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童教育分站 网站首页 > 婴童教育分站 > 婴童教育 > 早教机构 > 正文

广州城中村无牌幼儿园数量超“正规军”成家长忧虑

发布日期:2016年03月02日 0参与评论 来源:南方日报(广州) 编辑:艾伦
核心提示:近日,教育部颁布了新修订的《幼儿园工作规程》,对幼儿园在办园条件、安全卫生、教育教学、教职工管理等方面均做出了详细的规范。近日,有市民报料称,广州钟落潭镇竹料、良田等城中村地带存在证照不齐的违规幼儿园。

  近日,教育部颁布了新修订的《幼儿园工作规程》,对幼儿园在办园条件、安全卫生、教育教学、教职工管理等方面均做出了详细的规范。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目前一些幼儿园在诸多方面存在不规范行为,亟待通过健全规章制度,加强规范管理,引导幼儿园依法依规办园。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篇文章广州城中村无牌幼儿园数量超“正规军”成家长忧虑

钟落潭一家无证幼儿园内,小班、中班、大班的孩子都在同一间屋子上课。
图为孩子们正在吃简单的午餐,菜品为萝卜烧肉。

  新规程正式实施之际,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在钟落潭镇等城中村地带,存在不少证照不齐的违规幼儿园。这些百姓口中的“黑幼儿园”大多藏身于民宅、出租屋内,在饮食、消防、交通等方面均存在安全隐患,部分幼儿园甚至连起码的名称都没有……

  白云区教育局对此回应,对于此类情况已经展开调查,对违规学前教育机构查实后将依法进行取缔。业内专家则分析道,这些违规幼儿园距离近、价格低、无门槛等方面的办园“优势”,对许多低收入的工薪阶层家长,尤其是外来务工人员具有强大吸引力。如何完善幼儿教育资源配置、消除“黑幼儿园”的生存市场,则是亟待解决的制度性问题。

  走访:无牌幼儿园数量超过“正规军”

  近日,有市民报料称,广州钟落潭镇竹料、良田等城中村地带存在证照不齐的违规幼儿园。前日,记者走访多家村内无牌幼儿园,发现这些幼儿园大多隐匿民宅、出租屋之中,饮食安全、消防隐患、交通出行、教师资质……这些都成为不少家长的忧虑。

  2月29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白云区龙塘村龙塘中街某巷看到,一栋刚刚建好的民宅中,外部有简单的幼儿涂彩标示,屋内则有30余位低龄儿童分成6个小桌子坐在屋子中央,一名中年女子正在指着一块黑板教学。整个屋子不足百平方米,教学设施也极其简陋,除课桌外,仅有黑板和电视等。

  记者假扮家长上前咨询上课情况。该女子表示,这所“幼儿园”“除第一个月需要多交200元书本费外,之后每个月的费用只需要450元”,包括中餐、晚餐,平常配有3名老师上课,除教语文、数学、诗歌、跳舞,还能教一点英文。

  当记者询问该机构名称、相关负责人等信息时,该女子说:“没有名字,就我们几个老师管。”

  这样的违规幼儿园在钟落潭镇并不鲜见,据知情村民透露,仅竹料、良田片区的“黑幼儿园”就多达十余间,“比有办学许可证幼儿园的数量还要多。”该村民感叹。记者走访亦发现,这些幼儿园大多隐匿在村内的民宅、出租屋之中,或存在多种安全隐患。

  在良田村内一间有80多幼童的幼儿园外,记者观察发现,该幼儿园所在居民楼周边无任何消防措施,四周都装有防盗网;而在乌沙村内某无牌幼儿园内,记者发现,午餐直接由几名老师顺带负责,其中碗筷直接用水冲洗,屋内没有消毒柜等,做饭老师的健康证也不见有。

  除基础设施外,这些违规幼儿园的教师资质亦令人生疑。在某无牌幼儿园,相关负责人对于园内仅有的3名老师师资情况不愿作答,经记者再三追问,对方只表示,“肯定是有经验的老师。”

  记者走访发现,这类幼儿园大多费用低廉,学费在400元/月至500元/月不等;此外不会设置学籍,“交一个月钱呆一个月,不想来不用交费即可”,良田村内某幼儿园的刘老师表示。而准入制度也并无明显设置,对于3岁以下低龄儿童,这些幼儿园大多表示可以接受,且不需要体检证明等,“2岁多一点的都能带。”

  调查:农民工子弟无奈选择“黑幼儿园”

  某正规幼儿园一名潘姓负责人向记者介绍,钟落潭镇的违规幼儿园甚至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大量低龄儿童被送往条件差、管理不善的“黑幼儿园”就读,而持有牌证、办园条件相对较好的正规幼儿园则陷入了较为严重的生源流失困境。

  为何钟落潭会存在这么多无牌无证幼儿园?白云区教育局民办与专职教育科徐科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钟落潭地区近期涌现民办幼教机构,或与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有关。记者在实地走访时亦了解到,“黑幼儿园”招生对象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和低收入人群的子女。

  对于村内的无牌无证幼儿园,不少家长表示也是无奈之举。此前由于工作变故,在孕期突然被调动至龙塘一带工作的冯女士表示,其母亲在听街坊介绍后,在带娃压力和480/月的低价“诱惑”下,将不足3岁的孩子送到龙塘附近一家无牌照幼儿园上学。

  同在龙塘一带工作的广西人陈小姐,此前也曾将孩子送往其住所附近的无牌幼儿园就读,由于全家的家庭收入近有5万元左右,每个月不足500元的学费是她选择这类幼儿园的最大原因,“正规的民办幼儿园1000元都打不住”,陈小姐说。

  “公办幼儿园进不去,正规幼儿园上不起。作为家长,要么将孩子送回老家,要么送进这些‘黑幼儿园’,要么就只能带在身边务工。”一名住在钟落潭附近的外来工说道。

  记者走访发现,一端是数量较为庞大的外来务工人员和低收入人群,另一端是公办幼儿园的较高门槛、民办正规幼儿园的较高收费,对低价、低门槛幼儿园的市场需求,使得近两年来“黑幼儿园”在钟落潭地区大量出现。

  徐科长亦表示,目前白云区有310家正规幼儿园,教育资源如何向外来务工人员倾斜是目前的主要难题。“以前我们联合多部门,针对违规幼儿园开展综合执法时,还曾遭到部分家长的阻挠,关了这家(价格便宜、离家近的)的幼儿园,有些家长也没能力把孩子送到正规幼儿园就读”,徐科长无奈地说。

  专家:政府加大学前教育投入,扶持与取缔兼顾

  “对不具资质的幼儿园,应视其办学情况,采取不同的措施治理,对于基础较好的无证幼儿园,可以加大政府部门的帮扶支持力度,让其‘从黑转白’,纳入监管视野,帮助其规范发展;而对于条件过于简陋、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无证幼儿园,则应予以叫停。”针对钟落潭存在的无资质幼儿园现象,上海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

  白云区教育区相关人士则表示,目前已对钟落潭地区无资质幼儿园现象展开调研,对不法学前教育机构查实后将进行取缔,此外,“争取尽快提供与该片区发展配套的学前教育资源。”

  熊丙奇认为,钟落潭地区无证幼儿园泛滥背后折射出的是“入园难”问题,根源在于学前教育资源无法满足所有幼儿入园的需求——公办进不了,高收费的民办进不起——如果只是简单地取缔这些无证幼儿园,而不从根本上解决学前教育资源的供给问题,“黑幼儿园”必定死灰复燃。

  “地方政府在学前教育投入上的欠账太多。希望政府重视学前教育的力度更大些,效率更高些。”有关人士亦表示,“入园难”是当前困扰城乡群众的一大民生问题,地方政府应将重视教育的口号落到实处,扩大公立幼儿园办学规模,让每个孩子都享受到公平、优质的教育。

  “政府要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截止到2015年,广州全市公办幼儿园占比达30%,相对于全国平均水平,这一比例仍然较低。”熊丙奇建议,此外,应加大对民办幼儿园的扶持力度,适当对民办幼儿园进行补贴,以降低民办园的保教费标准,同时提高民办园的办园质量。

  熊丙奇介绍,目前,南京、郑州等地已推出学前教育资助券制度,每个幼儿(包括随迁子女)可获得同等的学前教育资助,拿着资助券可自主选择公办园和民办园,这一做法值得借鉴。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政府应在用地、师资、税费等方面给予民办幼儿园实实在在的优惠,在此基础上减免家长的负担,才是解决“入园难”的唯一出路。

×
手机扫描二维码
人分享阅读
1552
网友评论共有0人参与评论[查看全部]
昵称: 验证码: 评论字数请勿超过400个字符(200个中文)!
管理员24小时内审核评论,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品牌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