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219

2020年IPO首单被否,童装水孩儿母公司嘉曼服饰问题重重终折戟

来源:微信公众号@天下公司 发布日期:2020年01月19日 婴童服装

嘉曼服饰被否不足为奇,公司存在的严重问题早已被证监会警示。但作为资本市场看门人的保荐机构和审计机构未提早发现问题,令人深思。若是因为水平不足,能力有限,还情有可原;若是明知故犯,熟视无睹,甚至与企业并肩作战,欺骗市场,问题的性质则更加严重。

1月9日晚间,证监会发布发审委会议公告,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嘉曼服饰”)首发申请未获通过,嘉曼服饰也因此成为2020年首家IPO被否企业。在历经近两年的排队等待后,嘉曼服饰的IPO之路最终折戟,令人唏嘘。

在发审委会议中,证监会对嘉曼服饰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等问题再次提出质疑。同时,嘉曼服饰营业收入增长的合理性也受到了证监会的关注。除此之外,嘉曼服饰自有品牌和代销品牌结合的销售模式以及存货相关问题成为证监会问询的重点。

多品牌运营暗藏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嘉曼服饰是一家经营中高端童装业务的企业,主要从事童装的研发设计、供应链管理、运营推广、直营及加盟销售等核心业务。嘉曼服饰采用多品牌运营策略,除了旗下自有品牌“水孩儿”外,还获得暇步士童装和哈吉斯童装品牌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合法独家授权,嘉曼服饰还代理“KENZO KIDS”“YOUNG VERSACE”等国际童装品牌。截至2018年6月末,嘉曼服饰运营品牌数量高达24个。大量的代理品牌也为嘉曼服饰带来了巨额的收入,与之相对的,是自有品牌“水孩儿”的销售乏力。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2018年上半年,嘉曼服饰自有品牌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95亿元、1.55亿元、1.59亿元、8720.24万元,止步不前;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则呈现逐渐下滑的趋势,分别为50.55%、38.67%、28.99%、28.99%。与此同时,授权经营品牌的收入从2015年的3842.09万元激增至2017年的2.33亿元,增长6倍有余,目前已成为对营业收入贡献最大的品牌类型。

但问题在于,嘉曼服饰并未与上述品牌方签署长期合作协议,也未与品牌方就锁定每年的交易量、价格、品类等达成相关约定。其中,暇步士和哈吉斯是嘉曼服饰授权经营品牌中较知名的两家,哈吉斯童装品牌授权期限至2020 年12 月31 日,暇步士童装品牌授权期限至2022 年12 月31 日,且嘉曼服饰并不拥有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以上品牌的商标专用权。目前,国际零售代理品牌销售金额占营业收入比重在三成上下,可谓是举足轻重。若在未来经营年度中该公司与上述品牌的合作关系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包括减少交易量、终止合作等事项,都可能对其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证监会对此极为关注,要求嘉曼服饰解释说明授权经营品牌的营业收入占比逐年增长、自有品牌收入占比逐年下降的原因,以及结合与国际零售代理业务相关的21个国际品牌商未签署长期合作协议、哈吉斯童装品牌授权许可将于2020年12月31日到期的情况,说明发行人与相关品牌方合作的稳定性与可持续性等问题,对嘉曼服饰的核心竞争力及可持续经营能力提出质疑。从结果来看,嘉曼服饰并没有给出令证监会满意的答复。

致命的高存货占比

除了代理品牌问题之外,嘉曼服饰存货有关问题也成为证监会质疑的焦点。事实上,自申报上市开始,其存货问题便一直备受市场质疑,这最终招致了嘉曼服饰IPO的失败。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2018年上半年,嘉曼服饰账面上的存货价值分别为1.91亿元、2.16亿元、2.47亿元和2.16亿元,呈现逐年上升趋势;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65.11%、52.79%、58.84%和55.79%,而同期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仅为33.89%、34.48%、30.71%和32.32%。可见,嘉曼服饰存货占比大幅高于平均水平,存在明显异常,潜在风险凸显。

然而,在比同行积压了更高比例的存货的同时,嘉曼服饰对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却明显偏低。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上半年,嘉曼服饰分别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465.63万元、1722.17万元、2191.24万元和2079.97万元,占各期存货账面余额的计提比例分别为7.14%、7.37%、8.15%和8.77%;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存货跌价准备的平均计提比例分别为15.64%、16.96%、15.84%和15.97%,几乎是嘉曼服饰计提比例的两倍。

以嘉曼服饰可比公司安奈儿为例。公开资料显示,安奈儿对1年内、1-2年、2-3年和3年以上的库存商品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分别约为5%、20%、50%和100%;而嘉曼服饰1年内、1-2年、2-3年、3-4年、4-5年和5年以上的计提比例分别是0、5%、20%、50%、80%和100%。可见嘉曼服饰存货跌价准备政策较为激进, 特别是对于1年内的存货不计提任何减值准备。而恰恰嘉曼服饰库龄在1年内的存货占比较高,报告期内占存货账面总价值分别高达56%、64.63%、68.68%和69.06%。

一般而言,一家公司越晚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越能够对当期净利润产生积极影响。嘉曼服饰对占比最高的库龄1年内的存货不计提减值准备,在客观上是能够增厚当期净利润的。如果按可比公司安奈儿更为稳健的库存商品跌价准备的计提比例测算, 嘉曼服饰每年库存商品跌价准备计提将大幅增加,整体影响金额在千万元以上。可见,嘉曼服饰存在利用存货调节利润的嫌疑,而这也难逃证监会的法眼,最终招致恶果。

“带病闯关”注定失败

事实上,此次嘉曼服饰被否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早在2019年7月,证监会曾对嘉曼服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认为嘉曼服饰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的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存在瑕疵等问题,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多项法规条例。在核查过程中被证监会发现如此严重的问题,可以说嘉曼服饰IPO已绝无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证监会依然让嘉曼服饰上会受审,更达的可能性是有警示作用,警告类似企业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带病闯关注定失败。

2019年,证监会对IPO企业检查的覆盖面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据统计,整个2019年已经有超过100家拟IPO企业被证监会现场检查。业内人士认为,对申请首发的违规企业采取监管措施,体现了监管层对企业强监管的姿态,对其他排队企业欲“带病上市”起到很好的震慑作用。通过现场检查与日常监管联动,有利于进一步促进首发申请企业规范运作,提高信息披露质量。

看门人难辞其咎

证监会除了加大监管力度,增加现场检查之外,也应督促中介机构提高执业水平,营造市场良好生态,从源头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中介机构作为资本市场的看门人,责任重大。嘉曼服饰此次IPO的保荐机构为华英证券,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其IPO审计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与嘉曼服饰同批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的拟IPO企业共有6家,其中有4家企业均由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担任IPO审计工作,中签率近7成,令人震惊。在警示函中,证监会表示,多家企业违反了《管理办法》第23条的规定,即“发行人会计基础工作规范,财务报表的编制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相关会计制度的规定,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地反映了发行人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并由注册会计师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由此可见,嘉曼服饰在财务方面的问题不可小觑,且早已受到监管层的关注。

笔者近日参加了赛道2020中国上市公司产业布局高峰研讨会暨《中国产业结构报告》发布会,会议请来了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先生作为嘉宾发言。宋志平先生表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应从加强对看门人的管理做起。新修改的《证券法》加强对信息披露,对看门人的管理,对高管的惩罚,以及对违规的罚款,这是美国2002年的《萨班斯法》做的事情。美国1990年代上市公司丑闻不断,一直到2001年美国世通公司忽然倒下,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解散,最后于2002年出台《萨班斯法》,对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估师,包括股票分析师等中介机构加强监管。因为你是资本市场的看门人,看门人不好好看门,帮着发行人和上市公司一起做帐,必须严厉惩罚。然而,看门人赚的是公司的钱,公司花咨询费请看门人,在一边是法律法规的硬性要求,一边是客户自身利益诉求的情况下,看门人如何做到规范操作,为投资者出具一份公允、公正的报表,这确实是一个试金石。

回归本次嘉曼服饰被否事件,公司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为何保荐机构和审计机构没有发现,若是因为水平不足,能力有限,那应该在机构内部进行整改,提高工作能力;若是明知故犯,熟视无睹,甚至与企业并肩作战,欺骗市场,那问题的性质则更加严重。如何做好看门人,值得各机构深思。

作者:微信公众号@天下公司 吴加伦

网站声明:本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本文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乐妈

  • (游客) 13天前

回复主题:“停课不停学”走偏引大众吐槽,教育部就中小学延期开学“停课不停学”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一边要我们家长复工,一边是学校各种群的作业,就一个二年级,语文,数学,英语,音乐,体育,美术,就这么多的群,各项作业要家长陪孩子解读给孩子完成,然后拍照,视频!那请问家长复工了,这些作业怎么完成,就靠下班回来那点时间吗?真的很不合理,家长表示心累。

罗佳慧

  • (游客) 13天前

回复主题:“停课不停学”走偏引大众吐槽,教育部就中小学延期开学“停课不停学”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我觉得现在学生的身体健康很重要,尤其是现在这个学生大背景下,明明已经有大量的近视眼的学生出现,为什么学校教育觉还要这么强制学生去看,一天下来眼镜真的不行,我是一名高三学生,每天至少要盯着四个小时的屏幕真的眼镜很疲倦,还有在屏幕上做题,一天差不多要七八个小时,眼镜真的度数太高了。

徵羽小哥哥

  • (游客) 14天前

回复主题:武汉百万中小学生线上开课,上午统一授课,下午个性辅导,错过直播课程,可看录像回放

看起来像个好事儿似的,稍微多想一下就很不切实际,一没教材,二没教参,三没多媒体课件,四没课堂反馈和互动。如何保证网络通畅?如何保证学生人人参与?领导是觉得老师上课能像他们讲话一样叭叭叭车轱辘话三个小时不停吗?平时嚷嚷着新课标以学生为课堂主体,这会儿倒是让老师唱独角戏了。

沃晨

  • (游客) 14天前

回复主题:武汉百万中小学生线上开课,上午统一授课,下午个性辅导,错过直播课程,可看录像回放

这的确是一个新的转变。老师确实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变成网络教学主播。搞不好有一天,因为新馆病毒疫情而改变的教学的方式,增加了线上教育这个行业的普及面。其实从某一个方面讲,这也是时代进步所必需的。学校的教育也可以多元化在不同平台适应不同的课程。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