21时左右接到黄政豪家人的求助电话,随后一边通过微信平台转发寻人消息,一边集结志愿者在村里、公园甚至河边进行搜寻。

乐清龙之野救援队也早早介入,“孩子家附近所有的出租房我们都走了一遍,所有空着的房子都找遍了。”救援队队长刘晓光告诉记者。

12月2日22时,在黄政豪最后出现地点附近的沙河边,多支救援队轮番寻找。“这几天,蛙人、网、排钩、汽船都用上了,进行地毯式搜寻,但是都没有找到人。”乐清蓝天救援队队长陈庆伟说。

12月4日,浙报集团“浙里”系列微信公众号同步刊发黄政豪走失消息后,受到广大网友关注,爱心网友纷纷将寻人的微信内容转发至朋友圈。如今人已找到,大家悬了5天的心,终于放下了。

事件回顾

乐清全城行动 寻找11岁男童

寻找11岁男孩豪豪是过去几天浙江乐清朋友圈里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家长、老师、同学、亲戚朋友,再加上警方、志愿者、热心市民等,自豪豪11月30日傍晚走失后,每天都有上百人在乐清各地接力寻找。

孩子父亲黄先生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已经小学五年级的豪豪性格开朗,走失前并无异常,“我儿子学习成绩不好不差,他心态很好,性格属于那种没心没肺没烦恼型的,整天嘻嘻哈哈,学习不特别上心,也不会为成绩烦恼担忧。”

据他介绍,11月30日上午,豪豪在被母亲陈女士数落几句后,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下午5点20分许,豪豪放学,而原本应该去接他的母亲则迟到了近20分钟,母子俩因此错开。后经查询沿路监控确认,豪豪自行乘坐了回家方向的公交车。黄先生说,以前遇到自己和妻子工作忙没空的情况,豪豪也曾一个人乘公交车上下学。没想到,这一次孩子却在回家路上失去了踪迹。沿路监控显示,豪豪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距离到家仅几百米。

此后,心急如焚的家长一边报警,一边求助民间公益组织,一时间,寻找11岁男童豪豪的消息传遍乐清。

重金寻子背后 家属“虚假报警”

12月4日下午,豪豪父亲为尽快找回孩子,先后开出20万元、50万元的悬赏金额。很快,“温州乐清一对父母50万重金寻子”的消息被大量转发。

然而5日凌晨的一则警方通报却让这个故事反转了。据乐清市公安局通报,经各方努力和警方工作,乐清失踪男孩豪豪于12月4日22时48分找到,警方确认其人身安全和基本健康,并对社会各界的重视、关心、支持和无私奉献表示崇高敬意。

通报中提到,11月30日19时13分,乐清市公安局接市民陈女士报警求助称:儿子豪豪于11月30日下午在城东街道某小学放学回家途中失联。接报后,温州、乐清两级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启动重大警情处置机制,以最高等级组成联合调查组,投入大量警力,调用一切资源,全方位开展查找工作。其间,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纷纷出人出力,积极投入查找工作。经初步查明,此次“失联”事件是该男孩的某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事件原因、具体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公安机关将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法作出处理,并及时公布进展情况。

为试探真心 母亲假造“失踪”

12月5日下午,乐清市公安局再次就此次事件更新调查进展:“经温州、乐清两级公安机关查明,男孩母亲陈某(33岁,城东街道云岭村人)因与在外经商的丈夫存在感情纠纷,为测试其丈夫对其及其儿子是否关心、重视,蓄意策划制造了该起虚假警情。12月5日,陈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已被乐清市公安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警方通报称,根据调查,11月30日18时许,陈某与放学回家途中的儿子豪豪取得联系,并在虹桥镇沙河路附近碰面。见面后,陈某嘱咐豪豪按其安排呆在事先准备好的四轮电瓶车内,不要下车回家,并把车钥匙和事先准备好的食物交给豪豪。在安排好儿子后,陈某于当晚7点13分,到虹桥派出所虚假报警求助。警方接报后,调集了大量警力,开展查找工作。而陈某也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媒体发布求助信息,引发社会各界积极参与网络转发及查找。其间,陈某将藏匿豪豪的四轮电瓶车转移停放地点,并将豪豪送至城东街道云岭村,直至豪豪被警方找回。鉴于陈某蓄意藏匿其儿子黄某,并到公安机关虚假报警,且在各方查找期间,继续假装配合搜寻,其行为已严重透支了社会诚信和良知,消耗了大量的公共资源,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已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公安机关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被欺骗志愿者:成百上千人参与寻找

警方通报发布后,不少网友对孩子母亲陈某的行为提出质疑:“如此浪费警力、浪费爱心,以后真遇到有孩子走失没人愿意帮忙了怎么办?”还有人提出疑问,将近5天的时间,那么多人一起在找,就没发现一点点异常吗?

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中,豪豪一家被曝连夜搬离了此前居住地,其姑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一家也很疲惫,“我们也是受害者。”而豪豪父亲的手机则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再也没有露面。

相比家属的“躲避”,乐清公益寻人组织负责人郑佰洪的立场则显得更加两难。一方面,他是不少网传寻人启事中联系方式的所有人,另一方面他也是被欺骗的爱心人士中一员。郑佰洪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豪豪失踪后不久,就有志愿者看到了家属发布的寻人启事,经与家属核实后,他在微信群里转发了这一消息。此后,成百上千的志愿者加入到寻找豪豪的队伍里,“就他们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可能就去过几百个志愿者,小区、公园、网吧、河边、山上……能想到的地方我们都找了,感觉整个乐清都参与了进来。”郑佰洪说,得知此次寻人系家属故意制造的虚假警情后,他一直不敢关机,“担心很多网友要打来电话骂,但消息确实是我们发的,要骂也是应该的。”

他告诉记者,几天紧张的寻人过程中,自己虽然没有与孩子父母见面,但一直在通过网络保持联系,“亲人也都在着急找,我们怎么可能意识到这事是假的呢?”对于孩子久久没有消息,郑佰洪最大的担心是:孩子会不会落水了?“在我们多年的寻人经验中,这么长时间找不到,要么是被人带走了,要么是溺亡没有浮起来。恰好事发路段周边有河流,当时就特别担心孩子出了意外,谁也不会往家长说谎这方面想。”

母亲或被追刑责 当地检方提前介入

5日傍晚,乐清市检察院发布通报称,提前介入“失联男孩”母亲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案。乐清市检察院已指派侦监部检察官赴市公安局提前介入该案,引导侦查取证。

此前多起报假警事件多以治安拘留作为处罚手段,豪豪母亲此次故意制造虚假警情为何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对此,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解释说,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公民恶意报假警的行为涉嫌妨害公安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依法应给予治安行政处罚。“但除此之外,《刑法修正案(九)》也对‘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的行为进行了规定。其中,警情一项就包括,虚构违法犯罪行为发生,致使公安部门需要出警的情况。”据许浩律师介绍,根据《刑法修正案(九)》的相关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将被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网友评论

于湮

  • (游客) 3天前

回复主题:湖南12岁弑母男孩被释放引争议 采访实录令人反省 是谁把孩子变成杀人犯?

我认为一个再坏的人都应该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不伤害自己的亲人,而这个魔鬼(他的行为不是一个孩子能做的)却没有底线,将自己的母亲杀了,放到哪个国家社会都是不被原谅的。有些错可以犯,改正了依旧可以当好人,有些错犯了就要接受惩罚。被社会驱逐,被人群孤立是他咎由自取。

白日梦想家

  • (游客) 3天前

回复主题:湖南12岁弑母男孩被释放引争议 采访实录令人反省 是谁把孩子变成杀人犯?

我觉得大家都在关注这个孩子上学会给其他人带来什么影响。没人关注一下这个孩子的心理问题,我们缺少的是如何正确的疏导这个孩子的心理问题。反思一下是什么样的环境和心理会造成孩子犯下这样的错误。人活一世都是从白纸开始的,真要去躲避我觉得应该要离他的家人远一点。

中国娃娃

  • (会员) 12天前

回复主题:教培机构公厕装摄像头 为防学生卫生间打闹抽烟 是否侵犯隐私权 律师看法不一

12月3日下午,涉事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张先生告诉记者,在公厕内安装监控摄像头的本意是为了禁烟,保护师生健康,以及防止学生在公厕嬉戏打闹。“完全拍不到个人隐私,我们工作人员也都在那里上厕所,为了不引起争议,已于15时许将摄像头拆除。”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校区禁烟还会继续,将商议决定把摄像头安装在办公区域还是公厕洗手台旁。

大眼睛的电风扇

  • (游客) 17天前

回复主题:贺建奎出席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 为基因编辑婴儿实验道歉 7对夫妇参与临床试验

从科学角度了解事情真相,可能可以消除绝大多数的恐慌。同时也希望能唤起更多的人性,给予那对女婴更多的关怀、同情和保护。病人本不应该成为这件事的推动力和负责方。我愿意相信那些叫嚣杀死女婴的呼声是来源于恐慌,而不是深深的本性。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