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10

北京龙校关门,“坑班”时代能否就此落下帷幕?家长的焦虑减轻了吗?减负即将抵达胜利彼岸?

转载来源:北京商报、鲸媒体、北京日报 发布日期:2019年03月26日 百家观点

3月18日,北京小升初辅导机构水木龙华培训学校(以下简称“龙校”)在官网发公告称,由于办学资质到期,无法延续,现停止办学。这也是自去年对于校外培训机构最严整治以来,又一倒下的“知名”培训机构。在近日整改“回头看”工作中,北京市教委明确表示,将严格校外培训机构常态化管理。

据悉,龙校以小学语、数、英三个科目培训为主,又被称为“坑班”,因为可能获得某重点初中的重点班以及某附中体系的点招机会。而点招就是很多中学在小升初时通过提前组织考试招收优质生源的方式之一。“坑班”就是和重点中学合作组织选拔考试进行点招的培训机构。曾经,几乎海淀所有的名校都有“坑班”。家长圈流传着龙校就是清华附中的“坑班”的说法。

北京水木龙华培训学校

去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打响了校外培训机构大整改第一枪。其中明确要求要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

记者注意到,去年9月30日,龙校官网曾发布关于海淀区民办教育培训学校承诺书,同时龙校还表示,规范招生行为,不将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杜绝“占坑”、“点招”、“掐尖”等违规行为。

随着国家对就近入学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坑班”或许将成为历史。而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治将常态化。市教委近日公布的整改“回头看”工作中,已查处了60余个校外培训机构。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也表示,除了线下培训机构,即将出台针对线上培训机构的规范文件。

龙校倒下了,然后呢?

龙校的一举一动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它被视为清华附中的“占坑班”、掐尖基地。孩子想上清华附中,必须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先在龙校“蹲坑”,通过复杂的选拔程序,才有机会被清华附中“点招”录取。这场竞争异常激烈,甚至还衍生出为龙校选拔学生的培训机构,是为“坑班”的“坑班”。

去年2月,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门启动对校外培训机构的专项治理行动。龙校首当其冲被治理,遭暂时关停整改。但是在清华附中“撇清”与龙校的关系后,龙校卷土重来,重新招生。

这一次龙校宣布停办,应与今年1月北京市教委发布《关于开展校外培训机构集中整改回头看的通知》有关。60余家校外培训机构这一轮治理“回头看”中被查处。龙校作为超前教学的符号和象征,难逃此“劫”。

同时,北京一系列规范招生的政策,也缩小了通过占坑班、点招等形式择校的空间。北京宣布将于2019年彻底取消特长生招生,比教育部要求的2020年最后期限提前一年。北京市还明确从今年开始到2021年,普通高中现有各类招生方式将逐步整合为统一招生、校额到校和自主招生,并提出“将优质高中50%以上的招生名额分配到一般初中校”。此举有望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只有上好初中才能上好高中的链条,从而缓解小升初甚至是幼升小阶段的择校需求。

针对“择校热”等问题,根本解决之道促进教育均衡、教育公平。但是绝对的均衡几乎做不到,而且民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追求几乎是无止境的,尤其是对社会中上层群体来说,好了还想要更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通过政策改变招生游戏规则,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在扭转家长的教育选择上可以发挥立竿见影的效果,长远来看,也可以促进教育均衡。

在一个文凭社会里,教育学位是通往优质工作机会的门槛,虽然在不断贬值,可是对于个体来说,除非放弃参与竞争,那么面对学历贬值,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获得更多更好的教育。在多种社会因素影响下,指望龙校倒下之后,择校热就能消退,显然不现实。家长先人一步的需求,总会寻找到出口。

近来,关于教育减负的话题,教育界两派观点争锋相对。但是不管教育改革面临的困境由何造成,孩子上学苦、上学累,各类培训机构赚得盆满钵满的现实双方都没有否认。这背后就是家长拼尽全力在与减负政策对抗,担心在一个高竞争的社会里,减负害了自己的孩子。

龙校倒下之后,并不意味着家长们追逐名校的步伐就会停歇,他们仍然会想办法让自己的孩子抢跑。比如,北京中考取消名额分配招生,新增自主招生试点后,部分家长必然又会瞄准自主招生,而只要有需求在,龙校倒了,还会有“虎校”兴起。

呼吁家长要有科学的教育观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又不得不说。给孩子一个合理预期,尊重孩子的天赋差异,也是打破僵局的关键一环。而家长教育观的改变,也还需要招生考试制度、招生名额分配方式等的改革来支撑。教育部门也要力避一刀切、线性化的减负,完全剥夺学生和家长教育选择权的减负,往往会在减负的同时又新增负担,从而让学生之间的智力比拼不断升级为整个家庭的全方位军备竞赛。

龙校关门了,家长的焦虑减轻了吗?减负即将抵达胜利彼岸?

龙校关门了,这是时隔一年不到的又一次关门,以一个“办学资质到期,无法延续”的理由宣布了这个停止办学的消息。

龙校关门了,在资质拿不到的硬核标准之下,北京择校培训的“坑班”,或许就将在这场减负新令、整顿严令的大背景之下,就此退出历史舞台。

龙校关门了,家长的焦虑减轻了吗?减负即将抵达胜利彼岸?

北京龙校宣布停止办学,理由系办学资质到期

记者察觉到,北京龙校于其网站首页发了一则通知:“由于办学资质到期,无法延续,现停止办学,感谢各位家长多年来对我们的理解与支持。”

这里插一个背景。龙校的全称是北京市水木龙华培训学校,成立于2009年,以语数外三科培训为主,长期被公认为升入某重点初中及某附中体系的重要通道,即“占坑校”。家长圈流传,在这里学习考试,才可能获得相应中学的“点招”机会。

进入龙校的学生,就意味着已经经过了筛选,学生从三年级就可以开始考龙校。学生进来之后,每学期都有不定期考试,考试成绩累计计分排名,采取末位淘汰,淘汰者须重考;而重点公立学校则依据考试排名提前选拔生源。

如今,江山已变,记者从龙校发布的通知中获取到两个信息:办学资质到期、无法延续(即拿不到办学许可证),停止办学。

事实上,要是比起信息量,停止办学反而不是很高,毕竟这已经不是龙校第一次关门停课。

2018年3月,距离校外培训机构整顿大幕开启刚过去一个月,龙校宣布暂停小学培训业务;

2018年6月,龙校宣布恢复小学培训招生,暑假班、秋季班开放报名。有消息透露,在龙校恢复招生当天,清华附中就曾在此点招了4年级、5年级共计160名“优才生”;

2018年7月,龙校发布声明称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清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无关;

同时,龙校官网还发布关于海淀区民办教育培训学校承诺书,龙校在承诺书中称,“依法合规诚信办学,开展自查自纠工作,确保不出现‘超标教学’、‘超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教学行为。”同时龙校还表示,规范招生行为,不将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杜绝“占坑”、“点招”、“掐尖”等违规行为。

龙校曾于其网站公布的海淀区民办培训学校承诺书

可以说,在反反复复的开关门中,龙校也试图通过所谓的“合规”躲过监管的督查,但或许碍于龙校本身这一“学位中介”的性质,让龙校的“合规”终究没抵过整顿的号角。

所以说,真正是决定信息的,不是龙校的关门,而是其拿不到办学许可证,且这种情况无法延续、无力改变。

于是,这也或许意味着龙校终于在这场不间断、不休止的整顿大战里,败下阵来;更或许意味着,龙校的时代终于走到尽头,彻底于条条新规律令下“灰飞烟灭”。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伴随着“电脑派位”兴起的“坑班”,也在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中,仅剩下“龙校”这为数不多的一家。因此,龙校的关门,也被外界解读为“坑班占坑”时代的终结。

减负+整顿双面夹击,“逼死”龙校

如果说对于部分培训机构而言,配合着整顿的层层新令,对其校址、消防等硬件,教师资质、大纲、收费方式等软件都予以完善使其合规,即使是进入黑名单的机构也有“转黑为白”的机会,为何龙校只是以一个“无法延续”的字眼,尽显一种“无能为力”的姿态呢?

记者了解到,“坑班”不仅与体制内学校存在利益牵扯,还会有“坑中坑班”的利益“勾结”。因为“坑班”是一个类似中介的存在,而“坑中坑班”的意义主要是针对“坑班”制定教学内容,帮助学生考入一些知名“坑班”。简单可以理解为体制内某些学校给“坑班”一些重点名额,“坑班”占坑后,由“坑中坑”班进行辅导培训。三者共同作用,在严禁精英、培优教学的大背景下,进行巧妙的“掐尖”操作。

而掐尖、精英、培优的字眼,无异于是戳了整顿令的“脊梁骨”,也打了“减负令”狠狠一记耳光,也不免为一些社会人士所不齿。

2018年12月29日下午,教育部网站发布《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内容涵盖中小学办学规范、校外培训机构规范治理、家庭教育、政府监管四个维度。该通知也被称为“减负30条”。

在减负30条中,可以看到教育部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办学行为中的进一步规范:严禁学校以任何名义设立重点班、快慢班、实验班,规范实施学生随机均衡编班;杜绝“非零起点”教学;不得在小学组织选拔性或与升学挂钩的统一考试;不得组织学生参加社会上未经教育行政部门审批的评优、推优及竞赛活动。

各种措辞,无异于是对“掐尖”现象进行明令禁止,进一步挤占“坑班”与“坑中坑班”的生存空间。

与此同时,龙校及它所依附的“坑中坑”培训班,也受限于民办教育/校外培训机构整改的影响。自去年2月份教育部四部委下发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的文件以来,关于教培机构的整顿在这一年未曾停止,而且节奏越发急促、力度越发加强。

其中对于龙校关停理由的办学资质也有明确规定:培训机构取得办学许可证及营业执照(或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后方可开展培训。在取得资质的前提里,教育部还明确列出:严禁将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招生入学挂钩,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及排名。

这也就意味着,培训内容、服务性质不符合规定的龙校,根本拿不到所谓的办学许可证。这种“永久打死”的意义,远大于简单的停业整顿。

龙校,或许真的就此终结?那关于其背后产业链上的“坑中坑班”又还有多大的生存空间?脱去了“龙校们”的“保护罩”,直接在培训市场厮杀的“坑中坑班们”,等待他们的,怕是足够“阻且长”的合规之路需要走。

不过记者也观察到,在家长、家庭的概念里,上学、上重点、考名校远比就业、养老等社会顽疾问题更加的惶惑不安、也更加的焦虑和疯狂。也正因此,家长对于“龙校”背后的这条“坑班”与“坑中坑”班的产业链,才更加饥饿与疯狂。

记者也曾在海淀区几所学校附近对家长进行了随机街采。多数家长认为,相对于减负,家长更怕的是孩子就此“落于人后”,相对于整顿,家长更关心的是“孩子有没有优秀的师资教授、有没有优秀的学校就读”。尤其是受到周围所有人看似都在学的大环境影响,家长的佛系早已被抛掷到遥不可及的云端。

这种疯狂,这种强需求导向下,“坑班”是否会摇身一变,披着某种“狼外衣”卷土重来,或是重新开辟一片新天地、打造全新链条依旧是一个值得推敲的事情。毕竟,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需求摆在这里,而有需求就意味着有市场。

后记

记者在此想引用作家王赛男在《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一书中的一段描述:“在这个惶惑不安的时代,大家都很着急地往前冲,拥挤在狭窄的过道里,争分夺秒。可有时我想,越是这样,越应该在某个点上停下来,好好地想一想,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终究想要的是什么。”

而家长在这种几近疯狂的求学之路上,或许也该有停下来思考的时间。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直指教育减负时对家长所说:家长要有科学的教育理念,对孩子要有合理的预期。要孩子做到的,家长首先做到,要孩子不做的,家长首先不做,家长做不到的决不强迫孩子做,孩子想做的,理性引导孩子做。

不过除此之外,对于家长如此疯狂背后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根本诉求,记者也认为可以作为一个新的减负方向。从供给端上,加大教育优质资源的供给;从需求端上,合理调节社会情绪使其变得更加理性,或许是迎接减负真正实现的新落足点。

记者也愿意看到,喊了几十年的减负过后,“祖国的花朵开得灿烂,祖国的幼苗成长得更为健康”。

打好校外培训机构整治“持久战”“攻坚战”

在如此力度的整肃之下,大量存在问题的机构被整改,不少校外培训机构开始探索转型之路。

新东方、好未来等160家校外培训机构首批签署《校外培训机构自律公约》,承诺依法、诚信、规范办学;学而思于2018年8月发布素质教育课程体系,并对照教育部大纲对现有培训内容和教材作出修改;“掌门1对1”宣布升级为素质教育科技公司,发布主打学习能力培养和少儿音乐教育的子品牌……

教育部统计,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万所,发现存在问题的机构27.3万所,已完成整改27万所。

“动真格”虽已取得初步成效,但要就此庆功仍为时尚早。

“整改过程中,有一些培训机构转移阵地,把‘战场’开到了线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日前谈到“线下减负、线上增负”问题时说,要打好校外培训机构整治“持久战”“攻坚战”,“不获全胜绝不收手”。

此外,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一问题,还需要校内校外标本兼治。教育部表示,将继续通过深化招生考试改革、提高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提高课后服务水平、转变家长教育观念、完善政府教育评价等途径,深化综合施策,经过一段时间持续改革发力,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

网友评论

天凉

  • (游客) 3天前

回复主题:失联女童章子欣遗体确认!整个事件令人不寒而栗!愿天下所有丢失的天使,都能寻到回家的路!

看这两人一起殉情的决心,是“真爱”吧。两个人在一起,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孩子吧。是不是女方不能生育?所以当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们一直的遗憾就补了缺。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天,就想方设法连哄带骗把孩子带出了家,完成他们最庄严的仪式,让自己走得完美。预谋已久的死亡葬礼,应该是心平气和的。

我觉得

  • (游客) 6天前

回复主题:杭州10岁女童章子欣被租客带走下落不明,租客双双自杀,警方成立专案组全面寻找!

不用看了,孩子肯定死了,要不这夫妻俩不会自杀偿命。至于怎么死的,感觉像是一种意外,开始可能真的想拐卖这个小女孩,他俩岁数看样子很大,估计一方不能生育,小女孩又很粘人,才出此下策。最后一个画面不是在象山吗?估计小女孩失足摔死了,或者掉水里了,他俩也没有办法。有理也说不清楚,只能抵命。再有一种可能,这俩人都租房子住了,经济很紧张,说不定还有不少外债,想拿小女孩去卖了钱还债,却没有拿到相应的报酬,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俩人想不开就死了。 我的预感不会错的,建议查查他们的通话记录,是不是有外债,应该从这方面入手。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