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200

莎翁少儿家庭英语宣布破产,拖欠家长、加盟商费用超千万,负责人或已转移资产

转载来源:芥末堆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17日 维权曝光

昨日,记者接到家长爆料,一家少儿英语外教服务提供商莎翁少儿家庭英语疑似跑路,并于3月15日贴出破产声明。截至目前,仍拖欠北上广深多个城市至少1500名家长、以及多位加盟商费用超千万。目前,位于上海的总部、深圳和广州的办公地点已人去楼空,公司负责人和家长失去联系。包括家长、加盟商和外教等多方目前正在积极维权。

3月16号上午,深圳家长已前往派出所报案,上海家长也正在接触律师,开始积极维权。

家长:两个多月没上一节课

根据天眼查,莎翁少儿家庭英语隶属于上海呦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注册于2016年11月,为3-12岁孩子提供一对五上门外教服务。3月15日,莎翁少儿家庭英语通过微信向家长发布破产声明,多位不了解情况的家长表示震惊,深圳的赵女士告诉记者,“前几天还在群里告诉我们正在安排退款。”

莎翁英语的破产说明

赵女士表示,去年8月她花了7800元报了40节课之后,莎翁一直没有安排合适的老师上课,这个情况持续了2个多月。直到10月赵女士的孩子也一节课没上成。于是她和几位遇到相同情况的家长决定退款,当时莎翁方也同意。但期间一直拖延,直到3月仍未退款成功。

直到这周一,赵女士和其他家长被拉到深圳的家长诉讼群,赵女士才发现受害家长众多,仅深圳就有将近五百人。 莎翁少儿家庭英语采用线上收费方式,所有家长的缴费资金、合同均通过微店完成。但近日家长发现,原本电子合同中的落款为“深圳莎翁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后被改为“上海互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最后又改为“广州莎翁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另外,莎翁少儿家庭英语的课程协议合同也直接作废。

根据工商信息查询结果,“深圳莎翁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和“广州莎翁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不再是FU JING HUA,而是3月13号接盘上海呦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马爱琴。而“上海互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则为王菲菲。目前,王菲菲和上海呦笙教育的关系仍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莎翁少儿家庭英语也在3月13号完成了企业工商信息的变更。其中,原法人付菁华退出、原5位投资人也全部退出,公司也由史元明、上海莎英信息科技和上海浦软晨汇创业投资中心共同控股,变为马爱琴独资持有,后者为“广州莎翁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

记者于3月15日下午前往莎翁少儿家庭英语位于深圳华强北的办公地点,发现早已易主。物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上周一他们就没来这里办公了,也没和我们说,押金都没要就走了。”

但就在工商信息变更的一周之前,莎翁少儿家庭英语创始人之一、CEO史元明冒充家长,在深圳家长维权群中安抚家长,称自己到上海见到了莎翁英语的负责人,对方向承诺退款,“感觉还是放了一些心。"

截止3月16日11时,上海维权家长群已经达到500人,深圳则有470人,北京有467人。据深圳维权家长统计,目前已有322人填写完资料,未上课费用共计215万元,上海和北京的家长未结课时费仍在统计当中。

加盟商:创始人曾谎称拿到第二轮融资

除了家长受损以外,老师和加盟商的权益也受到损害。

深圳的外教向家长透露,莎翁已经有两个月未向老师支付工资,但仍然向老师承诺,如果继续上课就会发放工资,这也是老师们一直保持沉默的原因。但原本承诺3月15号发放薪水,当老师向莎翁讨要薪水时,对方却没有回复,并与老师失联。

深圳的一名外教Jack向维权家长透露,目前深圳一共有17名外教已被拖欠两个半月的薪水。但因为大部分外教并不持有工作签,而是旅游签或者学生签,这使得他们不敢出面维权。

上海的张女士是莎翁的加盟商,她向记者表示,2017年7月她曾主动联系莎翁希望能加盟,但对方以直营为理由拒绝。2018年7月,莎翁开放加盟业务,并主动将她拉入加盟商群内。2018年8月张女士以18万元加盟费加入莎翁,但她表示自己的加盟费不是最高的,同期10个人里,有两个省会城市的加盟商缴费50万以上。

但加盟之后,莎翁提供的后续服务一直倍受加盟商诟病,主要是师资问题。张女士介绍,在加盟之前,莎翁向加盟商介绍可提供欧美外教和非母语外教两种选择。大多数加盟商选择欧美外教,但老师却迟迟不能到岗任教,使加盟商链接的学生无课可上,此前已有加盟商将莎翁告上法庭。

张女士在今年过年前就发现莎翁出现问题,“以前对接的工作人员全部离职了,办公室也搬走了。”但当加盟商向莎翁少儿家庭英语创始人史元明询问时,他以公司已经完成第二轮千万元的融资的消息来安抚加盟商,对裁员消息也以公司组织架构调整为由解释。

3月15日,张女士收到莎翁破产的消息才发现公司已经破产倒闭。据悉,第三期加盟商缴费之后尚未开课负责人就已经失联,目前,全国各地的加盟商正在统计损失,截至发稿时间,已有20位加盟商参与统计,加盟费和保证及共计550万元。

外教资质掺水,负责人或已转移资产

2017年,翁莎少儿家庭英语曾对外公布其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投资方为晨晖创投。

当时史元明向媒体介绍,翁莎少儿家庭英语目前在北上广深、重庆和石家庄等六地设有直营点。在社区端,莎翁以客厅为教学场所,为6-8人为一组的学生匹配外教,降低单个用户的教育成本,同时也能为降低方式。而针对不愿意以客厅为教学场所的用户,莎翁则与闲置的培训机构达成合作,标准化其场地。但从2018年中下旬开始,莎翁则开始拓展加盟业务,有加盟商认为,从只开直营业务到增加加盟商业务,翁莎少儿家庭英语或许在2018年8月就已经遇到财务问题。

另外,史元明也提到,莎翁平台有严格的教师筛选机制,从国籍、口音、种族到受教育背景、教学经验,教师录取率仅有6%,但这点目前受到质疑。有家长透露,除了小部分欧美外教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非英语母语国的外教,包括巴基斯坦、俄罗斯等地。张女士向记者透露,非母语外教众多、教师大部分没有工作签证是这个行业公开的秘密,“莎翁会给待上岗的老师做十几天的培训,然后再包装一下。比如俄罗斯的包装成新西兰人,反正肤色差不多,家长也不知道。”

而3月13日,莎翁少儿家庭英语的创始人史元明、联合创始人付菁华均已退出翁莎少儿家庭英语。根据天眼查,莎翁少儿英语的商标信息同时与“上海呦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广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后两者的法人代表分别为FU JING HUA 和傅京花。目前,这两个名字与翁莎少儿家庭英语联合创始人付菁华的是否同属一个人仍不得而知。

但有家长透露,付菁华为加拿大国籍,目前已经和丈夫离婚,名下两套位于上海的房产也全部归属其丈夫名下,有转移资产的嫌疑。记者已致电付菁华,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应。

网友评论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