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94

产妇分娩主治医生不在场致男婴产瘫 法院终审医院被定全责

转载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7日 曝光报道

肱骨骨折、臂丛神经损伤、脑损伤、呼吸衰竭……四川省大竹县2岁男童桐桐(化名)在刚出生时就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后续治疗中,他被确诊为产瘫,他的父亲周前平随后将大竹时代医院诉至法院。

5月16日,周前平收到了达州中院作出的终审判决,法院维持了该案一审判决,判令大竹时代医院赔偿桐桐143084.47元。

为方便做康复操,桐桐穿的衣服经过了特殊“改造”,他右臂上手术后的疤痕清晰可见。

据此前报道,2017年3月16日,桐桐在大竹时代医院出生。他的父亲周前平说,桐桐出生后便是重度窒息的状态,尽管经过抢救后恢复了呼吸,但多家医院均劝他放弃这个孩子,“孩子当时左臂肱骨骨折,右臂的臂丛神经被拉断,多脏器损伤,医生说就算救活了,以后也是个残疾人。”

本案二审判决书(部分)

尽管遭到家人集体反对,但周前平与妻子仍然坚持要救活桐桐,他们甚至以跪地乞讨的方式为桐桐筹集治疗费用,“而负责接生的大竹时代医院却始终不愿承担任何费用”。

2017年9月19日,周前平将大竹时代医院诉至大竹县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支付治疗费、护理费等共计323894.33元。

一审时,周前平主张在妻子毛有玲分娩过程中,其主治医师谢某并不在场,严重违反《医师执业法》规定。大竹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桐桐的损害结果与大竹时代医院的医疗行为有因果关系;有执业医师资格的谢某在毛有玲分娩时并未在现场指导,若谢某当时在场并亲力亲为实施手术和分娩,有极大可能避免本次事故发生。故桐桐的损害结果系大竹时代医院的过错所导致,医院应该承担其全部责任。

2018年12月29日,大竹县人民法院判决大竹时代医院支付桐桐医疗费、护理费等143084.47元。

一审判决后,大竹时代医院提出上诉称,一审法院认为大竹时代医院的治疗行为具有过错,并承担全部责任系认定事实错误,毛有玲生产时主治医生谢某在场助产接生;桐桐的损害除了助产损害外也可能由产妇本人造成;医院是否存在过错没有经过有关部门鉴定;无证据证实医院的诊疗行为与损害后果具有因果关系;应追加其他诊疗结构为共同被告或第三人。

2019年5月6日,该案在达州中院二审开庭,二审中,大竹时代医院并没有向法院提交新证据。5月13日,达州中院作出二审判决。

二审判决书显示,达州中院经审理认为,结合双方一审时的陈述,能够证明毛有玲在分娩过程中主治医生谢某并未在现场,大竹时代医院对本次医疗行为具有过错;大竹时代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桐桐的损害后果具有因果关系;桐桐在大竹时代医院遭受损害后,其亲属将他转送至其他医院抢救并治疗,其他医院医疗行为与桐桐的致伤没有因果关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达州中院遂驳回大竹时代医院的上诉,维持原判。

网友评论

前海沿

  • (游客) 19小时前

回复主题:河南济源市人民医院回应“窗口低孕妇跪着就诊”并发布情况通报 医院已报警并与当事人取得联系

没什么不合理的,这样的窗口如果你常出门就会发现多了去了,银行也这么高,这样的窗口一般你站着或者坐着递进去材料就行了,双方交流的话一般在窗口上方有喇叭扩音器,并且玻璃都是透明的,无障碍交流和里面交流,没必要把头伸到窗口和里面的人交流。

李格瑞德

  • (游客) 19小时前

回复主题:河南济源市人民医院回应“窗口低孕妇跪着就诊”并发布情况通报 医院已报警并与当事人取得联系

有同志说这个窗口不算矮,并且工作人员也提供了凳子,是当事孕妇自己选择了跪着这一姿势。从现场照片看,旁边黑衣男子是低头躬身的姿势。所以,为什么医院要把窗口设计成让人低头弯腰的高度呢?这个高度到底是方便了窗口内坐着的工作人员?还是窗口外来就医的病患?人民医院有没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呢?

代号折腾

  • (游客) 9天前

回复主题:吉林省榆树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和神经外科互相推诿给孩子处理伤口”调查处理通报

现在的医生怕担责任,上次去医院孩子眼皮碰个口子,急诊不接,门诊医生让去做手术,手术室医生说孩子太小手术需要全麻危险太大,让去门诊包扎一下,到了门诊医生又说处理不好必须手术。当时我就想把那医生杀了,最后找了个关系把孩子的伤口处理了。我真是体会到了那些杀医生的心情了。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