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婴机构分站 网站首页 > 孕婴机构分站 > 热点新闻 > 正文

“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宣判 24名被告获刑主犯被判死刑

发布日期:2014年05月21日 0参与评论 来源:本站独家专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翔粤传播(广州) 编辑:罗致远
核心提示:近年来,全国各地警方打拐的力度加大,先后破获了不少大案要案。“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是其中一例。16日,该案进行宣判,主犯被判死刑。

  昨天,曾经震惊全国的“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在广西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24名被告人因拐卖儿童罪获刑。该案历时较长。早在2009年,广西警方接到当地群众举报,发现有人跨越中越边境拐卖儿童。经过近两年的侦查,2011年6月8号,公安部成立专案组,并于一个月后成功破获这起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解救11名被拐儿童。案件的审理也经过了长达近两年的时间。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宣判 24名被告获刑主犯被判死刑

  2012年8月,曾经震惊全国的“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在广西防城港中院开庭审理。经过近两年的漫长审判,昨天本案迎来了一审宣判。24名被告因拐卖儿童罪获刑,其中主犯黄清恒被判处死刑、黄曼丽被判无期徒刑,阮氏军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在这24名被告中,中国籍15人,越南籍1人,还有8人自称越南籍。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宣判 24名被告获刑主犯被判死刑

  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从越南经中国广西东兴市向广东揭阳、汕头等地接送、中转或贩卖儿童,或组织越南籍孕妇到中国待产,产后再将婴儿卖出。每贩卖一名婴儿,主犯黄清恒和黄曼丽可获得7000元的高额利润。跨国、跨省作案,中转、贩卖儿童甚至刚出生的婴儿,如此恶劣的犯罪事实是如何浮出水面的?广西防城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胡祖发介绍,2009年下半年,当地百姓就曾向警方报告了一些异常情况。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宣判 24名被告获刑主犯被判死刑

  当地百姓:有几个老百姓在东兴江辣镇下塘岭那条河那里发现了有几个(人)晚上一点多钟坐着竹排,手里还抱着东西,过来以后呢,听到了有婴儿的哭声。

  大晚上抱着婴儿坐着竹排过河,确实显得有些不同寻常。通过谨慎的跟踪排查,当地警方发现,异常情况的背后果然大有玄机。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宣判 24名被告获刑主犯被判死刑

  当地警方:从2010年,特别是9月份以来,发现经常有几名越南籍,也是晚上一个是从江辣村,第一个就是东兴水文站两个地方经常出现这类情况,特别是水文站那里也有手电筒打暗号的,过来以后然后又有几个坐摩托车的去接应,安排到东兴的某个宾馆,暂时住宿,第二天打的士从东兴往防城港出发。然后到检查站,绕过检查站。这个案件我们进一步坚信这个可能是拐卖小孩。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6·8”特大中越跨国拐卖儿童案宣判 24名被告获刑主犯被判死刑

  经过长达一年的侦查,2011年6月8号,公安部正式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2011年7月15号,犯罪分子从广东到广西与越南边境接送被贩卖的婴儿,公安部统一指挥广西、广东两地警方联合行动,一举破获这起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

  公安部:7月15日,大概1点多钟我们监控录像已经发现了两名嫌疑人,越南嫌犯阿秋和阿水,已经从水文站这个方向抱着两个小孩,准备过河过来,接过来了以后,他们就到了宾馆,我们侦查员早已一直守候了,大概2点钟左右,分头分组实时抓捕。

  胡祖发回忆,跨国境、跨国籍团伙作案,让本案的侦破工作异常复杂。

  胡祖发:涉案人员比较多,人员层次比较复杂,在审讯过程当中,人员繁杂。困难第二点就是解救婴儿的难度比较大,小孩从中越边境拐卖到广东,通过熟人又介绍、转手、反复的辗转,小孩的行踪追查起来就比较困难。

  从2010年到2011年案发,这个跨国犯罪团伙共贩卖儿童20余名。中国警方解救出11名涉案婴幼儿,其余婴儿至今下落不明。这11名婴儿被拐时最小的出生仅十天,肚子上的脐带都还没有脱落,最大的也只有七个月左右。去年5月,10名被中国公安机关成功解救的越南籍儿童由中方正式移交给越方。防城港边境警方表示,今后将与越南警方加强合作交流,共同打击跨国境贩婴等违法犯罪行为。

  其实近年来,我国一直在和周边国家合力打击拐卖人口犯罪。2004年,包括中国、越南在内的六个国家签署了《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对拐卖人口谅解备忘录》,并在各国边境地区建立打拐联络官办公室,进行打击拐卖犯罪,保护、救助受害人等工作。最近几年,六国公安部门也曾经多次举行会议,就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不断的进行磋商。

  越南购买婴儿广东贩卖 团伙共卖出儿童20余名

  法院审理查明,贩卖儿童念起是:被告人黄清恒在得知广东揭阳等地少数家庭有收养婴儿的愿望后,产生从越南组织婴儿到中国广东省揭阳市出卖或组织越南籍孕妇到中国待产,分娩后再将婴儿卖出的犯意。

  2010年期间,在与被告人黄曼丽相识后,黄清恒和黄曼丽共同实施了数次将婴儿从越南接送到广东省出卖的犯罪行为。

  2011年,被告人黄清恒、黄曼丽与被告人阮氏军达成共同将婴儿从越南接送到中国境内以非法获利的共谋后,逐渐与被告人庄存、阮黄玲、李亚花、陈天祝草簪、阮氏碧秋等人形成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

  从越南经中国广西东兴市向广东省揭阳市、汕头市等地接送、中转或贩卖儿童,或组织越南籍孕妇到中国待产,产后再将婴儿卖出。犯罪团伙成员众多,组织严密,分工精细,作案频繁,网络完善,贩卖婴儿数量较大。

  婴儿卖出后,阮氏军将所得赃款扣下自己应得的利润,余款打给黄清恒、黄曼丽,黄清恒和黄曼丽将所得利益平分,其他负责接送或提供帮助的被告人则得到一定好处费,而居间买卖或介绍婴儿卖出的相关被告人也从中获取一定的利益。

  法院审理查明,从2010年至案发,该团伙共出卖儿童20余名,其中,公安机关解救出11名涉案婴儿(儿童)。

  “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重要时间节点

  2011年7月15日 中国公安部下达指令,广西、广东两地公安机关联手作战、同步收网,成功破获了这一以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为主的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成功解救儿童8名,抓获犯罪嫌疑人42名,其中32名已被刑事拘留(越南籍8名),切断了这一从越南向中国境内拐卖儿童的通道。

  2012年8月3日 这宗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立案,防城港中级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李亚花因病重送外地治疗不能参加诉讼,法院对其中止审理;

  2013年5月21日 恢复对被告人李亚花审理。该案经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一个月;2013年7月22日中止审理。

  2014年3月26日 恢复审理。

  2014年5月16日 法院宣判,24名被告因拐卖儿童罪获刑。其中,本案被告人黄清恒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黄曼丽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被告阮氏军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余21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到1年10个月不等,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20000元不等。

  思考:拐卖儿童现象 为何止不住?

  有买就有卖

  一些人家受封建传统观念影响颇深,为了延续香火,便置法律和道德与一遍,为了人贩子提供了市场。

  不易被幼小儿童揭发

  拐卖儿童比较容易,就算有效儿童被解救后,他们也很很难揭发并且无法指认罪犯和提供证据,使犯罪分子容易逃避打击。

  拐卖儿童收入高

  拐卖一个儿童或婴幼儿可获得上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收入。受落后的性别观念影响,拐卖男婴所获得的利润更高。

  父母监护不力

  大多数的人贩子或拐卖团伙把拐骗儿童的目标定在经济欠发达地区是有原因的:

  1、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人口素质不高,人们的防范意识差,拐骗儿童容易得手。

  2、城郊结合部外来人口多,他们每天早出晚归忙于生计,很少有时间在家管孩子,加上治安环境差,这就给人贩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3、儿童自我保护能力差,无法对抗自身遭到的侵害,只能任由犯罪分子摆布。

  公安警力打击、宣传不够

  打击处理人贩子和买主缺乏力度和声势,特别是取缔买方市场方面缺乏有效手段和严密管理措施,如果在司法实践中,公、检、法在认定和处理被拐卖儿童犯罪时能够统一执法,让这类犯罪得到及时的惩罚,或许能够打消一些人贩子的嚣张气焰。

  收买者并不在打击范围内

  在贩卖儿童的交易中,贩子的处罚都比较严厉,但对收买者则处罚较轻或者处罚较少。正是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造成了“买方市场”的需求高,而卖方又受利益的驱使,自然就愿意冒险。

  后记:孩子一天天长大,对社会接触越多,危险也就不断增加。最近有出现拐骗儿童的新手段:先将孩子撞到,谎称去医院。其实,让孩子提升安全意识跟家长密切关注孩子的行踪都很重要,来看看亲子给你带来的专题,关于家长怎样做才能既不让宝宝认为社会上的人都是拐骗孩子的人,又不会让宝宝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而对危险毫无警觉。

×
手机扫描二维码
人分享阅读
1391
网友评论共有0人参与评论[查看全部]
昵称: 验证码: 评论字数请勿超过400个字符(200个中文)!
管理员24小时内审核评论,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品牌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