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首页/新闻资讯/新闻头条

张玉环杀童案再审,检方建议改判无罪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红星新闻 宝宝港湾 2020年07月10日

7月9日上午,江西张玉环杀害两名幼童案在江西省高院开庭再审。此时距张玉环被羁押已有26年8个月。

法庭上,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审裁判认定张玉环实施犯罪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法院依法改判张玉环无罪。

图源:澎湃新闻@卫佳铭

这一建议与张玉环本人及其辩护律师的意见一致。法庭上,张玉环始终坚称自己未杀人;其辩护律师也称,本案没有一份客观、真实、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不排除第三人作案的可能性。

三个多小时的庭审后,审判长宣布本案将择期宣判。

据红星新闻消息,庭审结束后,张玉环次子张保刚对记者表示,尽管父亲未当庭释放,但对今日庭审表示满意,听到检方的建议,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但其中一名遇害儿童家属则显得悲哀,如果张玉环不是真凶,希望公安机关能够抓到真凶,“我有什么办法呢?希望给我儿子申冤。”

事件回顾:

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6岁的张磊(化名)和4岁的张翔(化名)失踪,次日两男童尸体在水库被发现。

1993年10月27日,被害男童的邻居张玉环被进贤县公安局带走收容审查。1994年1月5日,南昌市检察院以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

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书中认定,张玉环与两儿童发生矛盾后将二人杀害,后抛尸于水库中。一审后张玉环提出上诉,1995年3月,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该案发回重审。2001年,南昌中院重审,仍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张玉环再次上诉,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终审判决后,张玉环被送往监狱服刑,此间持续申诉。2019年3月,江西高院决定对张玉环案再审。截至目前,张玉环被羁押近27年。

“改判无罪可能性大”

据中国新闻周刊消息,张玉环的代理律师尚满庆告诉记者,庭审中,检方表示物证证明力不足、口供证据真实性存疑,建议改判无罪。他本人也认为改判无罪的可能性非常大。

张玉环的哥哥张明强告诉记者,他们在看望张玉环的时候,谈论最多的是申诉的话题。张玉环跟他说如果能出来,最想做的事是伸冤。

对于案件本身,尚满庆认为,首先案件是有犯罪事实的,但结合庭审和相关证据来看,张玉环肯定不是真凶。

“此后查出真凶的社会责任谁来承担?张玉环27年丧失的自由谁来弥补?后续还有一系列的问题。”尚满庆感慨,如果20多年前检察院能和今天一样,在张玉环的两次开庭审理、两次裁定审判的过程中,就可以避免这样的结果。虽然当年有司法人员顶住了压力,在当时有余地保护了张玉环,但是他希望能在司法理念更进一步的大环境下,更多个体生命能得到保护。

对于再审的结果,尚满庆认为改判无罪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真能改判无罪,他会得到一定的赔偿,粗略计算大概一千万左右,后续还有养老、工作、保险等安排。”

作为哥哥的张明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弟弟张玉环的身体看不出问题,但是他在跟人沟通的时候反应慢,对很多事经常容易感到惊讶,“如果能出来给他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之前刑讯逼供的时候,把他肋骨给打断了,不知道恢复得怎么样。”

张明强透露,在看望张玉环的时候,谈论最多的是申诉的话题,偶尔给他一点零用钱,张玉环在狱中最想见的人是他的两个儿子,张玉环跟他说如果能出来,最想做的事是伸冤。

“他入狱的时候,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4岁,现在30多岁了。”张明强说。

被控杀害两名男童

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进贤县凤凰乡某村两个男孩失踪,次日,俩男孩的尸体在村附近的水库中被发现。公安机关经侦查,以张玉环为犯罪嫌疑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张玉环被指控在自己家杀死两名男童

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作出一审刑事判决,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张玉环提出上诉。同年,该案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此前的判决书中,张玉环被指控因为个人矛盾将同村的张某荣(6岁)和张某振(4岁)杀害后抛尸,根据公安机关出示的现场勘察笔录、法医学鉴定书、人体损伤检验证明以及麻生等证物,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的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

2001年11月7日,重审后的张玉环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玉环再次提出上诉。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宣判后,张玉环不服。

值得关注的是,入狱后的张玉环不断喊冤,并称遭到刑讯逼供。张玉环及其家人持续申诉。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8日对本案立案审查,并于2019年3月1日作出再审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

2018年6月20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玉环案立案复查,代理律师尚满庆和王飞认为,本案存在诸多疑点:物证无法形成证据闭环;两份有罪供述存在较大出入;终审时张玉环没有辩护律师,涉嫌程序违法等。

辩护人:

全案无任何合法、有效证据

庭审中,张玉环辩护律师、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飞说,在侦查期间,张玉环有遭受刑讯逼供的嫌疑,导致作出两份虚假的有罪供述,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排除两份有罪供述后,全案无任何合法、有效的证据指向张玉环作案,请求法院改判无罪。”

王飞表示,张玉环两次有罪供述前后不一、相互矛盾,不具有基本的真实性,更加印证了疑似遭刑讯逼供导致屈打成招、编造认罪供述的情形。

王飞详细阐述了两份有罪供述关于作案地点、作案经过、作案工具、抛尸过程等方面的前后不一致,“前后两次有罪供述,仅隔一天,却几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供述,真实性令人生疑。”

南昌市中院1995年一审判决书称,张玉环在杀害两名儿童后将尸体抛入水库中

“张玉环的供述极不稳定。经历了从一开始不认罪,到承认犯罪,随后又翻供、坚持不认罪的过程。”王飞说,本案中张玉环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多次反复,庭审中拒绝认罪,没有其他直接证据证明张玉环杀人,因此对其庭前的有罪供述依法不得采信。

“张玉环供称是因为张某伟调皮,扒屋檐的土,曾倒掉过自家的油盐,因此就杀掉了两个孩子。这对一个既是近邻、又同样是两个年幼孩子的父亲的成年人张玉环来说,仅仅因为幼童的调皮捣蛋就起了杀心,完全不符合常理,难以让人相信。”王飞在庭审中表示。

此外,王飞还称,张玉环手背上的伤只是“手抓可形成”,并不能排除其他致伤可能性,比如干农活时擦伤、碰伤等。另外,在司法机关认定的所谓杀人现场即张玉环的家里,并未找到任何跟两被害人相关联的物证、痕迹,如血迹、脚印、指纹、分泌物等。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南昌市进贤县警方破案报告中称,张玉环进入警方视野,是因为警方在走访时发现张玉环神情紧张,不停两手搓擦;此外,张玉环左手背部还有几道条装带血伤痕,警方询问时,他言辞推诿、支支吾吾。

而南昌市中院1995年一审判决书中称,案发前,遇害儿童张某荣被张玉环掌掴后,反手朝张玉环手部抓去,将张玉环的左手背部和食指根部抓破流血。

此次再审庭审中,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院亦再次询问张玉环“手上伤痕是怎么回事”。对此,张玉环答复,是在干农活时弄伤的。

检方:

无客观证据,建议改判无罪

法庭上,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发表辩论意见,认为原审裁判认定张玉环实施犯罪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法院依法改判张玉环无罪。

出庭检察员说,该案审判期间,“我们认真审阅了全部案卷材料,实地查看了案发现场,讯问了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核实了相关证据,参加了庭前会议……”

“第一,原审裁判认定的物证证明力不足,本案没有证实张玉环实施杀人行为的客观证据。”出庭检察员说,不能证实抛尸现场提取的麻袋系抛尸工具,不能证实张玉环家中提取的麻绳系作案工具,张玉环工作服上提取的麻袋纤维证明力不足。

检察员称,作为认定张玉环作案的依据不具有排他性,由此,原审判决中认定的麻袋、麻绳、麻袋纤维三份物证,均不能直接证实张玉环实施了杀人行为。在张玉环供述的杀人、藏尸现场均未提取到能够直接证实张玉环和本案有关的物证,没有认定张玉环实施犯罪行为的客观证据。

“第二,张玉环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前后不一,其真实性存疑。”出庭检察员说,张玉环在1993年10月25日到案后,有11月3日、4日两份有罪供述,但两份有罪供述在作案地点、方式、工具以及作案工具的处理、藏尸地点、抛尸方式等方面,均存在重大差异,其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存疑。

“第三,原审裁判认为张玉环的供述与尸检鉴定相吻合,系先供后证,与事实不符;原审裁判认为张玉环的两次有罪供述与现场勘查笔录、法医鉴定书、人体损伤检验证明等证据基本吻合,特别是其交代的杀人手段,与法医鉴定所检验的两被害人尸体上的伤痕完全吻合。而该鉴定是在其供认之后作出的,并据此认定张玉环构成故意杀人罪。”检察员称,无其他证据印证,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张玉环:“我从一个青年变成老人”

“张玉环,今天这个法庭就是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希望你实事求是、如实陈述……两个小孩的死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庭审中,王飞对张玉环进行提问。

对于王飞的提问,张玉环没有犹豫:“案发当日早上八点前我见过两个小孩,八点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们。”

此前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王飞也说过,此前会见张玉环时,为了确认张玉环到底有无作案,他曾突然大声喝问“你到底有没有杀人”,“他听到我那么问,变得结巴,像一个孩子一样极力为自己辩解,很激动地说‘没有’。”

在法庭上,张玉环再次坚称自己没有杀人,并称自己遭到刑讯逼供,不得已编造了此前的两份有罪供述。

记者现场看到,张玉环在整个庭审过程中精神状态相对稳定,言辞平稳。在进行自我辩护时,张玉环说,“完全是冤枉的,希望法院为我伸张正义。我从一个青年变成一个老人,这是多么得悲哀。”

张玉环还说,他与两名遇害儿童家庭此前并无矛盾,“平时关系还不错。”

记者:中国新闻周刊@陈丽媛 红星新闻@王勤 王剑强 张倩

网站声明:此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看客

  • 游客 1天前

回复主题:河北某托管机构负责人猥亵女童仅行拘15天,检方公诉后被判有期徒刑

对于发生类似的事情,一直以来处罚的太轻,未成年人保护法对犯法的鉴定和处罚不够细致,要让那些有犯法企图的人看到这个对犯法的处罚而害怕,不是看到法律内容有没有漏洞可以打擦边球,自以为有关系,犯了法,可以走关系活动活动就会没事,宪法中要详细规定,走关系的处罚连带责任。

网友

  • 游客 5天前

回复主题:延安女教师掌掴初二男生被停职,遇到学生不尊重老师如何处理?

学生不尊重老师,应该考虑是否是教育方法有问题。千万不要笼统把事情上升到老师或者学生品德的高度,老师是认真负责的老师,学生还是孩子也难免会犯错。一个认真负责,一个乳臭未干,这些都和品德品行无关,最大的问题是家长和老师教育孩子方式方法的问题。古语就有因材施教,调皮的孩子往往更加聪明,一味的通过惩罚等暴力手段,容易挫伤孩子自尊,对学习产生抗拒。

青门种瓜一老叟

  • 游客 14天前

回复主题:哈工大两名学生因作弊开除学籍,与腾讯30万年薪失之交臂

学生对于作弊的处理真的没有多么深的意识。但是不给学位或者留级重修我觉得已经够可以了。开除无非就是想体现一下学校有多么重视学术风气,体现一下领导多么痛恨学术做假。于社会无益,于学生更是一生的影响,有可能给社会给国家增添一个有害的人。我相信不是每一个作弊的人,就是一个坏人。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