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首页/资讯/曝光爆料

上海10余家教育培训机构相继被骗倒闭,共骗取600余万元,造成损失1000余万元,警方开展集中收网行动逮捕诈骗团伙

来源:上观新闻 宝宝港湾 2019年12月26日

2018年10月,苏州人“许某”带着他的团伙来到上海。来上海前,他已相继在北京和苏州等地“演练”过他的捞钱套路。而在上海,他扬言预期要“赚”到1000万。

他们的目标是“收购”上海各大教育培训机构,而“赚钱”的方式就是让这些机构关门。

在接下来的1年时间内,上海的10余家教育培训机构的30余家门店如多米诺骨牌般,一家接着一家关闭。且关闭前,都经历了投资合作、机构转手、法人变更等过程。

上海的教育培训市场被搅得天翻地覆,大量家长蒙受损失。

11月12日,上海公安经侦部门经过缜密侦查,在上海、江苏等地开展集中收网行动,一举抓获许某、张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成功破获这起通过收购经营困难教育机构,榨取门店剩余价值,同时恶意大肆销售课程,骗取款项后跑路的“套路跑”式合同诈骗案。

这也是上海破获的首起此类案件。

许某被警方抓获

案子破了,但疑问未消。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会有如此多的教育培训机构陷入“套路跑”?

大肆收购培训机构和校区

“许某”真名许峰,顶着“上海优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的头衔,名下管着10余个校区,扮演着投资人的身份。他的出现,往往被一些教育培训机构经营者视为“救星”。

不过在2018年11月,尽管来上海后已轻松将“宝知成”和“见林见树”两家经营出现危机的教育培训机构收购入手,但这2家机构加起来仅有4个门店,规模太小。许峰需要尽快入手一家规模较大的教育培训机构,来作为他打入上海教育培训市场的突破口。

此时,创立于2003年、有着多家门店的上海老牌早教机构“培正逗点”适时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2018年下半年,培正逗点没有如期拿到融资款项,一些门店又出现亏损“爆店”引发家长退费潮,导致资金链断裂。

今年1月中旬,培正逗点在闵行七宝、闵行古美、嘉定南翔、长宁天山、闵行浦江等地的门店陆续关门停业,其他门店也难以维系,大量家长聚集在培正逗点总部要求退费。

培正逗点早教中心一门店(资料图,非优余收购的16家门店)

据培正逗点高管透露,此时,许峰以“宝知成”运营方“宝学科技”的名义,找到了培正逗点的加盟总监“余某”,提出愿意注资收购培正逗点。据培正逗点当时的总裁助理王某称,沟通中,新的投资方“展现了雄厚的实力”和“对早教行业专业的了解”。投资方不仅接盘了16家门店,还承诺给员工补缴拖欠的两个月社保并发放工资,让门店继续维持上课运营,解决培正逗点的困境。

为了方便投资注资,加快收购进程,许峰提出使用余某名下两家注册后并未怎么使用的新公司作为“壳”,来操作收购一事。一家名为“上海优余教育科技”,一家名为“上海希敖文化传播”。在许峰的设想中,“优余”将作为他名下所有教育培训机构的“平台总部”;而“希敖”将作为培正逗点各家门店的收购方和实际运营方,仍由余某负责。

今年2月18日,余某将“优余”公司转给了许峰,成为许峰的“总部”。“天眼查”显示,转让后,优余公司的法人变更为“张红亮”,而此人正是许峰团伙中专职的“顶包法人”;“吴寒阳”和“宝学科技”则成为优余的投资人,而在许峰团伙中,“吴寒阳”则专职负责物色目标、开拓市场。

曾在今年5月至7月期间担任优余公司人事经理的范女士,向记者提供了优余公司今年1月至6月的工资单、花名册和营收表。2月份的工资单上,优余公司共有18名员工,许峰担任“CEO”一职,月薪50000元;吴寒阳为“CEO助理”,月薪15000元;张红亮则担任“行政经理”一职。18人中,余某等7人为培正逗点原员工,在培正逗点关门后转而入职优余,分别担任营销、招商、教学等职位。

收购后的培正逗点,校区被归并整合为田林、曲阳、隆昌、美兰湖、大华、贝尚湾、刘行、长江8个校区。原培正逗点江湾体育场校区则因为系一家名为“音贝商务信息咨询”独立加盟运营,也被收购并改名为“宝知成江湾校区”。在2月份的花名册上,优余公司名下共有3家机构13个校区,员工190余人,已是一家庞大的教育培训机构联盟。许峰将其称之为“BO联盟”,并要求13个校区日后都将逐步改用“维乐教育”这个统一的品牌。

在这些收购来的机构和校区身上,许峰团伙如何赚到钱呢?

不付转让费、将销售收入转入自己账户,拖欠教师工资、拒缴房租……

政德东路培正逗点江湾体育场校区曾经的负责人李某,也曾是运营方音贝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

她向记者回忆了校区被收购后的经历:今年1月21日,在许峰的操作下,李某将音贝公司股权转让给了“上海宝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不再担任音贝的法人。双方约定,许峰要支付给李某数十万的转让费。岂料,许峰将培训机构收购后,不仅未兑现转让费的承诺,还直接将课程销售收入转入自己账户。李某称,许峰派来的新校长,拿来新的POS机,将托班和课程销售的收入转入自己控制的账户,同时要求机构老师加大促销力度,鼓励家长续费。

记者拿到的营收表显示,仅3月,培正逗点江湾校区课程销售收入近8万元。在拿走课程销售收入的同时,许峰拖欠教师工资、拒缴房租,直至5月份该校区被物业断水断电锁门。

弄到手后迅速“榨干”剩余价值,直至关门

这正是“套路跑”的核心:

许峰团伙专以经营不稳定的教育培训机构为目标,以收购股权的名义,使用各色空壳公司出面操作,将教育培训机构弄到手后一方面赚取账面资金,另一方面在“零投入”的情况下继续销售课程,迅速“榨干”剩余价值,直至被租赁处的物业强制关门。

复杂的股权转让使家长们维权时,被原法人和收购者互相踢皮球。

使用空壳公司和“顶包法人”,也使得许峰团伙得以躲在背后,与纠纷进行“切割”。而在许峰团伙中,还有人专职负责善后,在机构倒闭后出面敷衍家长、拖延时间。

13个校区陆续关门,而要不断维系上述“套路”,许峰团伙必须不断物色新的目标。

记者比较了优余公司几个月的工资表,可以看出:3月份,许峰收购了教育培训机构“维度机器人”,天眼查显示,其运营方“上海红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被“优余”操作直接收购,法人也变更为了“张红亮”;同月,宝知成南桥校区关闭;4月,培正逗点贝尚湾校区关闭;4月末5月初,教育培训机构“馨哈早教”也成为了许峰团伙的目标,而馨哈早教的负责人“张辉”由此加入许峰团伙,日后成为骨干之一。

5月初,又一个“大目标”出现了,正是在上海有着16家门店的“巧恩儿童英语”。据目前已因合同诈骗罪被浦东检察院批捕的巧恩负责人李某霞供述称,自2016年3月至2018年底,巧恩从未盈利,虽然该机构曾采用“买一年送半年”“买两年送一年”等方式与家长签订协议赚取预付款,但也仅仅勉强维持公司运营。不仅如此,2018年10月,巧恩发生资金流转困难,无法正常支付员工工资。李某霞在明知之前的促销手段无法止损的情况下,继续采用之前的促销手段,骗取家长的信任签订合同,采取“借新还旧”的方式用来填补之前客户的退款。

记者向巧恩多名高管证实,在其5月份的关店潮中,许峰团伙亦“参与其中”。

4月9日,巧恩浦江校区发生家长退费潮,使得本就资金困难的巧恩雪上加霜。4月20日前后,许峰找到了李某霞,称可以出资解决巧恩的资金紧张局面。5月9日,巧恩与优余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约定由优余陆续注资510万元,对巧恩进行重组。5月10日,优余进驻巧恩,接管账面资金和机构的运营。当天,巧恩还特意就引入新的投资方召开新闻发布会。但岂料,5月10日下午,巧恩闸北校区突然出现不明人员煽动家长退费。随即,5月11日,优余公司以“巧恩教育集团隐瞒不利因素”为由,单方面宣布终止合作框架协议。

巧恩5月10日召开的发布会现场,中间高个即为代表优余公司的“吴寒阳”。

巧恩的高管向记者提供了李某霞与许峰漫长的聊天记录。

记录中,许峰提出需要李某霞为每个门店拿出5万元资金,才会出面操作收购事宜进行股权变更,使李某霞不再是巧恩的法人。但对于李某霞提出的给外教发工资、缴纳校区电费等要求置若罔闻。

聊天记录中,许峰屡屡询问李某霞“救你还是救公司”“这样做,最大限度避免刑事”……

5月13日,注资无望的巧恩16家门店一夜之间全部关门。而据巧恩高管透露,就在这一两天的时间内,优余卷走了巧恩账面上仅有的一点资金和部分门店的销售收入。

李某霞与许峰的微信聊天记录中,许峰屡屡询问李某霞“救你还是救公司”。

“救你还是救公司?”对于经营不善的原法人们来说,这个问题不难回答。

将培训机构转手出去,避免在自己手中关门,就不需要面临未来关门时巨大的社会压力,从而“解脱”。因此,这也是许峰团伙能与多家教育培训机构法人“一拍即合”顺利收购的原因所在。

感觉上海市场“差不多了”,打算去广州继续行骗

今年8月,记者曾与许峰有过短暂的短信交流。交流中,他一面指责记者报道不实、对行业看得太浅,一面将自己形容成教育行业创业者们的“救星”。言下之意,是他挽救了这些经营不善的教育培训机构法人们。

9月2日,宝贝喏黄浦中心,迎接家长们的是紧锁的大门,门上张贴着物业的催缴通知。

社会舆论并未让“救星”收敛。今年10月,一家位于闵行颛桥的教育培训机构再次被骗。

该机构名为“米特少儿英语”,位于颛兴路688号盈鼎商务大楼2楼。负责人郑先生告诉记者,米特开设于2016年,一直经营良好,日常运营由郑先生妻子负责。今年年初,由于妻子身体不佳,郑先生有意将机构转让。9月初,一位同行为他引荐了张辉,称张辉有意收购。郑先生记得,双方当时约在了徐家汇美罗城碰头。洽谈中,“张辉听起来很专业,对于行业说得头头是道,对收购以后怎么运营也拿出了全套的计划,让人感觉可以托付。”

经过两轮商谈后,今年9月27日,由许峰出面,与郑先生签订了正式的收购协议。记者看到,协议中,出面收购的实则是“上海馨擎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记者对这家公司并不陌生,其是申城另一家教育培训机构“鲱鱼宝宝”的运营方,而鲱鱼宝宝是此前9月被骗的一家机构。鲱鱼宝宝关门后,许峰将“馨擎”拿来运作新的骗局。但蒙在鼓里的郑先生对此一无所知,双方约定培训机构账面上的20余万元资金留给下家,用于处理未销课时。转让后,郑先生将获得20万元的转让费,分期2年付清。9月30日,双方完成了工商登记信息更改,米特的法人变更为郑先生从未见过的“孙亚平”。

此后,事态的发展如同其他机构一样。

许峰团伙中此前一直负责善后事宜的“孙伟”成了米特的实际负责人,拿到网银U盾后20多万元账面资金很快被转走。10月10日,孙伟给学校的3名老师支付了9月的工资,并要求他们劝说家长续费。10月25日,有家长听到培训机构更换了老板,随后上网搜查相关新闻时,看到了孙伟的照片,随后家长聚集在学校,堵住了孙伟要求给个说法。面对愤怒的家长,孙伟称不会关闭培训机构,承诺至少维持半年,并再次掏出1万元支付了老师们的部分工资。但此后,孙伟消失未再露面。10月底,1间教室租约到期,在无人出面续费的情况下,米特关门……

据记者了解,米特少儿英语是许峰团伙运作“套路跑”的10余家申城教育培训机构中的最后一家。事后,面对情绪激动的家长们和被拖欠薪资的员工,郑先生不得已出面善后协调,将孩子们分流至了附近的其他几家教育培训机构。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米特关门后,许峰感觉上海市场“差不多了”,已打算前往广州“发展”,并已动身前往广州打探市场。

多家受骗的培训机构运营公司的股权被反复操作转让,形成了极其复杂的股权结构。

共骗取600余万元,造成损失1000余万元

事实上,该团伙早已被上海警方盯上。

据上海公安经侦部门侦查,自2018年10月以来,犯罪嫌疑人许某在身负巨额债务,无自有资金的情况下,纠集吴某等人创建成立所谓“BO联盟”“教育综合体”,在上海教育培训市场中寻找经营困难或急于转手的教育培训机构,通过向机构原股东承诺“分红并承担负债”等话术骗取原股东信任,累计收购了上海10余家教育培训机构的30余家门店。在收购过程中,许某还会要求上家留下账面资金用于经营,并事先支付几个月的店面租金。

在骗取门店经营权后,许某等人并不曾关心过课程设置、人员安排等日常经营活动,而是第一时间更换收款POS机,并以指标摊派的方式,要求员工在机构无实际履约能力的情况下,以打折促销为诱饵,恶意大肆对外销售课程,并将骗取的巨额学费款项直接打入许某个人实际控制的账户。

另一方面,许某等人还以各种理由拖延支付股权转让款,并以恶意拖欠房租、员工工资及社保等方式消极经营。在快速榨干机构剩余价值,致使门店关门停业后,许某等人会以“原股东隐瞒实际经营状况故转让协议无效”等各种理由,将维权学员引至原股东处。截至案发,许某等人共骗取16名机构原股东资金200余万元,造成学员及家长资金损失共计1000余万元。

除了上述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外,被“套路跑”还有“名藤成长中心”“悦宝园”“梓音艺术空间”等多家教育培训机构。

被骗机构“悦宝园”

在调查过程中警方还发现,许某还存在以收购知名培训企业、创立教育培训品牌等为由,骗取投资人款项共计4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

目前,许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已因涉嫌合同诈骗犯罪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另有一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取保候审。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警方提示:选择有许可证的教育机构

上海警方提示广大消费者:

应选择具有教育部门、工商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的教育机构;

同时,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的有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广大家长切勿被大幅折扣诱惑而单次购买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课程。

当发现教育机构使用个人收款账户收款时,应当保持警惕并进行核实,切勿听信不法分子花言巧语。

另一方面,“套路跑”给申城教育培训市场敲响了“警钟”,加紧规范刻不容缓。

上海也于近日出台《关于加强本市培训机构管理促进培训市场健康发展的意见》和《上海市培训机构监督管理办法》,在管理范围上着眼“全面覆盖”,即在原来文化教育培训和职业技能培训的范围基础上,增加文化艺术辅导、体育指导、科技培训、婴幼儿照护服务(托育)和早期发展指导服务等各类培训与类似服务(不含特殊培训)等。同时,推出规范管理的“组合拳”,包括:建立健全“黑白名单”制度、优化推行培训合同示范文本、健全培训机构预收费用管理机制等。《发展意见》和《监管办法》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作者:上观新闻 毛锦伟 邬林桦

网站声明:此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幸福时光

  • 游客 12小时前

回复主题:官方通报“鲍毓明性侵养女”案调查结果: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其行为构成性侵犯罪,决定对其驱逐出境,相关责任人依纪依规追责问责

身为法律人却知法犯法,加入外国籍却还想着将中国籍作为“国王的新衣”;另一方也不是什么好人,浪费了国人的感情,置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女性于何地!官方通报鲍某某驱逐出境,静待另一个报假警等行为的处理结果。

灿灿爱螃蟹

  • 游客 17天前

回复主题:河南商丘市卫健委回应7个月早产儿“死而复生”事件:将认真调查,依法追责

有些医生的专业和医德都是不合格的,我同学怀孕做产检,医生非说她的孩子是唐氏,让她做人流,可怀了几个月了我同学舍不得,跑到隔壁市市医院和省级医院都做了检查,证明孩子是健康的,回到建档医院,医生还责怪我同学不肯听她的话做人流,我真是见了活鬼了,这样的医生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的吗?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