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25

辽宁阜新700克早产女婴护送到北京治疗,爱心人士给孩子起名“小祝福”,微公益等平台已经开通捐款通道

转载来源:北京晚报、黑土影像 发布日期:2019年10月29日 新闻头条

昨天上午,一名只有700克重的早产儿被从辽宁阜新护送到了北京八一儿童医院。因患新生儿败血症、呼吸衰竭、新生儿酸中毒、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等多种疾病,这名患儿急需到北京接受手术。

早产儿遇急症连夜转院

昨天凌晨1时,阜新市已降到零下4摄氏度,八一医院的刘强医生随救护车赶到了当地一家医院。

凌晨2时,看到孩子的状态还不错,本打算次日一早再出发的刘强医生当即决定连夜出发,为患儿争取时间。

孩子的父亲李英明和妹妹随车护送孩子进京。这是孩子降生以来第一次与父亲近距离接触。自10月9日降生起,她就被推进了ICU病房。

10月25日,八一儿童医院早产儿监护中心接到求助电话,称患儿有腹胀、便血等症状,怀疑孩子患有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这是一种严重的消化系统疾病,致死率高达80%,常见于早产儿或患病新生儿,当地医院无法处理,需要尽快转院治疗。

然而,患儿本身体质较弱,转运途中面临多重风险。果然,半路上患儿发生了一次危险,幸亏抢救及时才转危为安,于上午10时顺利抵京。

特困家庭的唯一希望

李英明和妻子罗海艳生活在阜新市一个小乡村里。6年前,大女儿被查出患了畸形症,脊柱侧弯严重;2年前,李英明又在一次意外中摔断腰椎骨,从此不能再干重活儿,家里的收入主要靠种地和打零工,在当地属于特困家庭。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成了全家人的希望。

然而,怀孕时罗海艳已经41岁,孕期出现了严重妊高症,怀孕29周时检查显示血压极高,并伴有子痫前期,需要做紧急剖宫产才有希望同时保住大人和孩子。就这样,孩子不得不在29周时提前降生。

孩子降生仅5天,这个家庭的殷切希望就化成了夫妻俩日夜哭红的眼睛。孩子面临三次转院和近20万元的治疗费用,这让一个特困家庭顿时没了底气。李英明本想放弃治疗,但看到病床上的妻子,顿时犹豫了。后来,他碰到爱心医生以及祝福宝贝公益基金的志愿者,公益基金帮助他们筹款,大家还给孩子起名“小祝福”,希望这个家庭能够渡过难关,这才让李英明放下了悬着的心。

手术难度大 费用缺口大

半个月下来,筹款如杯水车薪,治疗费用仍面临巨大缺口。“都到这一步了,我真不想放弃,我们村里能有谁有这个命来大城市看病,我姑娘有福气。”说着李英明眼里噙满泪水。

转院途中,刘强介绍说,孩子太小,结肠还不如一根筷子粗,做手术有很大难度。抵达八一儿童医院后,小祝福立即被送进极早产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医生初检后便下了病危通知。医生表示,小祝福是监护室中腹胀情况最严重的孩子,肌体抵抗力较低,极易感染,需要对她的心肺腹功能进行全面检查后,再择期手术或保守治疗。

昨天下午,李英明和妹妹在医院附近安顿下来,兄妹俩已经准备好在北京打工筹款。祝福宝贝公益基金志愿者表示,已经在公众平台开通捐款通道,爱心人士可通过新浪微公益搜索“医生!谢谢您没有放弃我”关注“小祝福”,为孩子献上爱心。

事件回顾:

10月26日下午2点,一辆救护车从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附属八一儿童医院驶出,救护车拉响警笛急速前行。这趟任务他们要往返1200公里,前往辽宁省阜新市转运一位只有巴掌大小,体重仅700克的早产婴儿到院接受救治。事发突然,当听说孩子怀疑出现NEC(肠黏膜甚至肠深层坏死)时,院方决定派出NICU中最强医护人员,跟随救护车前往。

27日凌晨1点,辽宁省阜新市的地面温度下降到零下4摄氏度,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附属八一儿童医院NICU刘强医生以及护士,跟随救护车出现在了辽宁阜新医院。没有歇一口气,刘强医生马上组织查看孩子相关资料,紧接着观测监护数据,初步判断孩子为低体重、新生儿败血症、呼吸衰竭、新生儿酸中毒,情况危急。凌晨2点钟,设备监测孩子生命体征相对稳定,原预订第二天一早出发的刘强医生当即决定连夜出发,为孩子争取救治时

据随行医生解释,“NEC”这种疾病常见于早产儿或患病新生儿,通常理解就是“肠黏膜甚至肠深层坏死”,常发生在回肠远端和结肠近端,是一种严重的消化系统疾病,发生后治疗费用较高,如果抢救及时存活几率还是很可观的。由于当地医院无法处理,需要尽快转院治疗,这才有了开头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附属八一儿童医院派出专家团队,连夜全力抢救患儿的情景。

这名早产儿小名叫“祝福”,10月9日出生,家住辽宁省阜新市,出生时只有700克,如同一个成人手掌般大小,很多人又叫他“巴掌宝宝”。因为早产,小祝福患有新生儿败血症,并出现呼吸急迫、呼吸衰竭、新生儿酸中毒,这个极低体重儿出生仅5天就已经转了两次院。

10月19日,某机构接到小祝福家人救助,家人介绍说小祝福出现不明原因腹胀,已经禁食禁水三天,有生命危险,急需转院治疗。经过了解得知,这个家庭因为妈妈怀孕后期的妊高症加子痫,抢救性剖宫产等已将花光家里积蓄。医生说要救孩子必须转院,可是转到哪里,转院的钱从哪来?无奈的他们找到了爱心志愿者,急迫想要挽救小祝福的生命。

一分钱压倒英雄汉,小祝福的爸爸从来没有这么无奈过。一边是还在住院的妻子,另一边是需要高额治疗费的孩子。小祝福的情况很快在早产儿妈妈爱心群里扩散,大家群策群力,有人帮忙联系医院,有人帮忙联系转运救护车。当爸爸决定转院时,爱心志愿者也找到了相关医院的早产儿科主任,当他听说孩子怀疑出现NEC时,决定派出NICU中最强医护人员,跟随救护车,往返1200公里全程陪同救助小祝福。

然而一个超低体重早产儿,本身就存在多器官、多系统不同程度发育不全,生命体征易波动,耐受力差,血氧无法维持稳定的担忧。现在再加上腹胀严重,有没有NEC全身炎症反应的可能?如果因转运导致孩子内环境紊乱,微循环障碍,血压及内环境无法维持,那就前功尽弃了。更别说转运途中还存在着呼吸循环骤停、呼吸机脱管、肠穿孔、休克等等风险。幸运的是孩子坚持住了,于10月27日上午10点顺利抵北京。

转院途中,相关医生预告家属,孩子太小,结肠不如一根筷子粗,做手术也有很大难度。抵达北京医院后,小祝福被送进了极早产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医生初检后便下了病危通知。小祝福是监护室中腹胀情况最严重的孩子,肌体抵抗力较低,极容易感染,同时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需要时间对她的心肺腹功能进行全面检查,医生会诊后再择期手术或保守治疗。

截止作者发稿,小祝福仍未脱离危险,抢救所产生的费用医生也无法给出准确的数字,目前救助资金缺口巨大。图为妈妈罗海艳和爸爸李英明守着孩子一步也不敢离开。编后:我们希望小祝福能够带着大家的祝福平安归来,未来能够健健康康成长,希望大家能够帮助这个小人儿,让她能够平安地回到妈妈怀抱。

如果您愿帮助孩子,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搜索:谢谢医生没有放弃我,为孩子献上一点爱心。

作者·黑土影像 武琨 玉米 记者·北京晚报 曲经纬

网站声明:本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仅供读者学习参考。本文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自网络,若稿件因图片或内容等版权问题导致侵权,一切法律后果由投稿者负责。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娜拉帕巴

  • (游客) 4天前

回复主题:一次批评引发的暴力:仁寿城北实验初级中学被学生持砖砸伤的老师20天仍未苏醒

我也是老师,看了真的很寒心。说真的现在的学生我真的一句重话都不敢说,就怕万一自己哪个措辞不当伤害了学生然后导致什么可怕的后果。我不仅仅是一个人,我是独生子女我有我的父母需要我养老,我有孩子需要我照顾。我真的不敢冒险。即便学生犯错也只能以劝说为主。当老师真悲哀。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