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38

河南驻马店走失6年少女为父子生下三个孩子,法院要求明确其精神状况

转载来源:澎湃新闻、华商报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29日 曝光报道

河南驻马店女子小沫(化名)自从14岁走失后,在家人的生活中消失了6年才被找到,但她此时已为一对父子生下3个孩子。8月27日,这起备受关注的强奸案又有了新进展。记者从小沫的代理律师赵良善处获悉,当天上午,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法院针对该案召开庭前会议,要求公诉方补充资料,明确小沫走失前的精神状况是否正常。

记者此前报道,2012年5月前后,14岁的小沫在与哥哥发生争吵后夺门而出,此后再无音信。2018年1月,小沫的母亲李艾玲(化名)在驻马店市某小区外贴传单时,意外发现了小沫,从而得知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并精神分裂。

李艾玲报警后,警方经过亲子鉴定确认,小沫的三个孩子中,老大系他与当地一名60岁男子郑某敏所生,另有一对双胞胎系小沫与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所生。

2019年5月29日,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对郑某敏提起公诉,郑某牛则被鉴定为 “作案时符合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另案处理。

8月28日,小沫的代理律师赵良善向记者表示,驿城区人民法院已于8月27日召开庭前会议,公诉人、郑某敏及其辩护人、小沫的母亲及诉讼代理人赵良善出席了会议,“会议中,各方主要就案件的管辖、回避、排非、申请鉴定及证人出庭等程序性事项发表了意见。”

赵良善告诉记者,庭前会议中,郑某敏情绪稳定,神情镇定,他对亲子鉴定结果、小沫的精神鉴定结果均表示没有异议,“面对小沫家属一百余万元的民事索赔,他没有任何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庭前会议中,小沫的家属及诉讼代理人申请几名证人出庭,并提出申请出庭的证人能够证明小沫在走失前是否患有精神疾病。小沫的家属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说明小沫到了郑家之后,除了遭到强奸,是否还遭受其他侵害,也将成为该案民事索赔的主要证据。

赵良善说,针对这一情况,法官在庭前会议中要求公诉人补充材料,明确小沫走失前的精神状况,“由于有材料需要补充,当天的会议中没有明确案件开庭的具体时间,但待补的材料和证据可能对小沫非常有利。”

事件回顾:

14岁少女失踪6年为一对父子生下三个孩子,“公公”涉嫌强奸

在失踪的6年里,河南驻马店少女小沫(化名)不仅为“丈夫”生下一对龙凤胎,还为“公公”生下一个儿子。在这场既没有登记结婚,也没有举办婚礼的畸形“婚姻”背后,失踪时仅14岁的小沫成了一起强奸案的受害人。日前,河南驻马店市驿城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奸罪对小沫的“公公”提起公诉。据了解,检方认定受害少女患精神发育迟滞,性防卫能力削弱。

少女被男子带回家做儿媳却为“公公”生下一子

据小沫的母亲李艾玲(化名)介绍,小沫在2012年5月前后与哥哥发生争吵后离家,此后再没音讯。事发时,李艾玲因触犯法律正在河南新乡的女子监狱服刑。2016年7月,李艾玲出狱并获知女儿失踪后才向公安机关报警。

2018年1月下旬,李艾玲在驻马店市某小区贴传单时,意外发现了女儿小沫。她向记者回忆称,那时,小沫已经然不出她了,她拦住小沫,母女二人相视许久小沫才缓缓喊出一声“妈”。

李艾玲说,找到小沫后,她本想带女儿回家,但小沫却不愿离开,“她在口中不断重复着‘孩子’,这时候我才知道她已经有了孩子了。”

李艾玲很快报了警,并在派出所见到了小沫的三个孩子。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三个孩子后经亲自鉴定,警方确认小沫的大儿子是她与一名60多岁男子郑某敏所生,另有一对龙凤胎系小沫与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所生。

小沫在与哥哥争吵离家后究竟经历了什么,她又是如何到了郑家?小沫的代理律师赵良善介绍,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之后,警方很快将郑某敏刑事拘留,案件经过3个多月调查,驻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曾于2019年2月1日形成了一份起诉意见书,并将案件移送驿城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民警调查发现,小沫从家中出走后,在路边遇到了郑某敏,对方想让小沫给他儿子郑某牛当媳妇,就用三轮车将小沫带回了家,并在当天晚上安排小沫与郑某牛住在了一起。”赵良善说,奇怪的是,小沫被郑某敏以“儿媳”身份带回了家,却在两年多以后为郑某敏生下了一个儿子。

赵良善说,公安雪松分局在2019年2月1日作出的起诉意见书中曾认定,郑某敏将小沫诱骗至其出租屋后,安排小沫与其子郑某牛同居,而他自己却在2014年1月利用小沫智力低下、精神状态异常与小沫发生了性关系。

“公公”涉嫌强奸被提起公诉其儿子被另案处理

实际上,小沫的家人从始至终都不认可这场“婚姻”,李艾玲告诉记者,郑某敏将小沫带回家后,既没有设法寻找小沫的家人,也没有为郑某牛和小沫办理结婚登记,甚至连一场婚礼也没有,“在他家生活6年生了三个孩子,孩子的父亲却分别是郑家父子,这让我们无法接受。”

赵良善说,没有办理结婚登记等情况在警方的讯问笔录中确实有所体现,小沫的家人认为,这场“婚姻”背后,更多的是刑事犯罪,“雪松分局在2018年11月对案件刑事立案,经过一次补侦后,目前,驿城区检察院已经对郑某敏提起公诉,案件已进入移送驿城区法院,正式进入审判程序。小沫的母亲在6月24日收到了起诉书。”

赵良善介绍,驿城区检察院经审查查明,2012年5月1日前后,小沫与哥哥发生争吵离家后,在路边遇到了骑三轮车拉客的郑某敏,郑某敏见小沫智力低下,精神状态异常,便将其带回出租房,安排小沫与其子郑某牛同居。2014年1月,郑某敏与小沫发生性关系,2014年11月,小沫生下一名男婴,经鉴定该男婴的生物学父亲为郑某敏。2016年8月,小沫又生下一对双胞胎,经鉴定这两个孩子的生物学父亲为郑某牛。小沫案发时患精神发育迟滞,性防卫能力削弱。

据赵良善介绍,驿城区检察院认为,郑某敏利用小沫智力低下,侵害小沫的性自主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郑某敏的儿子郑某牛已被另案处理。

针对这一情况,赵良善告诉记者,郑某牛另案处理决定,极大可能是因为郑某牛患有精神疾病,家属对其是否具备刑事责任能力曾提出异议,仍需进一步鉴定,他此前已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要求雪松公安分局对郑某牛的精神状况重新鉴定,确保案件公平、公正审理。

赵良善说,下一步他将代理小沫向驿城区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赔偿小沫因治疗精神分裂病产生的各项费用,“应小沫母亲的请求,我们还会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具体的事实和理由将载于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中。”记者佘欣

网站声明:本文由入驻作者发布或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或转载来源媒体,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若稿件因图片或文章版权问题导致侵权,一切法律后果由投稿者负责。如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带鱼

  • (游客) 1小时前

回复主题:云南昭通第一中学关系生事件续:推荐人身份属实,学生皆为其关系人,市教体局将按程序追责问责

正常,以前自己读高中的时候,高一的分班考试我的成绩本来完全可以进实验班的,就是因为为了塞进去几个或者十几个“关系户”把我挤到普通班去了,当时自己知道我的成绩在七个普通班排名是第一的时候自己真的哭了一场,对于那个年纪的我打击特大,好在后来想开了。

邪人疯

  • (游客) 6小时前

回复主题:小学五年级课本“牛郎偷窥织女洗澡”被质疑“荒唐猥琐”引热议,教材编审回应:别抬杠

小孩子没想歪只是课本没多想或者觉得不对也没说而已。说什么传统、文学经典的,不能现代思维去质疑的。偷窥、偷衣服的情节民国初年京剧中才出现的,唐传奇的时候,还有织女出轨的香艳描写。本来这个故事就是在流传中一直变化的,现在这个课本所用也只是现代人根据以前的故事编的好吗?

蛋蛋

  • (游客) 6小时前

回复主题:小学五年级课本“牛郎偷窥织女洗澡”被质疑“荒唐猥琐”引热议,教材编审回应:别抬杠

反正与时俱进是没错的,既然是要编进教材的就更应该注意用词和表达,并不是前人留下的就是没有瑕疵的,不是用的久东西就是权威不可修改和完善的,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法律不合适还不照样修改和完善,不就个故事吗?!原版“教唆下偷衣服”放在孩子面前,不怕孩子想多,就怕孩子认为这事放现代也是OK的!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