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首页/资讯/曝光爆料

北京儿童英语培训机构颐泽英语被曝跑路,停课前几天仍在促销

来源:芥末堆 2021年02月23日

2020年12月15日,北京儿童英语培训机构颐泽英语欢乐谷校区发布停课通知,12月16日,颐泽英语常营校区、珠江帝景校区、朝阳大悦城校区也通知停课,通州校区于12月30日召开家长会宣布停课消息。颐泽英语所属佰思瞳教育旗下的“悦动舞者”舞蹈培训和幼小衔接班也一并停课。

学员家长反映,停课后,公司法人刘书云、监事靳松(刘书云之子)及各校区负责人集体“失联”,家长们已报案。2021年2月5日,朝阳区警方告知家长已立案调查,但截至发稿,家长们未收到进一步答复。

芥末堆发现,颐泽英语或早已出现资金问题。2020年9月,有家长申请退费未果,被告知融资出现困难;颐泽从2020年2月起断缴员工社保,去年11月和12月的工资也未发放;去年12月4日,颐泽疑遭遇股东退资,召开内部会议决定资金分配顺序。

停课前几天仍在促销,家长质疑其“卷钱跑路”

2020年12月15日晚,颐泽英语欢乐谷校区的学员家长们收到微信通知,“由于疫情产生的不可抗力影响,欢乐谷校区暂时资金困难,无法按时缴纳房租。校区接到集团通知,暂时停课一周,下周一会有后续的解决方案通知家长。”

欢乐谷校区学员家长袁先生告诉芥末堆,看到通知后大家立即联系老师,可电话拒接、微信不回,“欢乐谷校区的运营校长Maggie在出事前一天离京回老家了,还拉黑家长微信并退出了班级群。”

2020年12月16日,颐泽英语常营校区、珠江帝景校区、朝阳大悦城校区也发布停课通知,家长们发觉遇到“跑路”了,陆续去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及朝阳经侦支队报案,截至目前,已提交了近400份材料。

袁先生提供的视频显示,2020年12月16日晚上,刘书云和靳松母子被警察从家中带到派出所接受问询,众多家长围观,“他们二人声称资金链断裂,没有钱退费,一直在推卸责任,根本不管学员和家长,后来就‘失踪’了。”

事发后,颐泽欢乐谷校区、常营校区、珠江帝景校区、朝阳大悦城校区及通州校区的家长们统计了涉案金额,参加统计的824名学员的未完结课时费达到748万元。

“从靳松和他员工的对话来看,他们像是有预谋地‘卷钱跑路’。”袁先生说。

靳松与公司员工的聊天记录显示,员工问靳松是不是得承担法律责任,靳松回答:“承担不了啥的,看着凶,我都了解好了。”

记者了解到,在停课之前,颐泽一直在促销售课,以砸金蛋、周年庆、幼小衔接名额有限、课程即将涨价等宣传手段吸引老学员续费,招收新学员。

从上图可以看出,2020年12月11日,颐泽“跑路”之前几天,仍有销售人员在劝说家长续费,有多位家长正是在那几天购买了课程。

尚女士在去年12月13日给孩子报了颐泽欢乐谷校区的PK1课程,15日颐泽就停课关门了,孩子一节课都没有上过,6700元的学费就这样“打了水漂”。

尚女士购课协议及缴费单

袁先生告诉芥末堆,“颐泽的英语学费大约100元/课时,学校以一次性交齐一年课时费才可享受优惠为由,吸引大部分家长以9800-14800元不等的价格交了全年甚至两年的学费。幼小衔接课每年学费超过30000元,舞蹈课每年的价格也在10000元以上。”

另外,几乎没有家长拿到正式的发票,“颐泽找了各种借口拒绝为学员开具发票,即使开具收据也是钱收了一年的,但收据要分成四个季度开。”袁先生称。

早在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颐泽或早已出现资金问题

芥末堆发现,颐泽在停课前或已出现资金问题。

根据家长提供的颐泽英语2020年12月4日运营会议决定的照片,颐泽召开管理层会议,决定将所有收入按不同的优先顺序分配:第一优先支付5名股东在任职校区管理人员期间所欠工资及报销;第二解决员工社保缓缴问题,第三处理5名股东的入资款退还问题。

有家长在申请退费时也从颐泽员工处得知公司融资出现问题。颐泽常营校区的学员家长李女士告诉芥末堆,自己从2020年9月就申请了课程退费,但直到12月17日常营校区闭店都没拿到这笔钱。

2019年12月27日,李女士给孩子报了颐泽的少儿剑桥英语,学费共18000元,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颐泽的线下课程一度停课,疫情好转后一些课程陆续复课,但李女士所报的少儿剑桥英语却一直没有开课,常营校区方面的解释是报该课程的人太少开不了课,让李女士再等等。

2020年9月,李女士提出退费,常营校区当时的校长赵博文以赠送40课时为条件,希望李女士不要退费,李女士没有答应,并于9月20日正式提交退费申请表,但随后的两个多月里,颐泽一直拖着未办理退费,期间李女士多次询问催促均无果。12月5日,颐泽方面告知李女士,老板之前的融资出了一点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下周就可以退费。

又过了10天,李女士仍未等来颐泽承诺的退费,却收到了停课通知和颐泽“跑路”的消息。

另一位常营校区的家长杨女士告诉芥末堆,自己从2018年就给孩子报了颐泽幼儿英语,2019年12月准备续费时联系了之前的销售,对方表示自己已经离职,并告诉杨女士自己在办理离职的过程中发现颐泽的资金链有问题,提醒杨女士续费时不要购买太多课时。

员工被拖欠工资,去年2月起社保断缴

此外,颐泽各个校区的老师和员工自2020年2月就被断缴社保,有许多员工直到2020年12月份才发现,在公司“跑路”之后,众多员工都失了业。

珠江帝景校区的行政人员莉莉是2020年9月入职的,她告诉芥末堆,自己入职之后,一直没有社保缴纳记录,负责人告知是因为在疫情期间,企业可以以后再补缴,“但其实是我们员工自己出钱补缴的。”

据了解,员工们去年11月和12月的工资都没有拿到,已经向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今年4月开庭。

欢乐谷校区的舞蹈老师晓恬告诉芥末堆,老师们2020年1月的工资直到7月复课之后才补发,2-6月则一直没发工资,虽然疫情期间线下课程都停了,但3月的时候线上上了1个月课,共13节,这些课时费一直没有发,而社保中除了医保,公司都没交。

晓恬提供的自己的社保账户查询结果显示,自2020年2月起,单位就停止为其缴纳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个人缴费还在继续。

而从2020年5月至9月晓恬离职之前,其社保的缴费记录内就只剩下医疗保险一栏,其中单位缴费300.08元,个人缴费114.14元,但是晓恬工资条的扣款项却显示,社保扣了406.47元,“等于单位缴费的部分也是从我工资里扣的。”晓恬说。

品牌加盟合约到期后仍以“睿丁”名义招生

袁先生告诉芥末堆,欢乐谷校区的英语班在2020年9月之前对外都在用连锁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睿丁英语”的名号,后来改成了“颐泽英语”,“给家长的解释是佰思瞳公司进行了品牌升级,出事后才知道他们以前是睿丁英语的加盟店,改名是因为与睿丁的品牌特许加盟合约早已到期。”

“跑路”事发后,袁先生和欢乐谷校区的另外几名家长代表去了睿丁总部,得知欢乐谷校区开设的针对学龄前幼儿的PK系列课程根本不是睿丁的,而是佰思瞳自设的,睿丁从未有过针对幼儿阶段的课系。而颐泽加盟睿丁的合约在2020年4月5日就已经到期了,但直到今天,颐泽欢乐谷校区外还挂着“睿丁英语”的牌子。

2020年12月23日,睿丁英语发布关于欢乐谷校区相关问题的声明,表示颐泽所属的北京佰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6日加盟成立“睿丁英语北京欢乐谷校区”,“颐泽英语”是其自主经营的独立品牌,学员为3-12岁的幼少儿,与睿丁并无关系。“睿丁英语北京欢乐谷校区”已于2020年4月5日加盟合同到期终止。

据了解,常营校区、珠江帝景校区等其他校区并未加盟过睿丁英语,使用的名称一直是颐泽英语。

睿丁方面也向家长们承诺,6岁以上少儿的一阶、二阶、三阶、四阶系列课程只要是在颐泽加盟合约期内缴费的都可以转剩余课时到睿丁其他校区完成学习。

法人被限制消费,多家公司成为被执行人

天眼查显示,颐泽英语所属公司法人刘书云名下共有11家企业,包括“佰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柏思童(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北京柏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创想一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颐泽英语各个校区都有独立的营业执照,上述公司分别对应其不同校区。

芥末堆注意到,今年1-2月,北京佰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和北京创想一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多次被朝阳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北京佰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今年1月22日还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法人刘书云被限制高消费。

此外,家长们从朝阳区教委了解到,该公司从未在教委备案。(文中莉莉、晓恬为化名)

记者:芥末堆@张雯

网站声明:此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社区热帖