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39

失联女童章子欣遗体确认!整个事件令人不寒而栗​!愿天下所有丢失的天使,都能寻到回家的路!

转载来源:澎湃新闻、不山大叔、拾思想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4日 新闻头条

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救援人员在浙江省象山石浦海域海面上发现一具漂浮遗体并打捞上岸。根据遗体衣着、体貌特征判断,疑似杭州淳安县9岁失联女童章子欣。

据@象山警方在线 7月13日消息,经刑侦技术鉴定,当天下午在象山县石浦海域发现的女孩遗体,确认系杭州市淳安县失联女孩章子欣。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象山警方7月13日通报

7月4日早上6点30分,章子欣在家中被租客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带走,随后失联。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市东钱湖跳湖自杀身亡。而章子欣一直下落不明,其最后现身处为宁波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内观日亭附近。

石浦渔民发现杭州失联女童遗体:

穿着浅黄色衣服

7月13日晚上,记者联系到发现女孩遗体的船老大周师傅时,他刚到家,正在吃饭。

周师傅今年55岁,象山石浦人,是一位老渔民。前两年,他开了一家海洋休闲旅游服务公司,去年9月份,他的浙象渔休38号船正式运营,主要是带游客出海休闲捕捞,比如拔蟹笼等。

早上10点20分,天空飘着小雨,他带16名游客从石浦东门码头出发。大约40分钟后,他驾船准备返航。回去的路上,他隐约看到前面20米处的海面上,似乎漂浮着什么。等船稍稍靠近点,他发现,那是一具遗体,是个小女孩,脚朝上,头朝下,身上穿着一件浅黄色衣服。

这两天,周师傅听老婆说起过,松兰山景区有一名小女孩失踪,各方救援力量都在搜寻。但是,对周师傅来说,每天一次次带游客出海,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件事。

他根本没意识到,这可能就是大家一直在找的女孩章子欣。

他的第一反应是给渔政部门打电话,并留意了下船上显示的定位:东经121度59分88秒、北纬29度12分300秒。

大约20分钟左右,渔政船到达后,他才驾驶船只离开。半个小时后,他回到石浦东门码头。

他说,一路上,船上的客人们没有议论这件事。

女童母亲:确认身份后会来杭州

7月13日17时许,在重庆山区老家的章子欣母亲曾女士告诉记者,“如果确认了,我会来杭州,费用问题我会自己解决。

在此前的采访中,曾女士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因生活拮据,此前为筹集赶赴浙江与章子欣父亲章军办理离婚手续的路费,她已欠下亲朋6000元外债。前债未了,她无颜再向亲朋开口。窘迫的经济条件让她无法承受再次远途出行。远在重庆山区老家的她,只能通过与女儿的姑父电话联系,或向自己联系的记者打听最新进展。

据了解,曾女士目前在广东东莞某硅胶厂工作,主要工作是为工厂的成品进行安全检查。平均月收入3000元。虽然在广东工作,生活上会有同在那边打工的父亲和其他亲戚帮衬,但她要独力承担房租和生活开支,并与父亲一起定期寄钱回老家。一来二去,极少存款。

淳安警方:

带走杭州女孩的两名租客与网上流传的宗教组织无关

@中国之声 7月13日消息,记者从宁波市象山县了解到,失踪的9岁杭州女孩章子欣的遗体,今天(13日)下午在象山县搜救现场被发现,浙江省公安厅稍后将发布权威消息。

另据了解,警方正在调查梁某华和谢某芳二人生前的基本情况。淳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余小阳透露,目前基本确定二人跟网上流传的宗教组织没有关系,他们计划明天(7月14日)对外公布初步的调查结果。

事件回顾

7月4日,杭州一对老夫妇,把年仅9岁的孙女章子欣“借”给了一对租客,去上海给朋友的婚礼做花童。

几天后,那对租客双双自杀,遗体被捞起时,两人的衣服捆绑在一起。

而子欣则在他们自杀之前,死亡于象山松兰山景区。

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女孩临死前该有怎样的绝望,只知道这位还未享受过人间温暖的女孩,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回顾整件事情,充满了离奇。

租客二人常年奔波在外,在女童家租住前,曾在千岛湖镇青溪村一酒店暂住。

两人经常在章家买水果,慢慢和章子欣的爷爷奶奶熟络起来。

6月底,他们本要回去,看到老人的孙女竟然又说不去了,要租老人的房子。

7月3日,这对租客称小女孩长相可爱,想请她去上海做婚礼花童。

起初,老人并没有答应,打电话和远在天津做生意的章爸爸商量,遭到他的反对。

但第二天一大早,租客还是说服了老人将子欣带走。

无奈之下,警觉的章爸爸立刻加了男租客微信,一直保持联系。

7月5日,租客发给章家人孩子在海滩玩的视频,看上去她很开心。

7月6日,视频里,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男租客称认了个女儿。

然而当天,女儿没有如期回来,章爸爸不断催促,又快马加鞭赶回了杭州。

7月7日,他再次和男租客联系,提出自己开车接女儿,遭到拒绝,晚上租客称手机没电,开始失联。

本以为,这只是一场寻常的被拐事件,但直到8号,租客自杀身亡,才发现一切都非比寻常!

随着案件展开,监控视频曝光,各种线索浮出水面,种种疑点令人心惊!

原来,他们从来没有去过上海,而是一路在海岸线徘徊。

7月7日17时23分,宁波象山某酒店的监控拍到了章子欣一行三人。

19时18分,象山道路监控再次拍到子欣。

然而22时20分,监控画面就只剩下这对租客。

随后,这二人打车前往70公里外的东钱湖旅游景点,挽手走向湖水深处。

而这几天以来,他们所发朋友圈,配文称“上海到这4个小时的车真快”,一切皆是谎言!

有网友留言说:“整件事情,所有人,目前看来只有女孩爸爸是正常的,其他人和事处处透着诡异。”

这对来自远方的神秘租客,究竟为何拐走女孩?

两位租客为何自杀?他们为什么让一个家庭陷入如此境地?

这些谜团还需慢慢解答,此刻和大家一起静候结果。

但与此同时,我们千万不要忽视,女孩死亡背后隐藏的社会之殇。

此刻有必要再普及一下儿童诱拐的相关内容。

被拐,是当今时代中国孩子最痛的伤疤。

国内最大的寻亲类网站“宝贝回家”中,有39825个家庭正在寻找丢失的孩子,34645个被拐孩子在寻找生身父母。

而他们中成功寻亲的数字,还不到3000。

也许你看到这里,会觉得拐卖与我何关,尽是些偶然事件,不可能发生在我和我的孩子身上。

我想告诉你,你错了。

很多时候,我们高估了对孩子的了解,也高估了身边随处可见的危险。

北京有个小区曾做过一次安全测验,几位参与者假扮成快递员、查水表、检查煤气的工作人员,分别测试了24个孩子。

不少父母都很自信,认为平时教育得很好,孩子是绝对不会开门的。

但结果出人意料,19位孩子最终开了门,得手率高达80%!

我们自以为周全的安全教育,远没有到位,理论与现实,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偏差。

这仅仅是一次测验,真正的人贩子,手段只会更高,涉世未深的孩子们又如何抵挡。

下面是一段摘录自人贩子与记者的真实对话:

问:你为什么贩卖儿童?

答:钱来得快又比较简单。

问:被贩卖的儿童去向?

答:全国各地都有,有专门的人卖的,我只负责拐。

问:你的作案手法?

答:好哄就骗,太机灵的就抢,不听话的就打晕,大人不留神就下手。

巨大的诱惑面前,他们丧尽天良,无所不用其极!

杀人诛心,又怎会手软!

也许是我们刹那间的疏忽;

也许是不经意的瞬间;

也许是各种手段防不胜防;

孩子,就这么走丢了。家人,就此崩溃了。

因为失踪后的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希望渺渺。

据《央广夜新闻》报道,中国每年的失踪儿童不完全统计有20万人左右,找回来的大概只占到0.1%。

剩下的孩子们,究竟去了哪里,又将会面对怎样的结局?

导演葛亚雷,历时两年进行了对被拐儿童的跟踪调查,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躯壳》。

它告诉我们,被拐儿童最好的结果,是成为别人家的孩子。虽然与父母骨肉分离,虽然背负着沉重的伦理枷锁,已是万分幸运。

乞讨、卖淫、童工……这些,才是你不敢面对的腌臜真相。

位于陕西宝鸡的新星流浪儿童援助中心,就住着好多这样的孩子。

他们还没来得及看遍这世间美景,整个人生就已不再有色彩的存在。

有两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被拐以后又被卖进了美发厅。

毒打、虐待、强制卖淫是家常便饭,即使被解救后她们也忘了家处何方,父母姓甚名谁。

更有一些可怜的孩子,被打断双腿,强迫行乞。

一个孩子的一生,一个家庭的完整,因为一个不要脸的人贩子,就此断送!

四川绵阳有个修表摊,一摆就是30年。

1987年一个寻常的午后,客人来修表,儿子在旁边,修完表的韩峰一转头,儿子就不见了。

这些年,任凭寒冬酷暑、风吹雨打,和城管频频打游击战,韩峰从未换过摊位。

因为他盼着儿子回家,盼着见儿子一面。

1985年,5岁的刘兵被拐,从此,他的父母走上了艰难的寻子之路。

34年找娃的路上,64岁母亲的腿因为受伤截肢,眼睛也哭瞎了。

有人说:当孩子被拐走的那一刻,就是家破人亡的时候。

哀莫大于心死,一旦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失去了孩子,下半生只有无穷无尽的懊恼与悔恨。

“防人之心不可无”看似冷漠坚硬,但这个世界上某些角落里真的隐藏着可怕的恶魔!

所以,每一位父母都应该认真看一看这篇文章,牢记这些信号,并且把它们告诉自己的孩子。

我们只能再多一点警醒,再多一份慎重。

现在正值暑假,儿童走失的高峰期,大家能做的,唯有两点:

1、不厌其烦地教导孩子安全知识,别高估他的能力,别嫌麻烦,多重复几遍。

2、和孩子外出时,紧紧牵着他的手,别让他离开你的视线,把风险降到最低。

防拐重于一切,请一定小心。

当然,如果你看到可疑人员,记得伸出援手。这些努力或许是微薄的,苍白的,但在极大的绝望中,一丝微渺的光也象征着希望。

最后想说:

为人父母,我们都有着同样的企盼,不求孩子大富大贵,但求一生平安。

希望这个可爱的杭州姑娘子欣在天堂没有诱拐,也希望她的父母、爷爷奶奶早日走出悲伤。

更希望天下所有丢失的天使,都能寻到回家的路。

邪教说

中国的教科书,一直都是宣扬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所以一些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总会对邪教嗤之以鼻,认为这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但如果你把视野扩大到中国广大的乡村地区,或者你去关注一些从事高风险行业的群体(比如做生意的,或者来钱来的不干净的那些人),你就会发生,他们中有笃信风水的、有笃信生肖的、有笃信生辰八字的、有笃信各种地方宗教和传统民俗的。

所以,千万不要“以己度人”,以为自己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别人就会和你一样,这是一种因为傲慢而产生的思维定势。

而这名男租客的信息中,恰好能找到明显的宗教色彩。

男租客的微信号使用了QQ号(1181768266)

由于男租客的微信信息里留了一个QQ号(1181768266),所以我专门去QQ上搜了一下。

发现这个QQ账号的相册里充斥的全部都是和宗教有关的图片,其中有一个叫“三山国王”的神像,多次出现在相册里。

三山国王是广东东部的民间神祗,起源于揭阳,在潮汕、海陆丰、客家等地区有较多信众,在潮汕人大量移民东南亚期间,这一信仰也被传播到了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国家。

有人说,这不是邪教啊。

但是,邪教其实并不需要完全原创一个教派出来,很多邪教都是通过扭曲正常的宗教信仰而衍生出来的。

我读大学时选修过一门中国文化史,是一个学术圈里颇有点名望的老师教的,他曾说过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宗教和邪教的区别仅在于,宗教教人行善,而邪教教人作恶。”

我们来看看这对租客做了什么事。

7月4日,男租客给章爸爸发了一串奇怪的数字:28、29、51、64、68。

这是乱输的,还是有什么含义?

有网友留言说,如果用九宫格输入法输入这串数字对应键盘位置,就会打出来一段字:“不存在了,你女。”

我专门把输入法改成了九宫格,点28跳出来的是“不”,51跳出来的是“了”,64跳出来的是“你”,68跳出来的是“女”,但29跳出来的第一行却是“阿姨”。

网友的留言是瞎掰吗?

后来我发现,29的候选列表中,确实有“存在”这个选项。

也就是说,网友的说法没错,这串数字用九宫格输入法,确实可以打出“不存在了,你女”这句话,而在九宫格输入法下,按下空格,则会跳出空格。

联系前后发生的事,我觉得这不是个偶然。

在奶奶的采访视频中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梁某华和谢某芳最初并没有打算租章家的房子,他们甚至提前买好了7月6号(注意这个时间)离开的机票。

然而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章家楼下遇见了章子欣,然后突然就提出要租房子,甚至把飞机票都退掉了。

但从后面发生的事你可以看出,这对租客根本就没打算要长租,他们甚至都没考虑过7月8号0点之后的安排,那么他们为什么突然退掉机票还说要在章家租房子?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看中了章子欣,想用她来达到某种目的。

梁某华和谢某芳把章子欣带走后,先后去了厦门、温州和宁波,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在海边。

而且根据7月7日当天拍到的监控画面显示,从早上退房开始,到傍晚酒店门口的抓拍,章子欣的手里一直拿着一个游泳圈。

这有可能是梁某华和谢某芳为了方便作案,哄骗孩子要出海游泳玩。

章子欣最后的失踪地,也被锁定在象山松兰山旅游景点海域(海边的观日亭里发现了她的市民卡)。

而且从家属的反馈来看,章子欣最初几天玩得都很开心,说自己吃的也很好,还让奶奶不要担心,由此可见,这对租客至少表面上对章子欣是很好的。

但是一家服装店的老板向记者反馈,章子欣和一中年女性曾一起进到她的店里,然后章子欣在他的推荐下看中了一条裙子,就很开心地说要买买买,结果女的说不买。

老板问怎么了,女的回了一句“不是自己的孩子”。

从章子欣这几天的表现来看,最初几天梁某华和谢某芳应该是一直对他有求必应,直到7月7月那天(从里面提到的“象山港”可以推断出,这件事就发生在7月7号,也就是章子欣失踪当天),章子欣就成了女租客口中“不是自己的孩子”。

我的推测是,梁某华和谢某芳觉得他们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所以没必要再演下去了。

他们对章家的讨好,和章家的互动,在微信上和章爸爸的百般拖延,其实都是为了等到他们预定的那个时刻。

7月7日晚19时18分至22时20分之间,章子欣失踪了(前一次监控画面拍到章子欣和这对租客在一起,后一次监控画面就只有那对租客了)。

再然后这对租客离开松兰山旅游景点,并打车赶到70公里外的东钱湖。

为什么选择东钱湖,目前我们还无法得知(如果能拿到他们的手机,或许就可以找到答案),但从监控室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在湖边一直休息到7月8日0点,然后相互拥抱,用衣服把彼此绑在一起,然后走向湖水深处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整个过程显得平静而有仪式感。

为什么要等到7月8日的0点?

是偶然吗?

有可能,但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这是他们精心挑选的日子。

今年的阳历7月8日,对应的是农历六月初六,在潮汕地区的民俗中(注意前面提到的那个“三山国王”神祗,也是潮汕地区的信仰),六月初六是“鬼仔过桥节”。

在那一天,潮汕地区传统民俗有晒书曝物、死鬼过桥和问死鬼活动。

传统民俗之所以能成为被接受的民俗,自然是不会有作恶的成分的。

但梁某华和谢某芳很可能是信了某种由潮汕民俗衍生出来的邪教,这种邪教根据自己意志,对传统民俗进行了扭曲的解读。

其实梁某华和谢某芳并非夫妻,梁某华早已结婚生子,育有一儿一女,但根据当地村干部介绍,梁某华在十几年前就和妻子“离婚”(没有办正式手续,但把结婚照烧了),之后一直外出打工,很少回村里,甚至连父亲去世都没有回来。

而梁某华和谢某芳的关系,更像是事实上的夫妻,他们在租下章家的房子前,最初住的是村里的“7天连锁酒店”,订的是大床房。

两人原本订的7月6号的机票,可能就是为了在7月8日凌晨完成他们特殊的“殉情”仪式。

只是在无意间看到了章子欣之后,他们因为某种原因看中了她,并用尽一切手段去获取章家的信任,把她带在了身边。

面对章家的反复询问和把孩子带回家的要求,他们的选择是稳住章家人并不断拖延时间,拖到7月7号晚上,他们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

古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但梁某华的最后一条朋友圈中,却是一条谎言(称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可能要9点、10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这或许只是怕章家人报警坏了他们的计划。

而在他们的计划里,一切都将在7月8日的凌晨画上句号,至于之后会怎样,他们已经丝毫不在意了(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可以无所顾忌地把身份证信息抵押给章家人)。

至于章子欣在他们的计划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说实话,我不清楚,因为没有相关的直接证据指向某个方向,所以这里不做猜测(网友猜测是做“冥婚”中的“花童”)。

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是,她成为了某种邪教的牺牲品。

邪教说看起来是几种说法中最玄乎的,但却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种逻辑自洽,并且能够有效解释案件背后种种诡异现象的解释。

当然,现在事实尚没有查明,以上也仅仅是一种基于现有信息的推测。

而且我始终希望我的推测是错的,希望孩子能够被平安找回。但如今,我们还是要接受这个令人绝望的结果。

我想,最后只能提醒所有孩子的家长:

不要轻易把孩子托付给直系亲属之外的人,也不要做那种“只管生不管养”的家长。

既然你选择了生下他/她,那么在他/她成年之前,管好他/她,教育好他/她,是你作为父母的责任。

网友评论

依依是只兔子

  • (游客) 1天前

回复主题:女子花16万住月子中心孩子右股骨干骨折

记得女儿出生不久,她奶奶就双手压孩子双腿,像擀面一样。说这样做能防止孩子欧型腿之类,湖北话叫擀长长。你们说孩子会不会也被这样按摩(力度大),才导致大腿骨折的?

草根兄弟

  • (游客) 1天前

回复主题:女子花16万住月子中心孩子右股骨干骨折

有钱,烧的,谁家的孩子不是自己看护,把这么小的孩子给别人看,做父母的也放心,你不就是想轻松一下么,但是你失去的是养孩子的乐趣,就跟溥仪一样长大了跟谁最近,跟没有血缘关系的奶妈!!!

喵儿喵喵喵喵

  • (游客) 3天前

回复主题:东莞等多地公办(集体办)幼儿园酝酿涨价 普惠教育面临成本难题

现在幼儿园确实读不起啊,按照我们这里为例,如果是农村就义务教育,压力还算很轻,一学期就千把块,但是书全部都是自己买,学校会开单子,让家长去买书。如果是城市,作为农村人要先买房,然后根据区域分配去读书,一般的公立在8500左右一学期,私立根据各个学校不同收费,上万的样子一学期。

余生再见不相识

  • (游客) 3天前

回复主题:五部门联合发文治理校闹,明确8种“校闹”行为,在学校拉横幅、摆花圈或受处罚

仔细看看全文,最后一句非常有意思:师生、家长或校外人员以其他原因在校内非法聚集,游行等参照上述规定处理,这个应用场景广泛了啊!无论什么事学生集会游行,都可以扣上这顶帽子 也难怪,有些人当年不就靠发动学生来成事的吗?同样的错误自己怎么能犯?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