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童教育分站 网站首页 > 婴童教育分站 > 婴童教育 > 早教机构 > 正文

禁了幼儿园“小学化” 火了“幼小衔接班”

发布日期:2015年05月19日 0参与评论 来源:滨湖区学前教育研究中心(无锡市) 编辑:罗致远
核心提示:这个学期,北京市朝阳区秀园幼儿园的大班幼儿周翔,发现身边的朋友纷纷从幼儿园“辍学”,到社会培训机构幼小衔接班“上学”去了。尤其在大班刚开学时,原本4个班的孩子一下子少了1个班,幼儿园只得把剩下的幼儿们编成3个班。

  编者按

  近年来,教育行政部门三令五申、严查幼儿园“小学化”,成效显著,大多数幼儿园不再提前教小学课程知识。幼儿园规范了,但社会培训机构举办的幼小衔接班却火了,他们迎合并诱导家长的不合理需求,以违背幼儿成长规律的“小学化”为卖点,收取高额费用。这一反常现象,急需引起幼教工作者及相关职能部门的关注与反思。

  记者走访

  这个学期,北京市朝阳区秀园幼儿园的大班幼儿周翔,发现身边的朋友纷纷从幼儿园“辍学”,到社会培训机构幼小衔接班“上学”去了。尤其在大班刚开学时,原本4个班的孩子一下子少了1个班,幼儿园只得把剩下的幼儿们编成3个班。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禁了幼儿园“小学化” 火了“幼小衔接班”

幼儿园去“小学化”不教识字(资料图)

  秀园幼儿园只是在北京市教委严查幼儿园“小学化”后,受社会培训机构幼小衔接班冲击的诸多幼儿园之一。虽然目前北京市小学在孩子刚入学时,均为零基础授课,但由于部分社会培训机构幼小衔接班“小学化”现象较为严重,以及家长担忧孩子在起跑线上落后等原因,越来越多的幼儿家长选择让孩子放弃在幼儿园上大班,直接到社会培训机构幼小衔接班接受小学课程教育。

  幼小衔接班收费高但热度不减

  幼小衔接班有多火?只要在百度中输入“幼小衔接班”,就能找到相关结果约210万个。而学而思培优官网则专门设置了与小学、初中等并列的学前板块。

  该机构客服告诉记者,学而思春季班学前班数学七大能力课堂等课程正上课,每班12人,每个课程共17次课,每次一个半小时,总共收费1940元,包括教材费;教材是该机构自己编的,授课教师均是学而思专职教师,都有教师资格证。

  “春季学前班已经开课,现在报不了。”该机构客服推荐记者为孩子选报暑期班或秋季班。记者看到,该机构秋季班包括秋季班学前班数学七大能力课堂、秋季班学前班语文拼音起航班等,分别收费1940元、1520元。

  记者看到,该机构学前班数学七大能力课堂课程大纲包括灵活运用加减法、解决小学面试常见应用题。

  4月7日和4月8日,记者以大班幼儿家长的身份进行了实地暗访。

  “现在幼儿园都不教语数外了,但将来孩子上小学还不得学吗?很多开明的家长就不让孩子上幼儿园了,直接送孩子来我们这儿上。”北京巨人学校中关村一小校区的招生咨询人员承诺说,上40周的幼小衔接班,孩子可掌握小学一二年级所有课程知识;上20周的幼小衔接班,可掌握小学一年级的所有课程知识。

  “如果孩子是零基础,在我们这上20周的班就会吃力,不一定跟得上,所以很多家长就报了40周的班。”这位咨询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现在开设了3个幼小衔接班,每班班额为20人,现在每班都已有16个幼儿,“这些孩子都要在今年9月入读小学一年级”。至于费用,40周的幼小衔接班学费为21800元,20周为10900元,7周为3815元;4周起报,学费为2180元。

  “教材费另算,至少要买一年的,一年的教材费为1673元,算上练习册,总共四五十本,都是我们巨人自己编写的。”这位咨询人员称,每个孩子另外需交80元保险费、200元杂费,每天午餐费为13元。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图书大厦14层的学大教育中关村图书大厦校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校开设的幼小衔接班一对一课程共有四类教师,其中价格较低的两类都是该机构自己培训的教师,都拥有教师资格证;而5A、8A教师均是邻近公办知名小学的在职教师,其中5A教师每小时收费320元,8A教师为480元,“这些好老师不仅能教给孩子小学知识,更能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让孩子终生受益”。

  位于中关村图书大厦七楼的京翰教育一对一辅导机构工作人员也称,该校幼小衔接班一对一课程教师也是邻近公办知名小学的在职教师,但收费比学大教育低。据介绍,该校根据学员所报课时情况,每小时收费由175元至205元不等

  “我们所有教师都是自己培养的,没有公办学校在职教师。”新东方学校海龙大厦校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校只开设幼小衔接班一对一课程,根据所报课时不同,每小时收费由220元至320元不等。新东方工作人员介绍说,该类课程特色是以小学入学测试为依托设计教学内容,包含拼音、识字、逻辑思维、计算能力、阅读能力、英文故事、艺术综合等全科学习内容。

  家长担心不报幼小衔接班会耽误孩子

  听闻记者此前从没为正上大班的孩子报过辅导班,巨人学校中关村一小校区的招生咨询人员惊叹地“啊”了一声,随后她就劝告记者:“您再不为孩子报辅导班,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更会耽误了您孩子!”

  “虽说现在小学入学不考试了,但平时小学也要进行一些测评,成绩直接与任课老师的绩效挂钩,没上过幼小衔接班的孩子很可能拖全班成绩的后腿,这些孩子的父母就等着天天被班主任喊来谈话吧!”这位招生咨询人员举例说,她经常遇到小学一年级学生家长因孩子之前没上幼小衔接班,跟不上学习进度,只得再花费更多的时间、金钱到辅导机构补习,成绩还不理想。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王娜认同这位招生咨询人员的观点,她的儿子2009年入读北京市一所一级一类示范幼儿园,然而当孩子进入大班后,班里近三分之一的孩子都去邻近的培训机构上辅导班了。

  当时,王娜认为孩子在上小学之前,应该是以玩儿为主,不应给孩子太多的学习压力,不然有可能打击孩子在这个时期爱玩的天性,违背孩子的成长规律。然而在孩子入读小学一年级时,王娜有些后悔,因为她发现由于孩子是零基础入学,跟在培训机构幼小衔接班学习一年的孩子相比,表现不佳。

  “那些提前学过的孩子,由于老师讲的他们大部分都会,因此回答问题很积极。孩子有次问我,为什么有些小朋友会掌握老师还没讲的知识点,是不是他们比较聪明啊?我当时只能回答孩子他们提前学过了,但他们的优势不会一直保持的,你只要努力,很快就能赶上。”让王娜感到欣慰的是,在孩子去年入读小学三年级时,成绩慢慢赶上来了。

  “很多孩子都去上了,提前学了小学一年级的课程,到孩子上小学一年级时,万一班里大部分孩子都上了幼小衔接班,老师为照顾大部分孩子,讲课进度也就快了,孩子不上怎么跟得上呢?”幼儿家长张猛说,他所住小区门口就有一所开设幼小衔接班的培训机构,他在进出小区时,经常看到孩子的幼儿园同学在家长的带领下,到这里上课。

  “这不是跟风,这是被逼的,谁敢拿孩子的教育开玩笑呢!”张猛对于高额的幼小衔接班学费也颇感无奈,“贵也没办法,别的孩子上了,我们总不能因为贵就不上吧!”

  提前学习小学知识会阻碍孩子良性发展

  “让幼儿到培训机构去上幼小衔接班不仅没必要,反倒会阻碍孩子的良性发展。”北京市朝阳区枣营幼儿园园长杨丽欣说,4至6岁是幼儿游戏关键期,孩子在这个年龄段并不适合学习大量知识,而最适合通过游戏感知世界,从游戏中获取观察、认知、思考等综合能力,在游戏中学会应用自己的能力。

  在杨丽欣看来,很多上过幼小衔接班的孩子由于之前学过很多小学知识,升入小学后,在重复接受知识时就失去了好奇心和兴趣,上课时容易不注意听讲,甚至产生厌学情绪,而小学一年级是孩子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关键时期,孩子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养成课前预习、上课时认真听讲、课后认真完成作业的良好学习习惯,但重复学习同一知识的孩子相对更难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

  “没有良好的学习习惯,即便在小学一年级成绩暂时领先,但学习的路途还很长,最终胜出的将是具备良好学习习惯的孩子。”杨丽欣还认为部分社会培训机构所宣称的幼小衔接班有名无实,“国内只有学前教育、小学教育等专业,没有专门的幼小衔接专业,这些幼小衔接班教师的专业性从何而来?另外,国内大部分优秀的学前教育、小学教育教师都在幼儿园、小学工作,而不是在社会培训机构。”

  “如果孩子上了一年或者更长时间的幼小衔接班,只是为了学习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知识,这不仅是在浪费孩子的宝贵时间,更浪费掉了孩子的游戏关键期。”杨丽欣说。

  北京小学大兴分校原校长张景浩也坚决反对让小于6周岁的幼儿去提前学习小学知识,这样对孩子百害而无一利。他曾见过多名在上小学之前提前学过小学课程知识的孩子,不但没有像父母所预想的在班中成绩名列前茅,反而成了差生。

  “希望相关部门要规范部分社会培训机构的行为,因为防治‘小学化’不能只面向幼儿园,不然只会将‘小学化’的阵地由幼儿园‘赶’到社会培训机构。”杨丽欣忧虑地说。

  在张景浩看来,要从根本上解决幼小衔接班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要履行职责,严厉整治取缔小学化严重的社会培训机构幼小衔接班;另一方面要提高家长认识,通过幼儿家长专题讲座、媒体舆论、幼儿园家长会等多渠道向幼儿家长宣传教育规律,引导他们按规律办事。“不懂教育规律的家长很容易盲目从众,往往会因为好心而害了孩子。”张景浩说。(应被采访者要求,周翔、张猛为化名)

  专家观点

  虞永平:拔苗助长式的“抢跑”不可取

  为入小学做准备是学前教育的功能之一,关键是为小学做怎样的准备?小学的起点到底在哪里?小学教育应该是“准点教育”,家庭教育和幼儿园教育要为幼儿准备一个适宜的起点,这也是幼儿教育的重要价值之一。小学“准点教育”意味着小学教育应从小学该学的东西开始,而不是提前教育。小学的学习内容不能下移到幼儿园,幼儿园有自身的教育内容。即使小学教育“抢跑”,幼儿教育也不能“抢跑”,“抢跑”是违背科学规律的。入学准备只能是为“准点教育”的小学准备的,为“抢跑”的小学教育做准备,只能导致“小学化”。

  人类经过长期的艰苦努力,才逐步地认识了自己,认识了儿童。所谓认识了儿童就是指发现了儿童的特质,知道儿童与成人相比,不只是身高、体重的不同,还有心智、能力、情感等诸多方面的不同。因而才有了依照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学习特点而组织的现代儿童教育。“五四”前后,一大批教育家为推动中国的现代儿童教育而付出了艰辛的努力,鲁迅、胡适、陶行知、陈鹤琴、张雪门、丰子恺等都有很坚定的现代儿童教育的立场和很多现代儿童教育的思想。

  丰子恺在《我们这些大人》中告诫和呼吁家长:童年是人生最重要的时期,它不是对未来生活的准备时期,而是真正的光彩夺目的、不可再现的一段生活;世间的大人们,你们对孩子讲话的时候,须得亲自走进孩子的世界里去,讲他们的世界中的话,即你们对孩子讲话的时候,必须自己完全变成孩子;童心是儿童本来就具有的心,不必父母与先生教他,只要父母与先生不去摧残它就够了。丰子凯的这些观念,在今天看来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我们要让儿童做与其身心发展特点相适应的事,做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学习特点的事,让幼儿有时间做幼儿,而不是过早地做小学生。很多研究发现,过早让幼儿接受知识教育,刚入学时的所谓“优势”在未来的2-3年里会消失殆尽,甚至一些过早接受机械训练的学生还会出现厌学、学业滑坡现象。让儿童在适合的时间干不适合的事,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教育部关于规范幼儿园保育教育工作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的通知》中指出,严禁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教育内容。幼儿园不得以举办兴趣班、特长班和实验班为名进行各种提前学习和强化训练活动,不得给幼儿布置家庭作业。教育部还颁布了《3-6岁儿童学习和发展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旨在引导家长理解科学的幼儿教育理念和策略,了解幼儿发展的基本规律和蓝图。学习《指南》应该成为家长的重要任务,也是家长增强科学育儿观念的重要途径。

  入学准备的内容不是《小学课程标准》的内容,而是《指南》的内容。入学准备内容涉及学习习惯、社会行为规则、良好的情感态度、基本的认知能力以及良好的表达能力等等,这些在《指南》里都强调了。家庭和幼儿园落实《指南》与科学有效的幼小衔接是一致的,同理,没有做好入学准备,就是没有充分落实《指南》。

  幼儿可能会对生活中常见的文字和符号感兴趣,但文字符号教育不是幼儿学习的主要内容。幼儿的身心发展水平,决定了幼儿的学习就是在与周围事物和环境的相互作用中获得有益的经验。《指南》要求的就是适合的,小学的内容就是不适合的,就是“小学化”的。当然,“小学化”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内容是《指南》里面的,但老师的教学方式是小学的,家长或老师从头讲到尾,幼儿没有探索、交往和表达的机会,没有感性的铺垫,没有实物的辅助。《指南》所倡导的幼儿教育方式是以直接经验为基础,在游戏和日常生活中进行的。

  因此,我们要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创设丰富的教育环境,合理安排一日生活,最大限度地支持和满足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获取经验的需要,严禁拔苗助长式的超前教育和强化训练。(作者系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大家谈

  李雁宁:家长不应盲目跟风

  我的孩子没上幼小衔接班,因为在我内心深处一直认为,给孩子完整的童年时光,接受完整的学前教育,这是一生幸福成长的基础。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儿子中班结束时,就收到小朋友的告别礼物,大班第一学期结束,又与一批小伙伴告别。这些孩子都去哪儿了?他们放弃了上大班的机会,去了幼小衔接班。我粗略统计了一下,数量约占班级人数的二分之一。说实话,我真替这些孩子们伤心!曾经挤破头都难进的优质幼儿园,就这么轻易地被家长放弃了!

  每当此时,我不禁想问,孩子上了幼小衔接班,他的学习之路就能确保一帆风顺吗?实际上,不管孩子有没有上幼小衔接班,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作为家长,我们为什么不能减少一些盲目的跟风,静下心来,努力为一颗亟待萌发的种子注入更多内在的力量呢?(作者系北京幼儿家长)

  郑国娟:早教机构急需规范管理

  “小学化”的幼小衔接班收费昂贵,生意红火,主要是无人监管,促使培训者从利益出发,怎样赚钱多就怎样做,想方设法大力宣传培训班的实力与效果。一些社会培训机构的教师并没有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其教师资格证涉嫌造假。还有,一些培训班为了招揽生意,如同名牌大学去挖高中的尖子生,会给各方面表现好的孩子优惠甚至免费培训,因为这可以作为他们进一步宣传、招揽生源的资本。另外,为了强化广告效应,一些培训机构会想办法招聘邻近的公办教师兼职,并在宣称上做足文章。

  因此,要解决幼小衔接班的“小学化”问题,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明确监管主体,要有专门的职能部门去规范管理、监督这些培训机构,对其培训师资、培训内容以及收费标准等加强监管。对于监管不力的职能部门,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这样才能更好地加强监管。(作者单位: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孙端镇中心幼儿园)

  高健:小学“零起点”家长才不慌

  当教育部门严禁幼儿园“小学化”的时候,早教培训机构的幼小衔接班却办得有滋有味,早教培训机构“小学化”似乎成了多年根治不了的顽疾。我们可以批评培训机构的投机与无良,也可以批评家长的短视与急功近利,但教育部门似乎更应反思。

  教育是完整连贯的,教育政策的覆盖,也应该是完整连贯的,不能出现“断层”。在治理幼儿园“小学化”的过程中,一直没有见到小学“努力”的身影,没有见到文件对小学教学进度的硬性规范,没有建立对小学教学进度的跟踪监督机制。如果小学能够放慢教学进度配合幼儿园,真正做到“零起点”教学,规范自己的教学行为,家长对幼小衔接班的需求必然会逐渐降低。没有了刚性需求的市场,培训机构也必然会自生自灭,“小学化”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作者单位:吉林省延边州教育局学前教育指导中心)

  祝晓燕:简单禁止不如合理引导

  任何一种现象的产生,都有其存在“土壤”。幼小衔接班,在北京疯狂,在全国各地都疯狂,是因为有现实的“需要”。

  家长需要,更多的是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担心孩子的知识储备不足,难以应对小学学习的压力;看到各类培训机构近乎“危言耸听”的宣传,更是觉得“我的孩子可能落后了”。而一旦家长有了需求,各类培训班就有了巨大的“商机”和经济利益。面对种种“需要”,幼小衔接班“小学化”,自然会屡禁不止。

  在此过程中,简单禁止不如合理引导。从幼儿园到小学确实是一个转折,随着自身角色、学习环境、外界要求的改变,孩子往往会产生诸多不适应。我们需要反思学前教育中确实存在的“幼小”衔接问题,更要研究“小幼”衔接的策略,让幼儿园、小学、家庭以及社会,都能意识到拔苗助长式的超前教育和强化训练,最终牺牲的是孩子的童年快乐、身心健康和未来发展。

×
手机扫描二维码
人分享阅读
1532
网友评论共有0人参与评论[查看全部]
昵称: 验证码: 评论字数请勿超过400个字符(200个中文)!
管理员24小时内审核评论,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品牌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