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童食品分站 网站首页 > 婴童食品分站 > 企业新闻 > 正文

“妈妈和我的1000天”项目在京启动 给宝宝一生最好的开始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19日 0参与评论 来源:本站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翔粤传播(广州) 编辑:艾伦
核心提示:5月17日,中国营养学会第十二届全国营养科学大会上传出消息,由中国营养学会、哈佛大学医学院及其附属麻省总医院、贝斯以色列医学中心、塔夫茨大学医学院、飞鹤乳业、北大医学部共同发起的“妈妈和我的1000天”中国母婴健康研究项目在北京启动。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妈妈和我的1000天”项目在京启动 给宝宝一生最好的开始

“妈妈和我的1000天”中国母婴健康研究项目启动

  哈佛大学医学院营养学教授,乔治.布兰克波恩(George Blackburn)曾表示:“生命早期的营养不良,不仅会导致婴幼儿体格和智力发育迟缓,还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患病的风险。”他认为,儿童早期特别是生命初期1000天的营养状况与一个人的生长发育、疾病和衰老有着密切的关系,决定其一生营养与健康。多年来,乔治.布兰克波恩教授一直坚持“Start Early,Stay Healthy(关注早期营养,惠及一生健康)”的观点。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妈妈和我的1000天”项目在京启动 给宝宝一生最好的开始

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杨月欣女士发表讲话

  如今,“早期营养”与“一生健康”的关系,已经成为国际营养学界普遍的研究热点,国人“一个人吃俩人饭”的固有观念亟待更新和提升。早期营养,尤其是备孕期营养健康,变得尤为重要。

  2010年至2014年,哈佛大学医学院及其附属麻省总医院埃尔西.塔夫拉斯(Elsie Taveras)博士在美国提出并完成了“第一个1000天”的研究。据埃尔西?塔夫拉斯博士介绍,“宝宝们的成长与未来,需要我们精心的调理呵护。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妈妈和我的1000天”项目在京启动 给宝宝一生最好的开始

  此次“妈妈和我的1000天”中国母婴健康研究项目将着重探究中国人群从备孕到幼儿成长过程中的营养需求,尤其是营养与疾病预防的关系,以此来满足不同时期中国母婴的营养需求。”

  据了解,该项目计划用4-5年的时间,对中国的备孕期、孕期和哺乳期的妇女及婴幼儿人群进行全方位的调查研究和干预,跟踪健康婴儿、早产儿、低体重儿、过敏儿等不同健康状况的人群,通过调研和干预,找到预防和改善健康状况的方法。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妈妈和我的1000天”项目在京启动 给宝宝一生最好的开始

  据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杨月欣女士介绍,此次开展的“妈妈和我的1000天” 中国母婴健康研究项目不同于国内其他类似项目,着力探究从备孕到幼儿成长过程中营养需求,将孕婴的早期营养健康提前至“备孕”阶段,与国内常规的从妈妈怀孕开始才关注营养健康状况更加超前了一步,帮助准妈妈科学备孕,提升新生宝宝的健康素质。

  2014年11月,飞鹤乳业联手哈佛大学医学院BIDMC医学中心在美国波士顿成立飞鹤-哈佛医学院BIDMC营养实验室,其主要研究方向是婴幼儿及成人的营养需求研究。今年5月16日,该实验室的北京研究中心挂牌成立。据埃尔西.塔夫拉斯博士介绍,该实验室将作为“妈妈和我的1000天”项目的研究实施机构。未来,两地的实验室将发挥各自不同的优势,共同研究备孕、怀孕营养状况与婴儿健康关系,以及乳品功能成分与健康关系等。

  该项目旨在加强中美合作,将国际上最先进的营养理念和研究手段引入国内,对中国的妈妈和婴幼儿营养、健康状况进行研究和干预,以期全面提升国民健康素质。

  国际前瞻理念首次引入中国 国人营养观念亟待提升

  谈及孕育宝宝,“一个人吃俩人饭”是不少国人对孕妇及胎儿营养需求固有的观念,这种观念更多的来源于传统的生活经验。事实上,长期的国际研究证据表明,妇女在备孕和怀孕阶段的营养健康状况,对胎儿和婴幼儿、乃至未来一生的健康与否有直接的关系,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更加关注准妈妈和妈妈的营养健康,以保证婴儿出生时的健康。

  作为世界营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之一,哈佛大学医学院营养学教授,哈佛大学医学院BIDMC医学中心负责人及营养/代谢实验室主任乔治.布兰克波恩(George Blackburn)曾这样表示:“生命早期的营养不良,不仅会导致婴幼儿体格和智力发育迟缓,还会增加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患病的风险。”

  他认为,儿童早期特别是生命初期1000天的营养状况与一个人的生长发育、疾病和衰老有着密切的关系,决定其一生营养与健康。多年来,乔治•布兰克波恩教授一直坚持“Start Early,Stay Healthy(关注早期营养,惠及一生健康)”的观点。

  如今,“早期营养”与“一生健康”的关系,已经成为国际营养学界普遍的研究热点,国人固有的营养观念亟待更新和提升。早期营养,尤其是备孕期营养健康,变得尤为重要。

  “妈妈和我的1000天”助准妈妈科学“备孕”

  2010年至2014年,哈佛大学医学院及其附属麻省总医院埃尔西•塔夫拉斯(Elsie Taveras)博士在美国提出并完成了“第一个1000天”的研究。据埃尔西•塔夫拉斯博士介绍,“宝宝们的成长与未来,需要我们精心的调理呵护。

  此次‘妈妈和我的1000天’中国母婴健康研究项目将着重探究中国人群从备孕到幼儿成长过程中的营养需求,尤其是营养与疾病预防的关系,以此来满足不同时期中国母婴的专属营养需求。”

  据了解,该项目计划用4-5年的时间,对中国的备孕期、孕期和哺乳期的妇女及婴幼儿人群进行全方位的调查研究和干预,跟踪健康婴儿、早产儿、低体重儿、过敏儿等不同健康状况的人群,通过调研和干预,找到预防和改善健康状况的方法。

  据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杨月欣女士介绍,此次开展的“妈妈和我的1000天” 中国母婴健康研究项目不同于国内其他类似项目,着力探究从备孕到幼儿成长过程中营养需求,将孕婴的早期营养健康提前至“备孕”阶段,与国内常规的从妈妈怀孕开始才关注营养健康状况更加超前了一步,帮助准妈妈科学备孕,提升新生宝宝的健康素质。

  “源”创新 邂逅宝宝一生最好的开始

  错误的观念、科学知识的缺乏,导致人们在营养摄入和生活方式上走入误区。而这一误区,将影响到孩子成年后的健康乃至一生的生活质量。现在市场上很多企业的研发往往集中于应用研究层面,愿意真正走到研发的最前端,深入到生命早期神经、细胞、基因层面的研究中的企业却很少。这也是此次中国营养学会和众多国内外一流医学营养研究机构选择和飞鹤牵手的原因。

  2014年11月,飞鹤乳业联手哈佛大学医学院BIDMC医学中心在美国波士顿成立飞鹤-哈佛医学院BIDMC营养实验室,其主要研究方向是婴幼儿及成人的营养需求研究。

  今年5月16日,该实验室的北京研究中心挂牌成立。据埃尔西•塔夫拉斯博士介绍,该实验室将作为“妈妈和我的1000天”项目的研究实施机构。未来,两地的实验室将发挥各自不同的优势,共同研究备孕、怀孕营养状况与婴儿健康关系,以及乳品功能成分与健康关系等。

  作为该项研究团队中唯一的企业负责人,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表示:“婴幼儿奶粉并不是简单的食品工业,需以非常专业的技术和科研做支撑。无论是产业模式上还是在产品研发上,都需要从‘源头’把控和研究。”纵观飞鹤这些年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

  十年前,飞鹤将全产业链布局在世界公认的“黄金奶源带”上,并依托于这一地理优势,飞鹤与专业的农业公司合作形成紧密的战略联盟,从奶源的源头——饲草种植便开始自主掌控奶源安全。飞鹤用十年时间证明了“全产业链模式”的安全性,目前全产业链模式也得到了业内的认可,并逐渐成为乳企的标配。

  而在十年后的今天,飞鹤积极引入国际一流研究机构的营养理念,与哈佛医学院BIDMC合作成功布局“两国三地”的研发平台,与营养学会等共同启动“妈妈和我的1000天”,倡导从备孕开始呵护生命的源头健康。这也给了业内一个很好的启示。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鹿死谁手”很大程度上看谁能在产品研发技术上提前布局。飞鹤这种深入到前端进行基础研究的模式不仅是飞鹤自身模式的创新和提高,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据冷友斌介绍,此次项目的研究成果将向中国乳品行业共享,不仅可以为产品研发提供理论支持,而且定期发布的研究报告,也将成为国民健康科普的重要途径。

×
手机扫描二维码
人分享阅读
1531
网友评论共有0人参与评论[查看全部]
昵称: 验证码: 评论字数请勿超过400个字符(200个中文)!
管理员24小时内审核评论,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品牌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