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24
首页/新闻资讯/经营管理

“中国版乐高”梦碎?
成立25年的教育机器人品牌能力风暴或将破产清算,涉多宗劳务纠纷以及买卖合同纠纷

来源:芥末堆 芥末堆 2020年03月18日

近日,教育机器人品牌“能力风暴”因涉及一则破产案件受到外界关注。记者查询企查查得知,能力风暴母公司“上海未来伙伴机器人”被申请破产审查,申请人名为卢家兵。

对于科创教育从业者而言,能力风暴是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成立于1996年,能力风暴是国内首批机器人教育提供商。但事实上,能力风暴并未像表面一般“风光”。记者采访的能力风暴数位前员工提到,能力风暴近几年出现转型C端、裁员以及高管离职等事件。

教育机器人能力风暴活动中心(图/能力风暴新品品鉴会)

倘若本次破产申请最终被法院受理,未来伙伴将被法院将指定破产管理人接管。届时,管理人将按照顺序,对未来伙伴的债权人进行清偿。也就是说,能力风暴或将面临破产清算。

针对此事,记者今天下午致电能力风暴。截至发稿,能力风暴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前员工提起破产审查,母公司陷入多起员工劳务和供应商纠纷

根据企查查,能力风暴涉及的这起破产审查案件于2020年3月11日公开,申请人为卢家兵,目前处于立案状态。按照相关规定,从立案到是否决定受理,法院需在15日内进行审查。因此,该申请目前仍处立案审查阶段,法院还未决定是否受理。

记者咨询法务人士陈玲得知,如果该破产申请最终被法院受理,法院将指定破产管理人来接管未来伙伴。届时,未来伙伴的债权人将申报债权,未来伙伴将按顺序按比例对其债务进行清偿。如果法院不受理,能力风暴将不进行破产相关事宜。

除破产案件,能力风暴也涉及了多起司法纠纷。根据天眼查,从2019年1月20日至2020年3月10日,未来伙伴涉及了106起司法纠纷。其中,买卖合同纠纷以及劳务合同纠纷占绝大多数,纠纷主体多位未来伙伴的员工及供应商。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破产申请中的申请人卢家兵,此前便和未来伙伴已经有一则劳务纠纷。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卢家兵曾申请未来伙伴支付劳动报酬16.18万元。但因“被执行人未来伙伴名下无银行存款、车辆、有价证券、不动产等可供执行的财产。”最终该申请未能成功。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最终裁决对未来伙伴采取网上曝光、网上追查、限制高消费等强制措施。

可以推测的是,卢家兵应该为能力风暴员工。“公司一般是出现了破产原因才会被申报破产,原因可能是经营不善、投资失误等导致没钱了。(卢家兵)直接申请破产可能想要回劳动报酬。”陈玲解释说。

另外,未来伙伴也和多家上下游供应商产生买卖合同纠纷。据悉,宁波市华宝塑胶模具、苏州金创科技曾分别申请法院冻结未来伙伴银行存款59万元和45万元。类似供应商还包括思柏精密科技、苏州宝强精密制造等多家公司。

如果未来法院受理关于未来伙伴的破产申请,多宗劳务纠纷以及买卖合同纠纷,能力风暴母公司未来伙伴或许真正面临破产危机。

注册资本5085万元,曾主攻B端和赛事

能力风暴创立于1996年,注册资本达5085万人民币,是国内首批机器人教育公司。主攻To B业务和重要赛事背书,一直是能力风暴对外的两大标签。

成立之初,能力风暴主打B端市场,面向大学、中学、小学开设教育机器人实验班,并提供机器人积木、模块、飞行等系列教育机器人,同时给学校配套提供实验室配套的教材和器材。

凭借其To B业务能力,能力风暴推出了中国最早的机器人比赛——“能力风暴杯”中国教育机器人大赛。其中,能力风暴灭火与足球机器人赛制为“全国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正式比赛项目,比赛成绩可用于高考保送和加分。除此之外,能力风暴还是世界教育机器人大赛(WER)全球唯一指定比赛平台。

2016年,能力风暴开始面向C端市场,并对标乐高推出教育机器人活动中心,以社区为中心,面向4-18岁青少年提供机器人培训课程。据能力风暴前员工张迪介绍,截至2018年3月,能力风暴在全国范围设立了400家活动中心,3000多家专柜和体验店。

在C端产品线上,能力风暴陆续推出了面向家庭端的教育机器人积木系列氪、移动系列奥科流思等等。并于2017年5月推出模块系列伯牙1号。渠道方面,能力风暴采取线上线下并行的方式,线上主要通过天猫、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线下则依靠电教、数码等渠道进行零售。

原因:C端盲目扩张,或致资金链断裂

自从扩张C端业务后,能力风暴便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经营危机。

根据知乎的一则匿名爆料,“2016年底,能力风暴开始大规模招人,截止到2017年4月,能力风暴在职员工约2000多人。”而该时间点和能力风暴主推C端产品的时间点相吻合。芥末堆就这则匿名爆料求证能力风暴前C端产品负责人王明,王明回复称“基本可信。”

“具体的销售数字销售清楚,我这边只听说卖得不太好。”王明回忆了当时C端产品的销售情况。也正因为产品销售欠佳,王明在2018年初离开了能力风暴。

除了一线的产品负责人,2018年能力风暴也经历了裁员以及高管离职的震荡。记者了解到,2018年年初能力风暴开始大规模裁员,4月份在职员工仅300出头。

2018年1月,未来伙伴高管团队发生变更,原CEO费旭锋离职,法定代表人变为原董事长恽为民。据内部人士爆料,后续CTO也随之出走。

张迪回忆,当时董事长恽为民的想法是将能力风暴打造成“中国版乐高”,即产品研发、活动中心以及渠道售卖均由能力风暴自己来做。“B端和C端的打法并不一样。B端依赖渠道关系,C端要投入研发和品牌。其实(能力风暴)就是C端拖垮了B端。”张迪评论道。

C端业务承压,压垮能力风暴的另一根稻草便是融资不顺。

根据天眼查,2017年9月,能力风暴披露了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君度投资、十月资产以及力合清源,但具体金额并未公布。据张迪透露,2017年下半年能力风暴开始寻求B轮融资,但因为估值原因,这轮融资最终并未到位。

C端产品研发以及市场投入的消耗过大,加上融资未能及时介入,双重压力或许导致了能力风暴的资金链出现断裂,从而引发了后续的大规模裁员。

对于国内自带To B基因的科创公司而言,破壁C端成了近些年绕不过去的话题。一方面是为了快速增长的用户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B端业务的天花板明显。但如何掌握B端业务和C端业务之间的平衡,避免步子迈得过大,这也是从业者们的一个共同的思考。(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恽为民、卢家兵,其他人均为化名。)

作者:芥末堆 阿飞酱

网站声明:此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甜甜

  • 游客 1天前

回复主题:“女童被老师体罚致吐血”事件反转,警方:家长编造谎言,网络炒作

反转新闻来的太快,还好前期无激情支持。老师体罚固然不对,但是捏造谣言进行诽谤就更加过分,网友的舆论即是维权的利剑又是伤人的长矛,但无论怎样都不应该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为自己造声势。那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呢?难道不知造谣的后果吗?是为名还是利?我们都不得而知,期待后续的媒体跟进。

早立子

  • 游客 10天前

回复主题:张宝艳:建议对人贩子加大量刑,终身追责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们最基层的村长、村支书他们不知道村里新增了人口吗?他们不知道新增人口的来源吗?我认为他们是知道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应算作共犯(最起码犯有包庇罪),对他们该如何治罪(或党纪处罚)。如果,我们党能抓住这个环节,比抓人贩子会更有效,提请张宝艳代表将此意见和人贩子的事一同建议人大追责。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