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84
首页/新闻资讯/曝光报道

上海三家乐高活动中心宣布闭店,闭店原因和被乐高教育“摘牌”有关,代理商西觅亚称曾提供救助方案

来源:芥末堆 芥末堆 2019年12月19日

12月16日,上海三家乐高活动中心金桥店、瑞虹店、海外滩店宣布闭店,其所属公司“上海智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循文化)”表示闭店原因和被乐高教育“摘牌”有关。

智循文化发布声明称,因乐高教育终止与西觅亚在校外业务方面的合作,其作为被西觅亚授权运营的乐高活动中心也被迫解约,不得再使用乐高教育品牌。受“摘牌”影响,许多家长申请退费,中心的现金流受到极大冲击,正常的运营工作无法开展。同时,因被取消乐高教育授权,智循文化必须停业去引入新的课程体系与品牌。

但记者同时注意到,此次三家门店闭店突然,其12月15日时仍在授课,而且在闭店前不久的“双十一”期间仍以促销优惠名义吸引家长报名续费。

闭店前仍促销招生,运营商暂未公布解决方案

今年10月11日,“乐高教育”在官方微信号宣布,终止与西觅亚在校外业务方面的合作,由西觅亚授权经营的“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的“乐高教育”品牌及课程使用权将陆续失效。其中,大部分门店的品牌使用截止日期为今年12月31日,乐高教育课程使用期限为明年7月31日。

此前,西觅亚一直是乐高教育中国区许可的可直接运营,或转授权第三方运营“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的合作伙伴,据了解,西觅亚是乐高教育在中国的第一家授权经销商,且在2016年以前一直是乐高教育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智循文化是其授权的第三方运营商之一。

消费者告知书

根据西觅亚官网,目前在中国经西觅亚授权开设的乐高活动中心有151家,智循文化旗下的这三家门店也位列其中。

根据智循文化提供的“乐高活动中心相关知识产权移除和处理要求”文件,中心被摘牌后,可能含有乐高知识产权的内容、材料,如乐高商标、名称等均不得使用,乐高教育教材可以用到明年7月,乐高教具可以一直购买使用。

乐高位于上海的办公室休假(图/东方网)

因此,有家长质疑,虽然机构在12月31日前必须撤除乐高商标,但是课程可以上到明年8月。“如果这样,我们就不存在退费问题,孩子可以在他们机构把剩余课时学完。”目前有许多家长已经报警,在等待进一步答复。

根据新民晚报报道,乐高活动中心瑞虹店的一位学员家长表示,其今年6月购买的三年课程120课时,学费17700多元,仅上19课时,退费也没着落;同时,据一位老师朋友圈透露,三家门店的老师也都被遣散回家休息,至于工资发不发还是个未知数。截至目前,维权家长群已有400多人。

门上的闭店公告写着闭店原因主要是经营危机需要暂停,需要时间重新调整品牌以及等待政策的明朗。(图/东方网)

新民晚报报道中还提到,今年十月、双十一、双十二,门店仍然发布了促销优惠宣传海报,店长吴某10月17日还向家长们以“人格担保”。

在声明中,智循文化给出闭店的解决方案设想:与新代理商谈判,将现有会员倒流到新体系中,保护会员权益;寻找新的具有办学资质的企业,同时以品牌和资源的方式进入,重组现有体系。并在文末留了两个联系电话,负责收集家长会员的信息。

天眼查显示,上海智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由上海极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方杰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记者就为何闭店前仍在招生一事联系方杰,未获回复。拨打其在声明中提供的客服电话后,对方表示她只负责统计家长剩余课时,对于如何处理退费等情况不了解。

受乐高教育品牌使用权到期影响闭店,运营商:正常运营无法开展

在回复声明中,智循文化表示,受“摘牌”影响,其“正常的运营工作无法开展”。自乐高“官宣”后,许多家长申请退费,即使不退费也不愿轻易续费和转介绍,中心的现金流受到极大冲击。且因为乐高品牌失效,其无法在线上投放广告,线上推广受限。

智循文化还提到,用3个月的时间去找到一个和乐高活动中心品牌一样优质的体系太难,且其未获得教育培训资质,必须停业去调整新的品牌体系。

但这些并非导致闭店的主要因素。智循文化认为,闭店的真正原因是乐高新中心的倒流。其在声明中提到,乐高不允许新签代理商和原活动中心建立合作,而一家离他们只有1000米的新乐高活动中心“似乎已经开始装修”。“与其等新中心建成后对我方的降维打击,不如我们主动闭店,节约现金流,度过培训行业的寒冬。”智循文化最后选择关闭三家门店。

记者就“乐高是否不允许新签代理商和原活动中心建立合作”一事向乐高教育求证,其表示目前阶段尚不能透露。

智循文化表示,从2013年开第一家乐高活动中心至今,已累计培训7500名会员,购买了不少于500万的器材,每年按时完成乐高教育给出的采购要求。此外,其瑞虹门店的装修被乐高教育借鉴为新的视觉识别系统中的一部分,曾获得2016年度策略贡献奖。对于乐高的“摘牌”决策,智循文化认为太过生硬、令人费解。

西觅亚回应:已提供过渡方案

西觅亚加盟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被“摘牌”的乐高活动中心,西觅亚提出了过渡方案。今年8月21号、22号,西觅亚在上海约谈了所有加盟商,并与其一对一面谈。面谈的主要内容是告知中心的品牌使用期限,并提供品牌转换方案。该负责人认为,4个月的过渡期比较充足。

西觅亚提供的品牌转化方案为,所有现乐高活动中心都可以无条件加盟西觅亚机器人高手俱乐部,且2020年不收取加盟费用。西觅亚机器人高手俱乐部是以机器人为载体的技能学习项目,涵盖学习、认证、课程、竞赛等体系。该负责人透露,目前有加盟意向的有20几家。

问及为何一些中心不愿加盟西觅亚机器人高手俱乐部,该负责人表示,一个原因可能是许多乐高活动中心已经经营超过5年,对乐高品牌的忠诚度比较高,想继续争取乐高的品牌授权。

该负责人称,因门店均是独立法人经营,西觅亚会督促门店进行退费及转会员,但没有直接处理的责任。看到智循文化闭店声明后,她们也曾致电智循文化控制人方杰,但至今未取得联系。负责人也表示,这三家门店暂时关闭属于个例,其余门店运营良好。

西觅亚为何与乐高教育校外业务终止合作?据悉,西觅亚与乐高教育关于校外活动中心的合约早在今年年初已经到期,“因为和乐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没有续约。此后,西觅亚一直在和乐高教育商讨过渡方案,并于8月确定了给乐高活动中心的承诺函和课程使用期限。

乐高教育亦告诉记者,在今年8月,其的确和西觅亚共同向授权运营的乐高活动中心提供了一份过渡方案,并特地延长课程使用到明年7月,以保证中心能够给已购买乐高课程的家长和学生提供一个平稳过渡方案。且2019年乐高教育未就使用乐高教育知识产权向西觅亚和被转授权门店收取任何费用。

乐高教育表示,本次关停的三家门店均由西觅亚授权经营,乐高教育从未与其有过业务关系,对此次为消费者和门店带来的困扰深表遗憾。乐高教育将继续督促西觅亚公司有效管理其所有转授权方,以确保其在停止使用乐高教育知识产权期间的顺利过渡。

以下为乐高教育的声明:

声明:关于部分“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关闭

乐高教育致力于在培养未来的建设者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帮助孩子们培养拥抱未来所必须的技能和自信。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一承诺并回馈消费者,乐高®教育已正式启动对于“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项目的优化举措。

作为此项举措的一部分, 乐高教育校外业务在今年初终止了与西觅亚公司的合作关系。西觅亚公司此前是乐高教育中国区许可的可直接运营或者转授权第三方运营“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的合作伙伴。

近期,有媒体报道了由西觅亚授权经营的部分“乐高校外活动中心"关闭的新闻。乐高教育在此声明,该“乐高校外活动中心”门店的“乐高教育”品牌及课程使用权均由西觅亚授权经营。乐高教育从未与报道中提及的门店有过业务关系。

为了实现平稳过渡,乐高教育和西觅亚公司于2019年8月向所有由西觅亚授权经营,包括可直接运营和转授第三方运营的“乐高校外活动中心”的合作伙伴提供了一份清晰的计划,计划规定在“乐高教育"品牌及课程使用权失效之前,这些合作伙伴可以在后续五个月内继续使用乐高教育品牌,并进--步延长课程使用到2020年7月31日,这些都是确保乐高活动中心能给已购买课程现有家长和小朋友提供一个平稳过渡方案。此外,2019年,乐高教育未就使用乐高教育知识产权向西觅亚和被转授权门店收取任何费用。

我们将继续督促西觅亚公司有效管理其所有转授权方,以确保其在停止使用乐高教育知识产权期间的顺利过渡;同时也督促西觅亚和所有转授权合作伙伴与所有利益相关者保持清晰--致的沟通,以避免消费者出现困惑。

最后,我们对此次为消费者和门店带来的困扰深表遗憾。我们将继续与政府部门及合作伙伴协同合作,提供双方认可的解决方案,携手培养未来的建设者。

作者:芥末堆 肥狗

网站声明:此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甜甜

  • 游客 5天前

回复主题:“女童被老师体罚致吐血”事件反转,警方:家长编造谎言,网络炒作

反转新闻来的太快,还好前期无激情支持。老师体罚固然不对,但是捏造谣言进行诽谤就更加过分,网友的舆论即是维权的利剑又是伤人的长矛,但无论怎样都不应该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为自己造声势。那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呢?难道不知造谣的后果吗?是为名还是利?我们都不得而知,期待后续的媒体跟进。

早立子

  • 游客 14天前

回复主题:张宝艳:建议对人贩子加大量刑,终身追责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们最基层的村长、村支书他们不知道村里新增了人口吗?他们不知道新增人口的来源吗?我认为他们是知道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应算作共犯(最起码犯有包庇罪),对他们该如何治罪(或党纪处罚)。如果,我们党能抓住这个环节,比抓人贩子会更有效,提请张宝艳代表将此意见和人贩子的事一同建议人大追责。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